第一百八十一章 出了什么事?

    归不归身上还存着大半的术法,这一年多以来他极少的显露术法,备着以后的不时之需。论起来现在的归不归要比吴勉强大的多,只是他们俩的距离实在太近,有没有什么先兆。这道雷光结结实实的打在老家伙的脑门上……
    看着归不归一边擦着嘴角流下来的白,一边从地上爬起来,吴勉愣愣的说了一句:“疼吗?”
    归不归爬起来之后,先是后退了一步,随后用着防备的眼神看着眼神还有些涣散的吴勉说道:“你在自己身上来一下就知道了,我受累打听一下。我这是又犯了您老人家那条王法了?下次您动手之前先告诉我犯了什么过错了,怎么也要让我心服口服吧?”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还在目光迷离的看着这个老家伙。等到他说完之后,吴勉才缓过来一口气,说道:“那么说是疼了……这么说来,我不是在做梦……”
    吴勉的话让归不归很受打击,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吴勉,说道:“就是为了知道自己是不是做梦?那你给自己来这么一下不行吗?提神醒脑让你一下子就清醒过来!要不要我老人家给你来一下子?”
    吴勉的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不过回答归不归的话还是张口就来:“考虑清楚再动手,谁知道哪一下没有弄好,我会不会把后面的地图忘了。解开你封印的东西说不定就在后面……不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广仁呢?百疆呢?还有那些问天楼主呢?是谁把我带回来的?”
    霎那间,昨晚发生的事情电光火石一般的出现在了吴勉的脑海中。失去意识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又是怎么回到淮南王府的?看来除了面前这个老家伙之外,也没有谁能回答他了。
    老家伙被吴勉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当下又向后退了几步,这才开口说道:“怎么回来的?还不是我老人家不放心你吗?结果呢?回来二话不说,先给了我来了这一下子……”
    昨晚吴勉出去追踪白袍男人之后,一整晚都没有回来。这个就有点不正常了,本来归不归也以为吴勉带了储天珠走,就算白袍男人是席应真一样的男人,也经不起那一下。不过天大亮了还不回来,吴勉八成是出了什么事了。
    当下,淮南王连下几道王命,派出几十人的快马分成几路去找寻吴勉的下落。不久之后,其中一路的快马回来复命。在都城之外十二里地的大路边,发现了正在昏迷中的吴勉,当下将他带了回来。
    经过归不归的诊治之后,确定吴勉只是伤重加上脱力。相比较之下,用于吴勉的近乎于不死的体制,他的外伤早已经自愈。麻烦的是脱力,这个除了自己恢复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听到归不归说完之后,吴勉痴痴的看着他,说道:“只发现我?那么广仁呢?还有广义和广悌他们,他们人呢?”
    “昨晚晚上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还会有广仁他们?”归不归还是不适应吴勉说法的节奏。不过这个时候,吴勉也没有心思和他解释。翻身从卧榻上爬了起来,对着归不归说道:“我要去昨天晚上的那个地方……”
    说话的时候,吴勉的脚下一软差点坐到地上。知道靠自己走过去怕是够呛了,当下只能让归不归找淮南王小刘喜要两匹快马,骑着马回到昨晚方士一门和问天楼大战的地方了。
    不过听到了吴勉要自己和他一起走,归不归有些犹豫的对着吴勉说道:“你我都走了,小刘喜怎么办?这时随便再来一个修士,就够了要这个小家伙的命了。”
    “那就带着这个小淮南王一起过去”吴勉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如果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死了都不会瞑目……”
    点起了三百人的马队之后,吴勉、归不归带上了淮南王小刘喜出了城。本来还想带着小任叁的,不过那个小家伙宿醉未醒。只能把他留在淮南王府,按着吴勉指的方向,这三百人的马队向着昨晚的小村落里奔驰而去。
    在路上,吴勉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告知了归不归。说完之后,他看着这个老家伙说道:“原来你这一直都和广仁互通有无,问天楼主的事情宁可和大方师说,也不告诉我。怎么,你在惦记下任大方师的位置吗?不过可惜了,昨晚广仁说了,他死之后继承者是火山。要不然这样,你去给火山当徒弟。火山死了大方师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广仁又有人又有势力,问天楼不让他去查,难不成还能我们去查吗?”归不归在马上呵呵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有那个闲工夫的话,我们已经想办法再开鬼门关了。还有你那个不老药也能炼出来几炉,够给人参下酒了。”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已经远远的看到昨晚自己跟踪白袍男人进了那个小村落了。不过远远的看过去,这个村子怎么有点不一样了?为什么白天和夜晚的感觉差的那么多。
    稍微走近了一点之后,吴勉终于发现问题出在了哪里。整个村落不久之前被一场大火烧过,放眼望去能见的地方都是漆黑的一片。光是被火烧过还不算。村子里面几十间房子竟然都被推倒,而且村里的地面像是被什么翻过一样,踩上去的感觉松软异常。
    整个村子里面活人死人都找不到一个,也没有像吴勉说的,有什么方士、问天楼死战的痕迹。不过归不归还是让小刘喜下了王命,让所有人下马,在这片被火烧过的遗憾里面查找线索。找了半天之后,在吴勉昨晚被打晕的地面,发现了一颗赤红色的珍珠。正是那颗已经被放空术法的储天珠。
    找到了这颗珠子,正好证明了吴勉说的事情不是发生在梦里。当下归不归也来了兴趣,在吴勉指示昨晚广仁、火山师徒二人出现过的位置查找起来。由于整个村子里面的地面都被深深的翻动过,当下归不归带人扒开土层寻找线索。
    找了小半个时辰之后,跟着归不归的一名兵士找到了两个怪异的物件。这是两道烧毁的麻符,两道符烧了掉了三分之二。不过留下来三分之一的部分已经让归不归直眼了,老家伙翻来覆去的看着两道残符。过了好半天之后才将目光转到了吴勉的身上:“储天珠确定你来过这里,这两道同命符证明了广仁和火山也来过。而且广仁解开了他和火山之间的同命符,他们俩的命分开了。”
    “什么意思?”吴勉听的皱了皱眉头,顿了一下之后便反应了过来。看着老家伙手上的残符说道:“广仁和火山的命是连在一起的,两个人同生共死。现在他们俩的命分开,会怎么样?”
    “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归不归呲牙笑了一下,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火山长生不老的本事就没有了,如果广仁没有把命重新联系起来的话,在过个百八十年,火山也就要入轮回了。”
    这个时候,吴勉想到昨晚广仁说的那几句话:今天如我死,火山继大方师之位,如火山亡,生还之人中长者继大方师位。看来昨晚这位大方师是真的豁出去了,不过现在他们的人呢?别说他们了,就连昨晚被自己用储天珠轰成两截的白袍男人都找不到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