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棋局

    除了两道烧了一半的残符和储天珠之外,再找不到别的什么东西能证明昨晚发生的事情。不过这里明显有处理过的痕迹,整个村子被烧成了瓦砾不算。连烧毁的房子都被推倒,而且村子里面的土地都被翻了起来,明显是想掩盖昨晚在这里打斗的痕迹。
    几百个人又查找了两三个时辰,不过除了之前找到的东西之外,再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在查找的过程当中,淮南王派人找来了这里的亭长。询问之后才知道这里是几年前一伙流民建造的村落,因为这些人当中大多是罪民,又距离王都太近。半年前这些流民被官府派人迁走,此地已经半年都没有人居住了。
    这个不大的地方已经来回像过筛子一样的过了几遍,再找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当下归不归找了吴勉、淮南王小刘喜商议,最后决定留下一百人继续在这里查找。剩下的人保着淮南王回寿春城,这里只要找到什么东西,马上飞马送到淮南王府。
    回到王府之后,小任叁已经从宿醉当中醒了过来。小家伙听说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之后,也是惊讶异常。而两队使臣也派人禀告淮南王,因为两队当中都有要员暴亡,他们都决定提早回朝(国)复命。不过这些人都得了淮南王的好处,回去之后会将自己使臣暴亡的原因扣在对方使臣的头上,反正在大门口已经动过手了,说是他们干的也说的过去。
    在吴勉和归不归的陪同之下,淮南王刘喜分别亲自送两队使臣出了寿春城。两队使臣离开之后,又过了半个多月,淮南王府在没有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而那个白袍男人和广仁两派势力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白袍男人还到罢了,归不归派出淮南王府的人去了方士的宗门,打听之后才知道大方师一个多月之前,就联络了广义、广悌出门。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不过他们这些人留在宗门中的本命符没有什么异动,起码证明人还是活着的。
    之后这段世间里,淮南王府平平安安,加上淮南王小刘喜治府甚严,也没人再敢议论两队使臣在这里发生的厄事。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吴勉又开始感到无聊起来。好在接二连三的又有各地寻找的天材地宝送呈到了淮南王府,这让吴勉又找到了消磨时间的方法。
    现在那白袍男人和广仁一战之后,就算没死也无暇顾及到这里,吴勉和归不归商量了一下之后,让小刘喜在城外找了一块风水宝地。随后在这里建造了一所大宅子,等到最后两味天材地宝到了之后,就在这里炼制不老丹药。
    宅子建好之后,淮南王小刘喜还特意的去恭祝了一番。又从他的王府当中拨出来一百金,赠予吴勉和归不归以做炼丹之资。当天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便留在了这里,淮南王小刘喜带着自己招揽的修士和护卫回到了王府。
    回到了王府之后天色已晚,小刘喜没有回自己的寝室。而是屏退了跟在他身边的众侍从,一个人去了书房。淮南王府书房的规模在众诸侯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里面收藏的书简足有几万卷。
    小刘喜进来之后,自己用火镰点着了烛火。随后找了自己感兴趣的几卷书简,就着烛火的光芒看了起来。这一卷书简刚刚看完,正打算继续看一卷的时候。小刘喜的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小刘喜被这人影吓得怔了一下,不过瞬间之后他便恢复了正常。将手里得书简按着原有的位置放好,他对面得人影倒是忍不住先开口说道:“你现在只有十岁,就有这么高得城府,再过几年,是不是连我也要算计进去了?”
    说话的人一身白袍,脑袋严严实实得躲在斗篷里面。竟然就是那个和广仁一起失踪很久了的白袍男人——问天楼主,而淮南王刘喜得脸上没有一点惊恐得表情,看着一眼白袍男人之后,说道:“楼主您说笑了,本王再过多少年,也只是楼主您手里的一颗棋子而已,下棋的是人,什么时候棋子能决定大局的?不过本王也有些好奇,当日您和大方师广仁一起销声匿迹得。不知道现在那位大方师哪里去了?”
    “那个就不劳淮南王殿下你操心了。”白袍男人嘿嘿得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次我来是要告诉你,之前和你说过参与到七国当中,一起举事得事情暂缓。吴王刘濞成不了大器,他现在做的太难看了,索性让他去给你探探路,不管事成还是事败。对你都不是坏事……”
    刘喜好像早就知道白袍男人会有这么一说,当下脸上没有显露出来任何表情,坐在座垫上向着白袍男人行了一个半礼之后,微笑着说道:“楼主,我还是想不明白。当初你为什么选了我,而不是我的父王?一个是前任淮南王,一个是五岁的小孩子。任谁都不会把本钱放在这个五岁小孩子得身上吧?”
    “因为你那个父王没有帝王命,成为一方诸侯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强把他拽到皇帝位上,只会误了我的大事。”白袍男人慢悠悠得说到,说完之后,他的眼睛盯着面前这个十岁的淮南王。看了半晌之后,他继续说道:“按着我给你安排得路走,四十岁之前你就会成为这个王朝得某一任皇帝。不过你不要觉得自己有点小聪明,就擅自主张。到时候皇帝你做不成,小心把小命和你的子孙后代都搭进去……”
    最后几句话说的小刘喜冷汗直流,当下他的身子一拱,低着头对面前得白袍男人说道:“刘喜不敢擅作主张,一切都以楼主的安排为先。淮南国境内只要楼主一句话,举国臣民必定奋力而为……”
    “你这是害怕了吗?现在你的样子太难看了……”白袍男人看着刘喜脸上流下来的冷汗,顿了一下之后,突然怪异的笑了一声,随后站起身来,向着书房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吴勉那边的丹药炼成之后,给我要一粒。我也要看看徐福炼成的到底是什么长生不老的仙药……”
    说话的时候,白袍男人已经走到了门前,不过他并没有伸手推门,直接向前一步,在刘喜的面前穿墙而过。临走之时,留下最后一句话:“这次能走多远……”
    白袍男人离开书房的一霎那,一直坐着的淮南王小刘喜突然栽倒。他浑身剧烈的打着哆嗦,就好像是在抽羊癫疯一般。用尽了全力也没有从地上站起来,就这样过了半晌之后,刘喜放弃了挣扎,大声对着外面侍候的内侍说道:“来人!快点来人!叫大夫来……”
    与此同时,归不归和吴勉的新房子里正在吃晚饭。小任叁喝干了一杯酒之后,对着身后的丫鬟说道:“绿萝姐姐,这一小壶酒喝完了,劳烦你再去取一壶来。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咱们喝点好的庆祝一下。把今天我兄弟淮南王送来的那一坛子酒拿来,我要尝尝咸淡……”
    “这可不行”那个叫做绿萝的小丫鬟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和小任叁一桌子吃饭的吴勉和归不归之后,说道:“两位老爷说了,从今天起,您一天只能喝一升酒。少爷,这都是为了您好,我们这儿有句老话,小孩子喝酒不长个……”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