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出炉

    “小畜生!”白须老人骂了一句之后,回身对着正在后退的燕劫虚点了一下。归不归的这位师叔哼都没哼直接晕倒在了地上,就在白须老人点倒燕劫的同时,那个叫做隐娘的老女人冲着躲在门房里面的门子吹了口气,门子便直挺挺的倒在了门房里,这个三十多岁的壮汉瞬间咽了气。
    看着白须老人已经进了大宅,站在门口的隐娘迟疑了一下,随后对着老人的背影说道:“明决先生,吴王殿下还在等着我们复命。把里面的人杀掉,房子烧了就回去吧。”
    本来白须老人明决先生之前还在催促隐娘快点离开,不过见到了小任叁之后,他却马上改了主意。这位明决先生一边向着宅子里面走,一边说道:“我进去抓那个小畜生,你放火吧……”
    说话的时候,老人已经走了进去。隐娘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跟在了明决先生的身后,向着大宅纵深的位置走了过去。一路走过去,除了死在门房的门子和逃掉的绿萝之外,再没有遇到其他的什么人。看样子这里应该有后门,刚刚逃掉的那个小姑娘应该已经带着其他的下人从后门逃走了。
    两个人进到宅子里面不久,隐娘便开始放起了火。这也算是催促那位明决先生了,如果找不到那个人参娃娃的话,他们俩就要尽早离开。不过这里毕竟是淮南王亲自督造的大宅,虽不能和淮南王府相比,不过也是足有加上小任叁也没有说清自己到底藏在那间房子里。两个人转了好大的一圈之后,终于在这座大宅子的尽头找到了小任叁说的那个屋子。
    这里是靠着一面山墙打造的屋子,除了一个正门之外,竟然连一扇窗户都没有。之所以认定了这就是那个小人参娃娃说的屋子,是因为里面不停的有仙灵之气从门缝里冒出来……
    明决先生和隐娘都是成名已久的术士,不过像这种情形还是第一次遇到。根据他们俩的经验来判断,这里面不是有什么上古的仙器要出世,就是那位仙人的渡劫飞升之地。不管里面是什么,过不了多久就要属于他们俩了。本来就是出来抓捕一个被封了术法的方士,想不到最后会捡到这样的一个大便宜。
    现在的大火已经烧了过来,到处都是浓烟滚滚,过不了多久这里就要变成一片火海。当下两个人也不再犹豫,直接就要踹门进去夺宝走人。就在明决先生抬腿要踹没踹的时候,房子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现在你们俩离开的话,我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我出来你们俩还没走的话,那就别走了,我给那个女人一个长生不老的机会……”
    这说的是什么话?本来明决先生和隐娘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才被吓了一跳。不过听到后面的话之后,两个人都有些摸不到头脑了。跑了当作没有事发生,留下来的长生不老……那谁还跑啊?
    明决先生会错了意,他以为里面的人是在拖延时间。当下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门内之人说道:“给女人长生不老的机会,那么我呢?如果我等着你出来,你会给我什么……成仙得道的机会吗?”
    房子里面沉默了片刻之后,刚才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会在你的魂魄上打上印记,你之后每次投胎转世,只要遇到我,我都会马上送你再入轮回。你最好别喝那碗孟婆汤,记住了我的样子,投胎之后每次见到我都要躲着走……”
    “哈哈……”明决先生怒极反笑,随后对着屋内之人说道:“那我更要看看阁下的相貌了,下世投胎之后也要知道避讳谁……”随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他已经抬起来得那只脚猛地一踹。
    就在房门被踹开得一刹那,这屋子里面突然发出来一声闷响。随后里面得仙灵之气铺天盖地得向着明决先生和隐娘扑了过来,两个人得衣袖被吹的呼呼直响。一时之间连眼睛都无法睁开。伴随着这股仙灵之气的,是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奇异香气。这种奇香随着仙灵之气通过明决先生和隐娘二人的毛孔渗了进去,两个人就像喝了酒一样,一时间,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这时候,里面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算什么?成了吗……”
    随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回答道:“成了,不过也是极险。如果这个人早一刻踹了门,现在这一炉丹药因为太早接触世间的污浊之气,也就废了。要不是老人家我脚麻了起不来。你以为我不揍他?”
    这时候,明决先生和隐娘才勉强的睁开了眼睛。就见房子里面只有一老一少两个人,老的那个坐在地上,年轻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着年纪不大却是满头的白发。刚才说要给自己的魂魄打上印记的应该就是他了……
    不过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对他的兴趣也不大,他和老头子对面是一个还在呼呼冒着仙灵之气的丹炉。年轻人没有理会站在门口的两个人,他直接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丹炉。对着里面看了一圈之后,直接将坐在地上的老人揪了起来,让他看着丹炉。
    老人只看了一眼之后,眼睛就翻出了光芒。当下指着丹炉里面说道:“丹液,这个也是宝贝。你把准备好的瓷瓶拿出来,差不多也能装半瓶了……咱们可是早就说好的,这次的丹液分我。”
    这时候,明决先生和隐娘都从刚才近乎酒醉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明决先生看出来丹炉里面的丹药是宝贝,当下心里起了夺宝之心。当下也不说话,左手一翻腕子。绑在他中指上面一根近乎于透明的细丝对着那个丹炉飞了过去,细丝缠绕到了丹炉的一条腿,跟着明决先生撤回细丝,将丹炉向自己的方向拽了过来。
    明决先生动手的同时,隐娘的手里也分别出现了两道光芒。这个老女人手一甩,将手里的光芒对着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打了过去。这样的事情两个人已经合作过多次,配合的动作水银泄地一般,没有任何的纰漏。
    而那一老一少好像懵了一样,眼看着那道光芒对着自己射过来的时候,竟然没有一点格挡躲避的动作。眼睁睁的看着两道光芒打在了自己的身上。隐娘看到一阵的欣喜,刚刚要对着明决先生说二人死定了的时候。就见身上被打出来一个血窟窿的白发年轻人突然在原地消失,他消失的同时,明决先生突然一声惨叫,随后就见血光一现,他的拽着细丝的那种手生生的被人打断……
    明决先生断手的同时,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将刚刚飞过来的丹炉抱在怀中。这时候他身上的血窟窿已经消失,除了身上外衣的血迹和窟窿之外,在看不到有一点受伤的地方。
    这时候的白发年轻人看了倒在地上打滚的明决先生一眼,随后不冷不热的说道:“本来还打算只在你的魂魄上打印记的,等到你下一世再算现在打帐。谁让你怎么着急的?真是着急下一世见我吗?”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白头发的年轻人对泽明决先生甩出去一个火球,在一阵惨叫声当中瞬间将他活生生的烧成了灰烬……
    看着明决先生变成汇金之后,年轻人看了一眼被被吓呆的隐娘,说道:“下面就要看你的运气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