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献药

    吴国国都广陵城外三十里的一座庄园里面,一个白须老人满头大汗的从床上惊醒。他有些惊恐的看着四周,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寿春城外的那座大宅当中,这口气才算缓了过来。当下取过绢帕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对着身边铜镜里面的自己说道:“从今之后就只有你自己了……”这个老人竟然是刚刚被吴勉用控火术烧成灰烬的明决先生……
    小半个时辰之后,明决先生出现在了广陵城中的吴王王府之中。这时,除了吴王刘濞之外,还有几个修士模样的人陪坐四周。
    明决先生对着坐在王位上的吴王殿下一五一十的诉说了事情的经过,只是隐去了自己如何被火烧死,又如何复生的这一段。只说了自己和隐娘怎么去的淮南国追捕燕劫,又是怎么到了寿春城外的大宅中,见到了传说中长生不老丹药出炉。自己因为有与众不同的天赋,这才侥幸的逃过了一劫。不过隐娘怕是凶多吉少了……
    吴王刘濞此时刚刚过完六十岁的生日,昨天晚上还在和王妃感概已经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今天就听到关于长生不老药的风闻,当下压制住了心中的激动之后,不动声色的说道:“明决先生,那长生不老之药,前朝的始皇帝穷极一生都没有得到。突然出现于世间,是不是刘喜那小儿的诈术?再说先生何以能断定见到的就是长生不老之药?”
    “殿下,臣断定长生不老之药现世其因有二。”明决先生恭恭敬敬的对着吴王刘濞行了一礼之后,继续说道:“臣与隐娘此次追捕燕劫并非事先安排,淮南王再有神通,也无法未卜先知。其二,臣族中有先祖有幸见过长生不老之药丹成出炉,和臣见到的场面一摸一样。其中宛如仙境的仙灵之气和那绝世异香无法用言语表达,若非身临其境,世间任何言语词藻都无法表达其中的万一。”
    吴王听到这里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转向身边端坐着的几位术士说道:“几位先生也认为明决先生所见的是长生不老之药吗?”
    “陛下,根据明决先生所见。居住在丹房里面的二人都非同小可,如果臣没有猜错的话。那个老的应该就是方士一门的名宿归不归了,此人之前隐世了百多年。虽然早已经除了方士的门墙,不过论其术法来,以臣下所知,归不归左右者不过四五人尔。”
    说话的这人是位壮年汉子,虽然位于吴王刘濞的身边,被背插一口古剑。竟然是一年多之前,卧底于淮南国招贤馆的仇力。见到吴王的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之后,仇力起身对着刘濞行了半礼,随后继续说道:“关于那个年轻之人,就更加不得了。在坐诸位还记得差不多两年之前,瑞王谋逆的大案吧?那次还牵连到了老淮南王刘长。那次的事情和吴勉也脱不了干系,臣有师友经历过那次巨变。据他所言,如果不是吴勉,此时坐在皇庭里面主政天下的或许就是瑞王刘安了……”
    说到这里,仇力缓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臣在淮南招贤馆之时,探听过吴勉的底细。听说他是首任大方师燕哀侯的师弟,当初就有过大方师徐福早已得到长生不老之药丹方的传闻。如果吴勉也是方士一门名宿的话,那么他能炼制长生不老之药,也就没有什么稀奇了。”
    这几句话说完,不知是吴王刘濞,就连陪坐在周围的方士,脸上都流露出来异样的表情。不过却没有给出建议,要如何替吴王殿下得到这长生不老之药。几个修士相互的看了一眼之后,还是明决先生再次对着吴王说道:“臣有一计,如殿下觉得可行,可助殿下长生不老,治理汉室天下千秋万载……”
    这话说的吴王刘濞眼睛一亮,也顾不得自己一方诸侯王的身份。起身对着明决先生说道:“先生请讲,如能有幸得到长生不老之药。孤王愿与在座诸公共长生、皆不老……”
    一个月之后,第二波朝廷使臣到了淮南国都城寿春。和之前那次不一样。这次的使臣并非是劝说淮南王和吴王刘濞等七国诸王划清界限的,而是当今天子景帝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淮南王府的门客炼制出了长生不老之药。当下发圣旨,要淮南王刘喜带着长生不老之药进京献药。如若淮南王敢据长生不老之药私有,便褫夺王位收回封国。当下景帝将驻防七国的大军抽调出来三分之一,陈兵于淮南国境,只要刘喜没有带药进京,大军便杀进这淮南国中。
    另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小刘喜接到圣旨之后,二话不说马上准备了两天之后,第三天便带着二百人的车马向着京城出发。出了淮南国境之后,原来带着大军驻扎在这里的卫尉将军亲自带人迎接了淮南王刘喜。随后卫尉播出三千人马护卫着淮南王进京,他自己带着大军回马七国驻防。
    虽然那三千人的将官对着淮南王小刘喜恭恭敬敬,不过谁都知道他们是来监视淮南王的。由于毕竟有淮南王的王驾,根据汉礼除非战时或特旨,否则诸侯王每日的行程不能超过三十里。而景帝也不敢动静闹的太大,引起其他诸侯王的注意。当下,这一走半个多月,路程还没到一半。
    这一日,淮南王的王驾到了长沙国境地。先长沙王刘发是景帝之子,论起来和刘喜平辈,年级却比刘喜大了十岁有余。本来按着当时诸侯王之礼,这位长沙王刘发应该带着自己的相国到边境相迎。不过淮南王的王驾过国境之时,只有一个长沙太守带着十几个官吏在这里相迎。
    小刘喜倒是能屈能伸,脸上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反倒是进了长沙王的国境以后,便弃了自己的王驾,换乘了一架软轿,将迎接自己的太守接到了轿中,自降身份和这位太守攀谈起来。
    一直到了长沙都城前,才看见了长沙国相国带着文武几个官员在这里迎接。就是这样还没有看到那位长沙王刘发的身影。
    长沙王的相国长孙功的年级不大,是长沙王刘发的幼年玩伴。刚刚封了芷阳侯,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见到了淮南王下了软轿之后,这位芷阳侯竟然只是对着淮南王刘喜行了一个半礼。随后打着哈欠说道:“臣下失礼了,昨晚替长沙王批阅各地奏折一夜未睡,在淮南王殿下面前失礼,还请殿下不要怪罪。”
    长孙功说话的时候,面露不耐烦的神情,语气极为敷衍。在淮南王的面前无礼之极,当下,跟着淮南王一起前来的武将都面露不悦之色。不知是他们,就连护卫王驾那三千人的将官,都把脸沉了下来。他是朝廷的武官,本不受诸侯王的节制,更不用说还要看一个小小诸侯国相国的脸色。
    不过淮南王小刘喜还是面不改色,还了一个半礼之后,笑着对芷阳侯说道:“相国大人严重了,也是本王来的唐突。不知道我那位长沙王兄现在如何?本王要过王府拜见,这个应该不是难事吧?”
    想不到长孙功竟然皱了皱眉头,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小刘喜。随后不情不愿的说道:“我们长沙王殿下正在宴客,淮南王殿下这时求见,恐怕不是十分的方便……”
    “住口!什么时候听说过一位诸侯王去求见另外一位诸侯王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