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各怀心思

    说话的是陪同淮南王一起过了长沙国境的武官,谁都没有想到这样的话会从一位朝廷武将的嘴里说出来。而那位长沙国相国长孙功的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眼睛盯着那位武官的盔甲,哼了一声之后,不冷不热的说道:“本国相回淮南王殿下的话,你是什么身份?一个小小的中郎将,有你说话的份吗?来人,扒了他的盔甲,让这位中郎将知道,在长沙国谁说的算……”
    “我看看谁敢!”没有想到这位中郎将一瞪眼睛,双手一挥之后,他身后的三千人扇子面摊开,瞬间就将这位长沙国相和淮南王众人包围了起来。芷阳侯长孙功没有想到这位武官的胆子这么大,愣了一下之后,看到三千穷神恶煞的官兵用剑戟对着自己,当下吓得微微打起了哆嗦。
    长沙城中并没有屯兵,王府的护卫加上几个衙门的官兵加在一起也没有一千人。全部拉出来也不可能抵得过这三千人马,这时候芷阳侯后悔了,自己应该先把这个中郎将诓进城内之后再动手的……
    当着这么多人,长孙功还是硬挺着,要不是哆嗦的太厉害,这位国相还想再对这位中郎将说几句狠话的。长沙国国相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中郎将却开口说道:“本官是中郎将不假,却是皇城禁军的中郎将。官职虽然不大,不过念其戍边匈奴十年这点微功,当下陛下给了一个武安侯的封爵(正史中武安侯为田蚡)。芷阳侯,现在知道本官是谁了吧?”
    “你是绛侯周亚夫之子周珂……”说出来这个名字的时候,长孙功瞬间失去了刚才的气焰。之前包围皇城,助广仁平灭瑞王的卫尉正是周珂之父周亚夫,当是的大军当中就有这位中郎将周珂。如果不是周亚夫一直压着自己的儿子,现在周珂远不止一个小小的中郎将。
    周珂的祖父就是跟随高祖刘邦打天下的绛侯周勃,只不过现在的绛侯爵位已经由周亚夫继承。听闻景帝为了拉拢他们周家父子,准备将文兰公主下嫁这位武安侯周珂。
    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就算是和自家长沙王平起平坐的淮南王,欺负也就欺负了。反正淮南、长沙相隔几国,也不用担心这个小娃娃带兵打过来。不过这个武安侯周珂可就不一样了,他们家一门三候。现在正是朝廷和吴国等七国拔箭弩张的时候,景帝还要他们周家爷们儿卖命。皇帝脸公主都舍出去了,还会在乎他这么一个小小的长沙国相吗?弄不好现在周珂一剑斩了自己,景帝还要下个圣旨嘉许一下,说点类似干的漂亮,朕早就看这个王八蛋不顺眼了这样的话。
    不过这位长沙国相还是在心里嘀咕:周珂这样禁军中的大红人,怎么会和淮南王牵扯上关系?
    芷阳侯长孙功当下换了一副面孔,不尴不尬的冲着淮南王和周珂笑了一声,随后说道:“这都是误会,本相刚才措辞不当,还望淮南王殿下和周将军海涵。本相刚刚没有说清楚,是这样,我家长沙王殿下的太子偶患疾症。请了长沙国有名的大夫都看过了,都没有医治好我家太子殿下。今天早上赵王殿下推荐的名医到了,现在我们殿下正在陪同这位名医给太子殿下诊病。才没有来亲自迎接淮南王殿下,真是失礼得很……”
    “这有什么失礼的?寻常百姓人家还惜子如珠如宝的,更何况我们天家圣眷。”淮南王小刘喜依然说着和他年级不相称的大人话,随后刘喜给长孙功解了围。劝说着周珂撤了兵。随后说到现在不便去打扰长沙王兄,直接带着手下和周珂等人住进了馆驿。等到明天临走之前再去拜望那位长沙王兄。
    由于城内不能驻兵,当下周珂将自己的三千人马驻扎到了城外。随后才跟着淮南王住进了馆驿当中,一切都安置妥当之后,小刘喜推说自己劳乏需要休息。这才遣退了众人,等到房间里面只剩下刘喜的之后。他的身后突然凭空出现了两个人影,正是吴勉和归不归二人。
    接到了景帝的圣旨之后,他们几个人明白这里走漏了风声。不过他们都没有往已经化成灰烬的明决先生那里想,只是以为这一年多来淮南王派人到处去搜罗天材地宝,有人从这里猜到了淮南网什么。不过景帝下了圣旨要献药这事,在淮南王看来也不算什么,毕竟长生不老药这事太过悬虚。随便找颗益寿延年的丹药,药我练出来了,不过能不能长生不了,这就不好说了。
    “看来我们还真的有点小看这位中郎将大人了”现身之后,归不归冲着淮南王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他自己不说,老人家我都不知道他有这么大的来头。看来景帝是真的对不老药上心了,不过我老人家还是没弄明白。为什么景帝的消息得到的那么准,我们这边的不老药刚刚出炉,京城那边就已经得到信了。”
    “左右不过是我府中出了多嘴之人。”小刘喜冲着两个人欠了欠身,随后继续说道:“弟子已经让然严查了,找到这样的人,弟子绝不姑息。”
    归不归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随后说道:“那就是小事,不过老人家总是感觉这事没有那么简单,我们这一路到京城好歹也不会无聊。我那位师叔说了七王联盟已成,说反就会反起来。现在长沙王府里面就有赵王的大夫在,弄不好这几天就能乱起来。”
    说到了归不归的师叔燕劫,吴勉忍不住对着老家伙说道:“现在燕劫的术法恢复的如何了?他藏身在王驾的依仗当中,真的不会让外人看穿吗?”
    “放心,你又不是没去看过,怎么样?转了一圈,看出来那个是燕劫了吗?”归不归笑嘻嘻的说了几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燕劫是从吴王那里逃出来的,现在吴王八成也知道了他藏身在淮南王府党当中,守在淮南王太危险,还不如让他藏在依仗当中。等到他恢复了术法之后再过来帮手也不迟……
    这话刚刚说到这里,门外有人敲门,随后有人在门外说道:”淮南王殿下休息了吗?我们长沙王殿下听说殿下到了,将我等狠狠的责骂了一顿。斥责我等不会办事,慢待了淮南王殿下。现在我家长沙王在府中摆下酒宴,请殿下您过府饮宴。不知道淮南王殿下能不能给我家殿下一个薄面?“
    说话的是长沙国国相芷阳侯长孙功,不过刚才他也没有说实话。那长沙国太子病了不假,不过只是偶然风寒,现在基本已经痊愈。真正牵绊住长沙王没有出城迎接的,是赵王刘旞送来的两个美女。这两个女人被送到长沙王府之后,这位长沙王便天天泡在寝室当中,两天下来,这位长沙王便瘦了一圈。
    依着长沙王的本意,他压根就没想要见这位叔伯兄弟淮南王刘喜。一个十岁的孩子,就算是诸侯王又怎么样?自己是当今景帝的骨血,一个废王的儿子能把自己怎么样?
    半个时辰的时候,长沙王正在寝室和两位美女较劲的时候。突然被自己的国相惊扰,长沙王耐着心里的邪火他叫了进来。本来打算痛骂一顿的,不过听到了芷阳侯的话之后,长沙王马上变了心思:”你说陛下让那个小娃娃献长生不老之药……“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