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脾气

    长沙王刘发本是景帝宠妃所生,从小便得父亲溺爱,也养成了后来乖张的性格来。景帝登基之后曾一心想立刘发为太子,不过因群臣反对,无奈之下才立的长子刘荣为太子。不过还是将刘发封到富庶之地长沙为王,本来刘发已经做了一世逍遥王得打算,没想到第二年刘荣犯上被废了太子位。
    刘发本以为这太子位非自己莫属,甚至还做了回京得准备。没有想到得是,回京得圣旨没有盼来,一个月之前,却得到了景帝册立王美人之子刘彻为太子的消息。刘发原本就性格乖张,被这件事一刺激之后,行事更加古怪起来。甚至竟然还私下联络现在正和朝廷拔箭弩张的吴王等七家诸侯王来。
    现在归不归只是提了一个完全合理的要求,刘发便感到受了天大的侮辱一样。指着他们家相国的鼻子,盛怒之间竟然想不到来芷阳侯的名字,让‘那个谁’动手去夺淮南王刘安的长身不老药。
    长沙王的话就是王旨,好在事先长孙功预防到两家诸侯王会有争执。已经在宴客厅外做好了埋伏,当下学古人将酒杯摔在地上,叫来外面埋伏好的到刀斧手。没想到二十个凶神恶煞的刀斧手冲进来之后,长孙功还没等下令。那位长沙王殿下却反手给了他一个嘴巴,还没等芷阳侯反应过来,就听见刘发冲着他大声吼道:“听不懂本王的王旨吗?让你去搜身,他们如果能搜的话,那么他们就都是国相了!”
    长孙功莫名其妙的挨了一个嘴巴之后,将心底这点怒气都发到淮南王这几个人的身上了。当下也不管这位淮南王到京城是去干嘛的,直接从身边刀斧手的手中抢下一柄铜剑,随后一剑对着归不归劈了下来。
    本来想着一剑劈死这个淮南王的老家臣,顺便吓唬住这个十岁的小孩子。然后抢了他手里的长生不老药,在把淮南王糊弄到下一个诸侯王的封国,在那里杀人灭口的话,任谁也怀疑不到长沙王刘发的头上。
    如果归不归真的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老家臣的话,这个做法或许是可行的……
    长孙功手中铜剑劈过来的时候,那位老家成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好像是被吓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任由这柄铜剑砍过来。就在铜剑接触到老家臣的一瞬间,长孙功握剑的手突然一空,那柄铜剑瞬间从他手中小心。也是芷阳侯使的力气大了一点,被自己的惯力甩了一个跟头。
    还没等长孙功从地上爬起来,已经看到刚才自己手中的铜剑出现在老家臣的手中。随后那个老家伙倒转铜剑,将剑柄递给了他,还笑眯眯的对着自己说道:“再来,就当我老人家杀了你爹,霸占了你娘。三年之后生了你,你来给那个爹报仇的……”
    “他会邪术!护住殿下!一起动手啊……”护住殿下是对着自己说的,喊话的时候,长孙功已经爬起来跑到了刘发的身边。这二十名刀斧手里有不要命的,当下已经有三四个人挥舞着手里的刀剑,向着归不归扑了过来。
    眼见着几个人已经到了归不归身前丈余的位置,就在他们举着铜剑砍向淮南王这个老家臣的时候。也没见归不归有任何动作,突然在他和几个刀斧手的中间火花一闪,紧接着一声巨响,那几个刀斧手倒着飞了出去。将后面站着的其他刀斧手撞倒了一半……
    长沙王刘发是诸侯王中,少有不接触修士的。不过现在他也看出来,跟着淮南王小刘安一起来的两个家臣都是修士假扮的。这样的修士不是自己这些一般人对付了得,防着那个老家伙冲着自己扑过来。刘发猛的将挡在自己身前得长孙功向着归不归那边推去,随后这位长沙王转身向着宴客厅外跑去。
    就在长沙王刘发得一只脚踩到宴客厅外面土地上得一刹那,眼前突然一花,随后就见他的王府之中,放眼望去都是淮南王身边得老家人。成百上千个归不归站在刘发面前得各个位置,随后异口同声得对着长沙王说道:“殿下,可以好好说话吗?”
    刘发回头想喊刀斧手过来护驾得时候,才看到那几十个大汉竟然都倒在了地上。只要他的国相站在原地不住得发抖……
    等到刘发再回过头的时候,就见面前那无数个老家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身后却响起来他说话的声音:“殿下,今日之事,我们殿下已经同意了让出一颗长生不老药。不过您是不是小气了点?长生不老换取几个即不能吃又不能用的天材地宝,这个殿下您都不舍得吗?”
    这个时候,见到自己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之后,这位长沙王终于开始讲理了。他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刚才本王多喝了几杯,冲撞了淮南王。念在大家都是高祖后裔的份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长生不老药什么的也是本王开的玩笑,那样的稀世奇珍怎么当然要敬献给陛下……”
    “长沙王兄,你把刘喜当成何等样人了?”没想到小刘喜却变了脸色,他的小脸往下一沉,随后继续说道:“刚才已经说好,本王让出一颗长生不老药。现在出尔反尔,是在戏耍本王吗?”
    长沙王本已经死了夺取长生不老药的心思,现在听到小刘喜的话之后,当真有一种至宝失而复得的心思。错愕了片刻之后,他终于明白过来,当下对着淮南王刘喜说道:“想不到淮南王你会如此的仁义,好,只要我长沙王府之物,要什么只管拿走就好……”
    “那倒是不用”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用手指粘着菜汤,在桌子上写了十几样天材地宝。写完之后,他擦了擦手,随后笑眯眯的对着刘发说道:“我捡长沙国境内能凑齐的几样,都在这张桌子上。明天我们家殿下身体抱恙,在你的长沙国境内休整一天。等到后天早上我们出发之前,如果还没有凑齐这些东西的话,那长生不老药殿下你也不要多想了……”
    说完之后,他们这三个人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当下刘喜起身告辞,带着两位‘家臣’离开了这座长沙王府。
    当天晚上无话,只是天亮之后,归不归代表淮南王殿下,去见了那位禁军中郎将周珂。商量了在长沙城中休整一天。就在这天傍晚,那位长沙国相带着礼物出现在了馆驿。让归不归都没有想到的是,长孙功带来的竟然是归不归写在桌子上的天材地宝。
    本来老家伙有意的为难一下刘发,故意在名单里面加了几个不在长沙出现过天材地宝。想不到这一天都没过,长孙功竟然已经带着他写的天材地宝找上门来。
    查过了这些天材地宝之后,刘喜让这位芷阳侯请长沙王到馆驿。有了昨晚的遭遇之后,这一王一相都不敢再想什么花招。半个时辰之后,长沙王刘发亲自到了馆驿,客气了几句之后,小刘喜请归不归拿出来一个早就准备好了的小盒子。将这个盒子亲手交到了长沙王的手上……
    拿到了长生不老药之后,长沙王刘发也没有心思在这里继续墨迹。客气了几句之后便起身告辞。送走了这位长沙王之后,小刘喜回头看了一眼归不归和吴勉,随后笑了一下说道:“两位先生,后面的事情应该如何处置?”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和其他的诸侯王透露个消息,长沙王殿下捡了这么大的一个便宜,大家都是兄弟,应该替他高兴一下……”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