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坐着喝酒的吴勉

    “龙椅……你可给我们出了个难题。”归不归看了一眼还被众人簇拥着的淮南王小刘喜,随后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你刚才提到了三个人,龙椅却只有一把。老人家我虽然读的书少,不过好歹也是见过晏婴本人的,知道什么叫做二桃杀三士。小娃娃,在我老人家的面前,不要动那个心眼。在老人家我面前用计,你还差了整个一个长安城。”
    外面的仇力干笑了一声,随后说道:“归先生您误会了,龙椅虽然只有一把,不过天下却可以一分为三。三位都是长生不老之人,再各有一方国土岂不是天大的美事?千古一帝只是传说,不过在三位的面前,却都是唾手可得的事情……”
    “这时间拖延的够久了,还不动手,你们还在准备什么?”没等仇力说完,一直自斟自饮的吴勉突然开口。冷笑了一声之后,他继续说道:“天下也好,龙椅也罢。对我都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你要的丹方却在我身上,炼丹之法在我心里。敢要,就要敢过来拿……”
    外面的仇力沉默了片刻,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先生已经指好了路,那么我等就只有奉陪了。”
    最后一个字落地之时,宴客厅当中突然一声巨响。随后一刚才扔进来的死尸为线,地面出现了一道裂缝。随后裂缝快速的延伸到了两侧的墙壁上和屋顶,这个宴客厅竟然一分为二,将两位诸侯王众人和吴勉、归不归以及燕劫三人分离出来。
    吴勉三人看出不好,正要冲到对面的时候,从裂缝中突然迸发出来一股屏障之气。归不归连试了三次,竟然都没有突破这股屏障之气。
    “三位不用再试了,从淮南王殿下启程进京的那一天起。我等众人便在为了这个禁制愁白了头,不过好在禁制在三天前完成,总算没有耽误迎接各位……”说话的时候,从敞开的大门之外,走进来了四个人。走在最后的正是那位在淮南国招贤馆中住过几天的仇力,在他身边一人,六十多岁的年纪。竟然也跟着进来。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有点不很自然,看向吴勉这边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躲着归不归的眼神,应该就是刚才那位使用尸毒的降不归了……
    走在最面前的是一对四十多岁的双胞胎兄弟,两个人除了相貌、表情之外,就连神态都是一摸一样的。两个人同时做着一样的动作,就好像小任叁喝多了看人双影一样。
    这个时候,燕劫试了其他的几个方向。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周围的三面墙,包括房顶都有屏障之气冒出来。只不过被墙壁和房顶掩盖住,才没有显露出来。现在这三个人可以说被关在了一个由屏障之气建造的屋子里面。
    三个人当中,只有吴勉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了一眼淮南王身边的中山王众人,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看来这件事中山王殿下你也脱不了干系了,你不会想说,这一个月里你没有招待过客人,不知道他们在这里下了这么大的功夫吧?”
    吴勉说话的时候,本来还是一脸惊慌的刘瑞脸上突然变了表情。随后,他身边的内侍向前几步,挡在他和淮南王小刘喜的当中。这一时刻,吴勉也感觉到几个内侍的体内绵厚深长的术法。
    “本王已经是一方诸侯王了,对皇宫里面的龙椅不感兴趣,不过却是怕死的很。知道有了长生不老药这么有趣的东西,当然也要尝试一下了。”长沙王哈哈一笑之后,看了脸色阴沉的淮南王小刘喜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淮南王,本来本王也想效仿长沙、南郡二王。哪怕是用我中山国半境国土,也要换你一颗长生不老之药。想不到你小小的年纪,心思竟然如此之深,用了假药就打发了两位诸侯王。辛亏我还有一位盟友,看出来了你的诡计……”
    “你的盟友就是吴王刘濞吧?”小刘喜冷冷的看着面前有些张狂的中山王刘瑞,哼了一声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本王也很好奇,刘濞老儿会分你几颗长生不老药?不会只有一刻,让中山王殿下你孤孤单单的活下去吧?”
    “这个不劳淮南王殿下费心了。”没等中山王回话,仇力抢先说道:“殿下身上的长生不老药都是中山王殿下的,我们吴王殿下看中的是丹方和炼丹之法。请殿下放心,稍后只要吴、归两位先生交出丹方和炼丹之法。我等就会恭送殿下回国,那时天下恐怕已经大乱,殿下也不用再去长安趟这个浑水了……”
    “吴王殿下倒是算的精,授人于鱼,不如授人于渔。”屏障之气后面的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看了一眼身边,还在自斟自饮的吴勉,说道:“你还要这么喝下去吗?如果我们家人参看见了,你们俩可能还能摆个把子。”
    吴勉苦笑了一声,扶着桌子对归不归说道:“上阵杀敌这样的事情我做多了,不过你们修士之间的争斗我等凡人还是少惹为妙。归先生,你以为我不喝点酒壮壮胆色,敢这样冒充吴先生坐在这里吗?刚才你教我的那两句话,知道我费了多大的气力才说出来的吗?”
    这人说话的时候,仇力等人的脸色大变,他们几个人猛的看向护卫在淮南王小刘喜身边的这些人。这些人大都是满脸惊恐的表情,只有站在小刘喜身后的禁军中郎将周珂,一脸谁都看不起的表情盯着已经有些乱了放寸的仇力。
    “你不是周珂!”仇力手指着‘周珂’继续大声说道:“你是吴勉!你们俩对调了模样!”
    “终于看出来了,我还以为要以这幅样子过年……”说话的时候,‘周珂’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随后就见他的头发也瞬间变的雪白。拿开手的的时候,那个一脸冷笑,除了他自己之外,谁都瞧不起的吴勉已经站在了小刘喜的身后。
    见到了化身周珂的吴勉出现在小刘喜的身后,仇力等人脸上都见了冷汗。不过他们毕竟还是人多势众,当下还是仗着胆子对吴勉说道:“真是好计策,谁又能想到吴先生你会自降身价,与周将军对调藏在淮南王殿下的身边?不过吴先生你还是棋差了一招,都进来!”
    最后三个字喊出来的时候,从刚才的大门之外又又走进来二十几个修士。他们进来之后,迅速的扇子面分散开来。加上中山王身边的修士,差不多有三十多个修士将吴勉和淮南王小刘喜这些人围了起来。
    见到自己这边的阵势拉开之后,仇力才稍微的稳住了心神。随后冲着吴勉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人自然上不了吴先生一根汗毛,不过您身前的淮南王殿下就不好说了。淮南王殿下身娇肉贵,如果哪一下误伤了殿下,那我们万死都抵不了这个罪过……”
    “那你们就万死吧……”没等仇力说完,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猛的对着仇力的方向张嘴一喷,一条雷电之龙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张牙舞爪的对着仇力的方向扑了过来。
    仇力当下大骇,本来向用淮南王来要挟吴勉的。谁能想到这个白头发的男人完全不拿小刘喜当回事,说动手已经排山倒海的对着自己扑过来。事到如今,自己这边反倒不敢再对淮南王如何了,现在对仇力等人来说,淮南王死不死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