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瘟蛊

    “烧是免不了的,不过看两眼也是好的。”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之后,已经起身。不过随后他又加了一句“殿下还是留在这里的好,死人没什么好看的。任叁陪着殿下,反正你也不打算去看。”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让那个脸色发绿的小内侍带路,向着存放尸体的位置走了过去。看着吴勉头也不回的背影,老家伙急忙加快了脚步,跟着吴勉一起出了外堂。小刘喜本来还想要跟着过去看看,不过却被小任叁拦住了:“死人没什么好看的,让他们忙活去吧。听说昨天楚国的礼单里面有二十坛好酒,不开一坛鉴赏一下吗……”
    归不归跟着吴勉一路向着存放尸体的地方走过去,尸体被存放在一处空房之中。不过他们出了外堂之后,他们俩便闻到了一股腐烂的臭气。刚刚走进外堂的时候,还没有这种味道。而且越向着存放尸体的位置走过去,这股味道便越浓烈。
    走到了存放尸体的空房外面,那股臭气已经熏得带路得小内侍脑仁直疼。联想到刚才看到的东西,小内侍还没等进去,已经“哇!”的一口,蹲在空房门口吐了起来。这个小内侍还算不得什么,淮南王治府甚严,守在空房门口得侍卫已经被这股味道熏的眼睛红肿,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这些侍卫眼泪直流的样子,归不归都看不下去了。当下对着守在门口的这些人说道:“行了,这里我们看着,你们找个上风头透透气去吧。”无奈归不归终究不是淮南王,这些侍卫只认淮南王的王命。当下还是归不归让那个刚刚吐完的小内侍,回去清了淮南王的王旨之后,才将这些人调离了这个地方。
    当吴勉和归不归进入到这间空房的时候,一股恶臭差点将这二人顶了出来。最后还是二人用了屏气之法,才进来看到了地上那一滩已经不能说是腐烂尸体的烂肉了。
    这具所谓的尸体已经完全的不成形,说是肉酱可能看更加的贴切一点。归不归只看了一眼之后,便拉着吴勉走了出来。在门口换了口气之后,说道:“不用看了,这个死鬼被人动了手脚。他死的时候被人下了瘟蛊之术,现在他就是一个瘟疫之源。今天如果不是我老人家在此,刚才接触到这个的人,恐怕都难逃一死。”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用控火之术将这间空房点着。还在这只是一件孤零零的房子,距离其他的房子也较远,也不用担心火势会延伸到整个王府。随后叫过守在外面的绿脸小内侍,刚想对他说点什么的时候。没曾想这个小内侍的身子开始抽搐起来,随后仰面栽倒,开始不停的抽搐了起来。
    归不归看着小内侍的样子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就说刚才看着你的绿脸不对劲,还以为你这是把苦胆吐出来了。忍着点吧,要是我老人家的术法还在,你也不用遭这个罪了……”
    吴勉对瘟蛊之术了解甚少,当下看着小内侍口吐白沫的样子,向着老家伙说道:“瘟蛊,不是说春秋时期便已经灭绝了吗?怎么,还有人会用这种邪术?”
    “也不能说是灭绝了,只不过这样杀敌一千,自伤九百九的大杀器没人敢用了而已。”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加快了脚步,直接走到大门口,向脸上已经隐隐有了绿气的门子索要了笔墨和空白的书简。随后快速的在上面写了十几种的药物名称,让门子赶快拿了药方去抓药。告诉他这个淮南王的王命,一刻钟不回来的话,那就不用回来了。
    门子知道这两位都是淮南王殿下的贵宾,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不过当下也不敢耽误。在门下拉过来一匹马之后,便快马加鞭的向着药房那边跑了过去。
    “一刻钟你回不来,那就真的回不来了。”看了一眼门子马上就要消失的背影之后,归不归喃喃自语了一句话。随后一身随便拉过来一个内侍,对着他说道:“请淮南王殿下到沐浴室,只要任叁一个人陪着过来就好,旁人不需要跟着。快点,越来越好,跑着去……”
    说完之后,归不归已经拉着吴勉向着沐浴室走去。走了几步之后,吴勉看着这个还在冷笑的老家伙,说道:“刚才你打发出去买药的,是障眼法吧?”
    “已经知道我老人家在这里,还用瘟蛊之术,不可能不做准备。那人如果能买到那些药材,那才算见了鬼。”老家伙脸上难得收敛了笑容,不过却并不显得有丝毫的慌乱。
    归不归一路加上了七八个遇到的内侍,带着他们一起到了沐浴室之后。让他们开始烧火煮水,随后将里面所有的大木盘都灌满了热水。不多时,外面响起来了脚步声。随后就见淮南王小刘喜和小任叁这哥俩一前一后得到了沐浴室,小任叁看着这满地装满热水得大木桶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今天什么日子?你这是要升天了吗?最后洗个澡,然后痛痛快快的上天?”
    “天上的神仙嫌我老,不要我。”归不归胡说八道了一句之后,指着已经注满热水最大的那个木桶说道:“你们俩脱光了衣服进去泡着,快点,耽搁不得,再晚一会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小任叁看着归不归说道:“我们俩不泡澡就要死人?老不死的,你吃错药了吧?”
    小刘喜的脸上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不过虽然不明白老家伙这是什么意思,还是第一时间三下五除二的将自己脱了个精光。随后扑通的一声跳进了那个最大的木盆里面,小任叁还想要争辩几句的时候。被吴勉被后面抱住,随后跟着小刘喜一样丢尽了大木桶之中。
    对上吴勉,小任叁虽然不敢那么放肆,不过还是莫名其妙的说道:“你也跟着这个老不死的一起疯……”
    “靠你来救这一城人的命”这个时候,吴勉已经明白了老家伙的意思。对着小任叁说完之后,他转头对着光屁股泡澡的小刘喜说道:“你的府中有人在散播瘟疫,现在下王旨关闭寿春城四城的城门,还来的急……”
    小刘喜到底是天资极为聪明的人,吴勉刚刚说完他已经喊过来内侍。传下他淮南王的王旨,寿春城四门关闭。所有城中百姓都集中到王府门外,淮南王要赏赐他们钱财。赏赐按着人头均分,如果一个时辰之内不来王府门前领取,便自行作废。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想到避免城中百姓恐慌。这个连归不归可能都做不到。
    泡了一刻钟左右之后,归不归让小刘喜从木桶里面出来。擦拭干净之后,就让他守在自己和吴勉的身边。小任叁本来也想出来,不过却被归不归丢进了另外的一个大木桶之中:“别着急出来,就指望你的洗澡水了。今天不把这里的水都泡完就别想出来了,要尿尿你可早点说啊。那个是好东西,稀释一下都两桶水的……”
    “老不记的你不早点说!你爷爷我尿完了才来的!”任叁没有好气的说了一句之后,又无可奈何的拿起一条毛巾,在大木桶里搓起澡来。
    归不归也没有搭理他,叫过守在外面的内侍,说道:“把这桶水抬出去,让王府里面的人每人喝上一杯……”
    看着内侍不解的样子,一边再穿衣服的小刘喜插嘴说道:“跟他们说,这是我的王旨。”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