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交恶

    “你这么说话,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吴勉溜溜达达的走了进来。看了正在起身行礼的刘喜一眼之后,扭头对着归不归说道:“你这是不是大限快到了才开始说人话了?要不然我实在不敢相信这样的话会从你的嘴里出来。”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前自己的术法满溢的时候,他都不敢招惹吴勉,就更别说现在这样的情况了。笑完之后,老家伙腆着脸说道:“对待王侯要有王侯之言,对待市井小民要有市井之言。老人家我当年也是各国诸侯府中的座上客,这些礼节还是懂的。如果殿下是市井小民,那么我老人家就要换一种说法了——刘生,差不多得了,能不能吃药都是生下来的时候胎带的。别看外面那个白头发的小王八蛋——不是说你,说的是躺着的小王八蛋……
    别看他吸收长生不老药的几率比你高几成,他就算长生不老了可也还是一个耍嘴皮子的。别看头发白了,你外面的军营里面随便挑出来一个都是追的他满大街跑。你现在是淮南王,怎么知道他不是像你羡慕他,那样的羡慕你?还有你那个不着调的大哥。
    你们俩都是一个爸爸生的,你比他小结果你是一国之王。最后你哥哥的命还丢在你手里了,他到死都在羡慕你是这一国之王,就更别说你淮南国里面的小老百姓了。你是没看进你的依仗从大街走过的时候,他们看你那眼神。别想多了,他们不是在尊敬你,那是在臆想他们坐上你的位置会怎么样……”
    这时候的淮南王小刘喜已经变成了他之前温良恭俭的模样,对着归不归和吴勉施了一礼之后,说道:“不归先生,您不用说了。弟子明白您的意思,昨晚看到有人变成您和吴先生这样的体制,再想到日后弟子若服下那长生不老药之后,可能要受比那孙小川更加猛烈的药理反扑,更有可能服药之后便马上暴亡。想到这里,心里不免有些急躁。现在细想之下,还是您说的有道理。做好我的一国之君便好,其他什么长生不长生的随缘吧。”
    归不归笑了一下,刚刚想要再说几句的时候。突然间看到内侍总管接到廊下一个小内侍的话,老总管皱了皱眉头之后,打发走了小内侍,随后走到了淮南王的身边。有了昨天的教训之后,他这次不在犹豫,直接当着吴勉和归不归的面,对着小刘喜说道:“殿下,刚刚那个趴在外面的人离开了。出门的时候,他说是奉了您的王旨去协办朝廷与七国使臣的事。说的真切故而守门的侍卫未敢阻拦,不过现在那人所行不远。是否将此人带回,还请殿下明示。”
    这个小刘喜没敢妄言,他回头看了吴勉和归不归一眼,将处置的权力交到了他们二人的手上。之前两个人已经有了统一的意见,当下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让他走吧,看着他靠一张嘴能活多久……”
    第二天傍晚,跟着吴国使臣身亡的消息一起送回到吴都广陵的,还有淮南王府又有一人变成长生不老之身的消息。证明孙小川变成长生不老体制的人是广孝,他详细的看了飞鸽传书送来的消息之后,非常肯定的证实现在依靠方士一门中长生不老药,变成不老不死之身的人又多了一个。
    吴王刘濞听了之后,连忙将从归不归那里闹到的炼丹之法交到了广孝的手中,请这位曾经的大方士来辨明真伪。当年徐福在炼制长生不老药的时候,广孝是见过几次的。虽然丹方他不得而知,不过当初炼丹时加了什么的丹引,用的何种丹法还是能记住的。当下他大笔一挥,将炼丹之法里面的木炭、硫磺和硝石全部勾掉。
    事后,吴王刘濞在此找人炼制长生不老药的时候,这次丹炉倒是没炸。不过由于丹方不同,根据他吴王修士推测的天材地宝炼制的丹药。一连找了七八个人试药,这些人全部都爆裂而亡。最后还是被曾今吃过长生不老药的广孝制止住,他仔细查看了这些所谓的长生不老药之后,对着吴王说道:“殿下,不用再为这些药丸费神了,这些药丸只能要人性命,与长生不老相差天地之远。所炼长生不老药所需丹方、丹炉以及炼丹之法缺一不可。退一步说,就算殿下得到了丹方和炼丹之法,没有特制的丹炉也是枉然。”
    “还需要特制的丹炉……”这句话让吴王刘濞皱起了眉头,他看了看左右的修士,最后将目光对准在广孝、灌无名师徒俩的身上。吴王微微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广孝先生,你曾是方士一门的名宿。那个特制的丹炉也只有你见过。看来丹方和丹炉就要着落在贵师徒的身上了……”
    刘濞的话让广孝皱起了眉头,他看了坐在高位上面的吴王一眼之后,说道:“殿下,现在朝廷那里还有一只可使用术法的军队。这支军队除了上次的行刺人之外,大队尚未露面。如果这个时候我离开殿下,恐怕与大局不利。”
    “无妨”吴王哈哈一笑之后,对着广孝说道:“先生是修道之人,修的十成仙的大道。对兵法不了解也没什么。现在我们七国联军和朝廷的军队胶着,京城内部反而开始空虚。朝廷里面就真有那支军队,也要留着护卫京畿之地。现在这个时候,先生和诸位大修士赶往淮南国都。只要下手快一点,与战事无碍……”
    说到广孝不懂军法,这位昔日的大方士脸上流露出来疑似不以为然的神情。昔年前任大方师徐福都曾经说过广孝如果弃了方士一门,专修兵法诡道之术,必定是当时的战法大家。投靠吴王刘濞的时候,也想着自己在吴王面前兼一个谋士的差事。没有想到刘濞从头至尾都是拿他当做方士保镖来用,广孝向吴王献的计策竟然一条都未能采纳。这个已经让他在心里恼火了,只是广孝的城府太深,旁人没有发觉而已。
    看到广孝没有说话,吴王只当他默认了。当下也不管梁国的战事紧急,安排了以广孝为首的修士十余人,让他们连夜出城赶往淮南国都寿春城,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得到炼丹的丹炉和丹方。得到这样的宝贝之后,他们再去结果了淮南王小刘喜的性命。等到他日刘濞得了天下、长生不老之后,这次所有的修士都要封一个千户侯。
    听的吴王说话无礼,一边的灌无名脸色有些难看起来。眼看着他就要发作的时候,广孝给了自己的徒弟一个眼色,示意他不可造次。当下这一对师徒隐忍着不声不响的熬到了天色将黑的时候,随后趁着大家都在准备奇袭寿春城的时候,这师徒二人利用五行遁术离开了这里。
    按着正常的道理来说,没有了广孝这样级别的大修士,这次偷袭就应该终止。先放弃淮南王这里,等到自己的七国联军一鼓作气攻下梁国,直捣长安城之后。一统天下称帝之后,回来直接让小刘喜将丹方和丹炉送过来便是。
    不过刘濞听到了长生不老药之后,脸色已经开始放光。就算没有了广孝他也要将这件事办好。当下刘濞也算是豁出去了,他几乎召集了自己府中所有的修士,准备去大闹寿春城。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