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史氏兄弟

    看着明决先生错愕的样子,吴勉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对面的三四个人之后,说道:“明白了,还是要我亲自动手。谁先来……”
    看着吴勉不耐烦的样子,明决先生狞笑了一声之后,指着对面白发年轻人,对着自己人喊道:“大家一起动手,他只是长生不是死不了!”这句话喊出来的同时,明决先生的手里多出来一柄明晃晃的铜剑,对着吴勉的方向扑了过去。他身后那几个人除了那一对双胞胎之后,也纷纷挥舞着法器,向着吴勉的方向扑了过来。只有那一对双胞胎好像没事人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两个人保持着同一种姿势看着对面的吴勉。
    看到这几个人向着自己冲过来的时候,吴勉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让你们自杀是为了你们好,还能留个全尸。”说话的时候,对面的人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第一个冲过来的人张手一个赤红色火球对着吴勉打了过来,就在他动手的同时,吴勉对着他做了一个一摸一样的动作。他也将一个一摸一样的火球向着那人甩了出去。
    火球出手的同时,吴勉已经不在理会那人。用另外一只手对着后面一人虚劈了一下,就在他的手落下的一瞬间。吴勉的五根手指尖上各自出现了一股由术法凝结出来的细丝,这五根术法丝细长而凌厉,肉眼根本察觉不到。随着手掌的摆动,术法丝好像利刃一样将后面的那个修士身体切成了数块,碎肉块随即散落了一地。
    铺天的血腥之气瞬间便充斥在整个房间里面。而吴勉刚才甩出去的火球接触到对面飞来的火球之后,将对面的火球打碎成无数个小火星在地上来回窜。就这样,火球的速度不减,眨眼间便飞到对面那人的身上。瞬间将此人烧成一个满身都是大火的火人,只是哀嚎了数声之后,便一动不动的倒在了地上,任由身上的大火将他烧成了飞灰。
    转眼之间,冲上来的三个人只剩了明决先生自己。他一边心里恼恨那一对双胞胎只顾在后看看热闹,而不上来帮忙。一边开始后悔没有听从吴勉的建议:要是刚才直接摸了脖子,起码死的不会像那两个人那么惨了。
    自己当初曾经在吴勉的手下死过一次,想起来那个场景,明决先生的心里就只冒凉气。当下一股求生的念头从他的心里疯长了出来,不过现在再用五行遁法怕是来不及了。当下明决先生已经急转身,向着寝室外面跑去。
    就在他转身的同时,身体猛的感受到了一丝彻骨的凉意。随后,明决先生的整个身体都瞬间挂上了一层白霜。他迈出去的脚还没等落下,整个人已经好像雕像一样的被冻住在了原地。这时候明决先生的心里还是明白的,只是身体完全被冻住,丝毫动弹不得。
    “这就想走?那对的起当你在吴王府第,你对我的照顾吗?”说话的时候,燕劫已经顺着墙上的大窟窿,从隔壁淮南王小刘喜的寝室里面走了过来。当初在吴王手下的时候,突然发难打了燕劫一个措手不及,之后又消掉了他全身术法的人里面,明决先生还是一个带头的。
    眼看着燕劫就要动手解决明决先生性命的时候,吴勉突然看着明决先生说道:“等一下,这个人我看着眼熟。好像是长生不老药炼成之后见到过这个人。不过我的记得这个人已经兵解了,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能看到他?肉身和魂魄严丝合缝,看着也不想是借了谁的身体。”
    “这位明决先生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是双身独魂。”看着吴勉没有听明白,当下燕劫又继续解释道:“他生下来的时候双胞胎,不过两个身体只有一个魂魄。他的魂魄可以自由的在两个身体里面转换,不过魂魄在哪个身体里,那个身体才能活动。这位明决先生比一般人多了一次活命的机会……”
    “比一般人多了一次活命的机会”吴勉看着已经冻的硬邦邦的明决先生,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还站在大门口的双胞胎兄弟之后,对着燕劫继续说道:“那我就在给他一次活命的机会,收了术法放他走吧。”
    “你确定吗?”燕劫知道现在得罪不起面前的这个白发年轻人,不过他还是嘀咕了一句:“别说我没有提醒你,放了这条狗,它早晚还是会来要你一口的。”看到吴勉那里没有任何反应之后,燕劫叹了口气之后,还是收了术法。亲眼看着解冻的明决先生如丧家之犬一般的向着寝室门口的地方跑去。
    看着明决先生已经跑到了双胞胎兄弟俩身边的时候,突然他的身子没来由的顿了一下。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随后身子前倾,整个人都扑倒在了地上。就见倒在地上的瞬间,明决先生的身体碎成了无数快。那个场面几乎吴勉解决掉的修士一样,刺鼻的血腥气薰的吴勉微微皱了皱眉头。
    “原来吴王真正依仗的是你们俩。”吴勉对明决先生的遭遇并不感到意外,抬头看了看这一对双胞胎兄弟俩,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你们这个时候还在藏私,似乎也不是和吴王一条心。方不方便把名字说出来?”
    左边的双胞胎兄弟之一笑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别误会,我们哥俩只是在吴王殿下那里混口饭吃而已。吃多少饭出多少力,这个是我们哥俩的底线。可惜那位吴王殿下似乎不明白这个道理……”
    就在他最后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另外一个双胞胎无缝连接,用着一摸一样的语气继续说道:“我叫史源,他是我的弟弟叫做史厉。看样子吴王那里的饭碗是保不住了,不知道淮南王这里还少不少什么人手?我们兄弟俩不管什么粗活也能做点,如果吃的好,还能帮着淮南王殿下夺个天下什么的。”两个人的音色、语气都是一摸一样的,说出来就好像是一个人说的一样。
    “当初你们哥俩也是怎么和吴王说的吗?吴勉用着讥讽的眼神看着这个人,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现在府里的人都满了,不够你们如果能解决掉几个人的话,也能有几个空缺。正好,现在这里就有两个人……”
    吴勉说话的时候,燕劫也是一脸冷笑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史家兄弟俩当初也是在吴王府偷袭他人群中的,虽然不是向明决先生那样,不过燕劫生性记仇,也不会放掉这兄弟俩一码。现在正好将刚才对明决先生没有撒出去的怒气,撒到他们俩的身上。
    吴勉说完之后,燕劫一阵的冷笑。看了面前那一对双胞胎,说道:“那我这个位子先给你们兄弟俩空出来,不过有没有本事坐上去,就看你们兄弟俩的本事了。
    说话的时候,燕劫不理会身边的吴勉。开始慢慢的向着对面双胞胎二人走去。他每走一步,都会留在地上两个截然相反的脚印,左脚踩到地面上之后,留下来一个满是岩浆的鞋印,还时不时窜出来几个赤红色的小火苗。但是右眼踩在地面,却留下来一个都是冰霜的鞋印,如果是只看鞋印的话,会以为这是在走在冰天雪地里留下来的。“
    看着燕劫的背影,后面的吴勉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燕劫他还留了一手……”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