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史魉

    片刻之后吴勉回到寝室前面院子的时候,男人还捂着瞎眼倒在地上哀嚎。当下吴勉瞅准了时机纵身越到了男人的头顶上,再次用着铁针一样的游丝,从上至下对着男人的另外一只眼睛插了下去。
    眼看着这一击得手,男人就要双目尽瞎的时候。男人带着铁手套的那只手突然对着吴勉甩了过来,当下吴勉已经在半空中避无可避,这一下结结实实抽在他的胸口。将吴勉抽到了几十丈外淮南王的寝室外墙上。
    “嘭!嘭!”的连续两声巨响,吴勉瞬间将前后两面墙撞塌。那间寝室之前已经塌了一面墙壁,现在再也支撑不住,“轰!”的一声彻底的倒塌了下来。
    吴勉被那一下抽的胸骨塌陷,撞塌两面墙的时候身上又有多次部位骨折,这样的伤势就算他是白发不死之身的体制,也要缓上一阵子之后才能复原。躺在地上几次尝试爬起来都没有成功,就在这个时候,瞎了一只眼的男人却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辨明了方向之后,一步一步的向着吴勉倒地的位置走了过来。
    “本来看在他的份上,我还不想要你的命……不过你弄瞎了我一只眼睛!”男人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神经质的对着还倒在地上的吴勉继续吼道:“现在谁都救不了你,谁都救不了你!”
    说话的时候男人已经到了吴勉的身边,怪笑了一声之后,冲着吴勉继续说道:“听说你是不死之身?我来替你验证一下……”
    没等他的话说完,倒在地上的吴勉突然抬手。指尖的术法游丝对着男人另外一只好眼睛刺了过去,不过男人早就防备着他这一招就在吴勉抬手的同时,他已经伸手将这几根射过来的游丝缠在了手上。
    就在这几根游丝被男人抓住的同时,吴勉另外的一只手也抬了起来。本来以为他这是要照葫芦画瓢,像刚才那样再来一次。男人已经抬手挡在了自己的好眼之前,没有想到的是,吴勉抬手之后却没有使用游丝。而是这一张嘴,将体内剩余所有的术法都凝聚成了一条雷火之龙对着男人喷了出来。
    这时候男人唯一的一只好眼已经被自己挡住,直到这条雷火之龙那个身子出来,男人才发现。不过这个时候已经避无可避。最后竟然一张嘴,咬住了雷火之龙的下颚,最后当着吴勉的面,将他最后一丝希望咬碎。
    雷火之龙是吴勉当初在燕哀侯地宫外的森林里,采集了动物的魂魄之后,结合自己的术法形成的。男人这一下子直接要碎了里面动物的魂魄,这魂魄烟消云散之后,凝聚在外面的术法也跟着化作无数的电火花,在地面上翻滚了一阵之后,便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刚才那是最后一点术法了吧?”男人笑了一下之后,扯着吴勉手指上的游丝,将他从地面上拽了起来。随后面对面的盯着吴勉的眼睛,说道:“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不是不死之身,把你的心脏挖出来,看你死不死……”
    说到这里的时候,男人已经将那支带着铁手套的手抬了起来。五根铁手指聚拢,对着吴勉的心口插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太难看了,史魎。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你们三个人可以送吴勉下去轮回。是我记错了吗?还是你把我说过的话不当一回事了……”
    说话的时候,一个带着白色斗篷的男人从空气中走了出来。站在男人史魉的面前,对着他继续说道:“你那两个哥哥也是有趣,知道控制不住你,还要把你放出来。他们忘了当初是谁收拾的残局吗?”
    见到了斗篷男人之后,史魉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不过他还是没有将吴勉放下来的意思,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争辩的对着斗篷男人说道:“是他,他刺瞎了我一只眼睛。如果是你,眼睛被人弄瞎了,会放了弄瞎你眼睛的那个人吗?”
    “史魉,有两件事你弄错了,错的很离谱……”斗篷男人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第一件事,你到现在也没有听从我的话。我说了你们不是来送吴勉下去轮回的,我不是要和你们辩驳,你们兄弟也没有在我面前讨价还价的权利。”
    说道这里,斗篷男人顿了一下,等他再说话的时候,空气已经都开始凝固了起来:“第二件事,请你不要和我来比,我们之间的差距不是能用语言来形容的。现在我说,把吴勉放下,你听从我的命令就好。还是做不到吗……”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周围空气冰冷的带出来凝结成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拽着吴勉的男人几乎已经要将他放下,不过还是习惯性的嘴硬了几句:“我这只眼睛就白瞎了吗.”
    就在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也没见斗篷男人有什么动作。就听见“嘭!”的一声,男人好像受到了来自空气当中的重击。他的身体突然倒着飞了出去。就在男人飞道半空中的时候,他突然一分二位。变回两个一摸一样的双胞胎兄弟之后摔落到了地上。
    这时候两个史源、史厉兄弟俩的左眼都变成了一个血窟窿,还有鲜血不断的顺着这个血窟窿流了下来。不过两个人都没心思来处理伤口,同时对着斗篷男人的方向跪了下去。这一对双胞胎低着头不敢说话。冷汗已经顺着脑门流了下来。
    “起来吧,史魉是史魉,和你们没有关系。”斗篷男人看了两个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别待在这里了,太难看了。已经瞎了一只眼睛,身上还光着,真是太难看了。”
    说完之后,斗篷男人不再理会这一队双胞胎兄弟。低下头来看了吴勉一眼之后,说道:“本来不想这么早就出来的,不过看样子我再不出来的话,你就要难看了。我真的有点奇怪,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术法已经天下无敌了,不需要那颗种子了,是吗?”
    “还是为了那颗种子。”吴勉强忍着剧痛,对着斗篷男人继续说道:“不过既然你出现了,那么大方师他们你是不是也要交代一下?你们失踪了那么久,一直都不出现,我还以为你们现在正在奈何桥上,等着排队领汤……”
    “会开玩笑了,那么说你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斗篷男人看着吴勉胸口已经恢复倒之前的样子之后,差不多已经可以爬起来之后。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如果不是知道我自己受不了那份药力,现在都像问你要一丸长生不老药了。”
    “你不知道已经有了吗?”吴勉带着嘲讽的语气说了一句之后,又继续说道:“刚才我们好像说到大方师广仁他们了。不打算告诉我他们的下落吗?”
    “我也在找他们”斗篷男子微微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如果你看到他们的话,记得帮我传个话,当日被一点小事情耽误了,我还在等着分出胜负的那一天……对了,最近我认识了一个很有趣的人,他说几十年前,你们见过面。想不到你连苗疆都去过,”
    吴勉没有理会斗篷男人转移话题,这时候,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斗篷男人的面前,说道:“那么能不能告诉我,那天晚上都发生什么事情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