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出游

    斗篷男子笑了一声之后,看着吴勉说道:“这个我说不明白,日后大方师会亲口告诉你的。”说完之后,斗篷男子冲着吴勉摆了摆手,最后说道:“最后给你一个忠告,单靠术法你是不可能超越我和大方师这些人的。你本来就有一个比术法更有趣的东西,别让那颗小种子烂在你的身体里。那样的话可就太难看了。”
    吴勉还想要问他几句什么,不过还没来得及开口。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已经消失在空气当中。看着斗篷男子和史家兄弟俩都离开之后,归不归和任叁才出现在吴勉的身边。小任叁有些疑惑的对着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说道:“它就是跟着我们上京城的那个人了,人参这就不明白了,这个没脸见人的是干嘛来的?就为了不让他们伤着吴勉?不过你们不是说他和我们不是一头的吗……”
    “你以为他就是来救吴勉那么好心吗?”归不归嘿嘿一笑,看到淮南王的人还没有跟上来之后,冲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走眼了,想不到这一对双胞胎还是深藏不透。他们俩的合体技我老人家以前也只是听说过,想不到还真的能亲眼见到……”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忘了告诉我的?”没等老家伙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各国八成都有他的人,朝廷里面应该也少不了。这样的阵势就是为了夺取天下,是不是有点太麻烦了。你这位老朋友倒地想干嘛?你们以前怎么说也是一个楼里的,就隔了一层楼,他要做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真的太给老人家我面子了。”归不归苦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当年还是惠文王——就是始皇帝他太公的拜把子大哥,照你那么说的话,秦灭六国老人家我起码出了一半力了?你说我发誓都发了几回了?当年就是占了他们问天楼一点好处,这都小二百年过去了,问天楼都放了我,就你还记得那么清楚。”
    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看到外面的淮南王小刘喜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向着这边走过来。看到小刘喜之后,归不归和吴勉才都禁了声。
    “幸苦三位先生了……”小刘喜走到近前之后,先是对着吴勉三个人行了一礼,随后继续说道:“弟子刚刚听了兵士们的回禀,刚才一役甚是惨烈。让几位先生废出如此辛劳,弟子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还有个带斗篷的你也要谢一下。”美等小刘喜说完,吴勉已经开口说道:“你还要多谢谢他,要不是这个人,吴王的此刻已经已经杀到你的身边了。”
    听到了吴勉说到这个带斗篷男人的时候,小刘喜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点头说道:“先生说的是,所有帮助弟子的人,弟子都是要谢的。”
    看到小刘喜还是不说破斗篷男子的事情,归不归嘿嘿的一笑,主动替他转了话题:“殿下,这次已经耗尽了吴王手下的修士。他的修士本来应该派到战场中,助军队攻城用的。现在都损耗在了这里。这位吴王的大限差不多也快近了。”
    战事正和归不归预料的一样,七国叛军在梁国和朝廷军队僵持多日。不过就在吴王手下修士打闹淮南王府之后不久,朝廷主将周亚夫的军中突然出现了一支三百人的虎贲军。这支只有三百人的军队先是截断了叛军的粮道,随后在叛军偷袭周亚夫大营的时候,作为奇军击溃了叛军的进攻。
    吴王的军队大半都损耗在这次偷袭当中,无奈之下,吴王向越国求援。没有想到的是,越王早已经和朝廷定下盟约。趁着吴王亲自越国劳军的时候,竟然将他击杀,随后人头砍下送到了京城长安。
    吴王死后,其余六国很快被朝廷大军浇灭。至此,惊扰了大汉王朝几年的七王之祸总算是拉下了帷幕。
    因为淮南王刘喜在七国之乱时,不为七国蛊惑与吴王刘濞交恶的表现,景帝甚是满意。当下加了五郡纳入淮南国的版图,作为刘喜在七国之乱之时,站在朝廷这一边的奖励。
    七国之乱的两年后,一日景帝在酒醉之时,命人将之前淮南王进献的长生不老药取来。用酒水送服,当夜,景帝在未央宫驾崩,享年四十八岁。因景帝归天之时,曾经对身边的内侍、宫女宣称自己马上就要舍弃皮囊、羽化成仙。还说过看到了天上的神仙下来接他。皇后请了大修士为景帝占卜是否成仙,不过占卜了几次得到上天警示都很凌乱。最后刘氏皇族只当做景帝服下长生不老药之后,已经羽化成仙。故而淮南王刘喜没有受到景帝服药而亡的牵连。
    景帝晏驾之后,太子刘彻登记,史称汉武帝。武帝建元二年,淮南王刘喜大婚,同年生子取名刘迁。奏请朝廷之后,册封刘迁为王太子。这段日子,大汉各诸侯王虽相互有些小摩擦,但是比起几年前七王之乱时的惨烈,已经说得上是国安民安了。
    而那位神秘的斗篷男人——问天楼主也再也没有出现过,不止是他,就连几年前一起失踪的方士一门大方师广仁等人,也好像销声匿迹了一般。方士门中派出无数人马在四处寻找,无奈这些人真的好像彻底消失了一样。这几年当中,流传的谣言四起,最有甚者谣传广仁这些人已经出海,到海外仙山去和前任大方师徐福团聚去了。
    这段日子里,由于已经没有了吴王刘濞的威胁。吴勉三个人搬出了淮南王府,重新住到了刘喜给他们在寿春城外建造的新房子里。他们也几次去查看过鬼门关,不过还是没有一点松动打开的迹象,看样子真的要等够三十年了。其间吴勉和归不归也相互的到了三年一次的衰弱期,两个人十分有默契的替对方守着,他们偏安一隅,也没有什么仇家算好了日子上门寻仇。
    趁着没人骚扰,吴勉和归不归开始专心致志的炼丹。不过这几次说来也怪,没有一次成功,炉开之后竟然没有一粒丹药成型,两次炼丹失败之后,便将之前从几个诸侯王那里得到的天材地宝消耗的七七八八。
    好在之前有第一炉丹药打底,加上守着一个诸侯王,倒也不愁收集天材地宝这样的事情,只是需要几年的时间重新收集齐这些天材地宝。无事可做的时候,淮南王刘喜亲自到这里向三人请安。吴勉和归不归还好,都是老样子和刘喜相谈。只不过看着刘喜一天一天长大成人,小任叁反倒没有了几年前两人一起玩伴的心情了。
    又过了几年,在这里居住的也有些腻了,加上天材地宝一时之间难以收齐。在小任叁的鼓动之下,三个人决定离开寿春城,到别处转转。刘喜虽然不舍,不过心里知道这三位也不可能永远在自己的寿春城待下去,偶尔出去散散心也好。当下派出了一支十几个人队伍,加上车马也让这三人游玩的舒心一点。
    决定第一站去哪里的时候,吴勉三个人有点小小的争议。不过最后还是小任叁想起来一件事情,指着老家伙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我们当初在乌江口的时候,你们和那个姓项的老头是怎么说的来着?这都几年了,楚霸王的魂魄还在吗?”
    说到这里,老家后的脸上露出去一丝尴尬的表情:“忘了,老人家我忘的干干净净…….”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