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夺舍

    算起来吴江口和项姓村长一别也有几年了,这几年说短也不短了,皇帝都换了三个,差不多也该让楚霸王相遇魂归故里了,现在归不归的身体里面除了项羽之外,还有一个大秦方士总管的魂魄,两个魂魄都处于昏睡的状态,就是因为它们一直都没有出来闹,加上后来先是忙乎假问天楼,后来在淮南王府做了门客被搅进了七王之乱当中,归不归才把他们忘的这么彻底。
    提起项羽,就不能不提另外一个人,当初跟随老淮南王一起去祭江的燕劫,当初楚霸王项羽的事情,似乎就只有他知道了,不过上次吴王门下修士大闹淮南王府的时候,燕劫被史家老二断掉了一臂,事情结束之后,他借口疗伤一走就是几年。
    其间吴勉询问过归不归有关燕劫疗伤的事情,根据老家伙所说,燕劫疗伤是假夺舍才是真的,和吴勉、归不归他们服药变成长生体制不同,燕劫活了这么多年是靠了另外一种办法,将魂魄转移到另外一个活人身上,夺取这个肉身为己用。
    说起来这样就有点损人利己了,当初听到这个的时候,吴勉便表现的有些不以为然,归不归看出吴勉这是有些反感这种鸠占鹊巢的做法,当下嘿嘿一笑,难得的替燕劫解释了起来:“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我老人家被踢出方士门墙的时候,徐福那个老家伙就知道燕劫用夺舍在延续寿命,如果那么天理不容的话,徐福还会留他到现在吗,几百年前就再入轮回了。”
    说到这里,老家伙停顿了一下,看到吴勉听进去了之后,他才继续说道:“燕劫夺舍的人,一般都是去大牢里面寻找马上就要问斩的死囚,先是要找和他魂魄匹配的活身,找到之后还要守在大牢里面等着,一直等到死囚被处刑的前一夜,直到过了子时才把人救出去,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开始夺舍,他夺了对方的身体,让魂魄再入轮回。”
    “那么麻烦干吗,老不死的,不是我们人参说你,就你们人的事儿多,”小人参等到归不归说完之后,看着他继续说道:“直接把魂魄抽出来,就像搬家一样你给我挪出来地方,我好搬进去,都是死囚那么客气干吗,还要等到行刑前一晚。”
    “也不是客气,”归不顾冲着小任叁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夺舍也是逆天行事,他和我、吴勉不一样,我们服用了长生不老药之后已经算是脱胎换骨了,就算有天劫什么的仗着自己的不死之身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不过燕劫这种夺舍可就不同了,他没有我们这种不死的体制,来一个天劫随随便便就能弄死他,没办法,他只能将触发天劫的可能性降到最小,等天犯人行刑的前一晚过子时,就是到了死囚的大限之日,人是在那天死的,魂魄也被他亲手送下去轮回了,只是肉身借给他玩个十年二十年的,这个也算是小节,老天爷也会睁只眼闭只眼了。”
    归不归说完之后,小任叁撇了撇嘴正在再说几句的时候,冷不防没怎么说话的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对着老家伙说道:“既然知道燕劫是去找死囚夺舍了,那么你应该知道他在那个监牢里面吧,怎么说人家也曾经是你的长辈,不闻不问的也不好吧。”
    “这不正打算要说了嘛”归不归呲牙一笑之后,扭脸冲着吴勉说道:“为了这个,老家人我还特意去看过淮南王今天勾决的人犯名单,现在淮南国这一年攒下来要秋决的人,已经都送到寿春城了,也真是巧,明天正午就是正日子了,现在去大牢里面,说不定还能看到燕劫那个老家伙在看着囚犯流口水呢。”
    知道了燕劫的去向之后,小任叁的好奇心大发,吵着闹着要去寿春城的大牢去见识见识,当下吴勉也起了好奇心,带着小任叁两个人到了坐落在寿春城城西的大牢之中。
    归不归不想在浪费术法,留下来看家,小任叁使用土遁之法在地下行走,吴勉隐住了身形进了大牢之中,忍着里面的酸臭之气走到了最里面看守森然的死囚牢中,吴勉站在死囚牢外,第一眼便在里面的二十几个人里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被断了一臂的燕劫。
    现在的燕劫身穿囚服,蓬头垢面得样子,无精打采的坐在地上,正和身边一个二十多岁胖男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什么,整个牢房里面就数燕劫身边的男人最胖,看着旁边几个囚犯都是瘦小枯干的,很难想象会有这么胖的犯人。
    很快吴勉便看出来了门道,胖囚犯和燕劫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的从身边地上的荷叶包里拿出来一块一块的熟肉,他也不客气,当着燕劫的面吃着,转眼间边吃的嘴唇上满是油脂,同在一个牢房里面的其他犯人看的直咽唾沫,却没人敢上前要一块解解馋。
    吴勉看到燕劫的时候,那位断了一只手的方士名宿也看到了他,当下,燕劫装作坐累了,起身溜溜达达的走到了吴勉的面前,随后用着极低的声音说道:“想不到能找到这里来,是归不归那个多嘴的告诉你的吧。”
    吴勉看了燕劫一眼,随后说道:“有件事情想要劳烦你,不过看来明天的事情不结束之前,你大概也没有什么心情,我等你一天。”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的目光转移到了那个满脸油光的胖子身上,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个就是你挑好的身体吧,死囚有必要对他这么好吗。”
    “我是在对自己好”燕劫笑了一下之后,顺着吴勉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还没有停嘴的胖子,随后接着说道:“这个身体明天就是我的了,让他吃好点才不能亏待了我的身体。”
    这几句刚刚说完,他的脚底下便传来了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燕劫老家伙,你失踪了这两年就是一直陪着他吗,不是我们人参说你,就凭你这身份,守着一个死囚好几年,这个也太下本了吧。”
    听出说话的声音正是小任叁的之后,燕劫微微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这个关乎我夺舍的成败,不可大意,夺舍不同于借尸还魂,需要一个和自己魂魄完全匹配的身体,而且还不能在一般的百姓里面寻找,这个还是短的,当下秦灭六国的时候,天下的法治皆废,我足足用了九年的时间,才找到一个匹配的犯人身体,最倒霉的是早先已经选好了死囚的身体,就在马上到了夺舍大日子的时候,选好的死囚被别的死囚打死的,被牢房里面的瘴气毒死的,我都见过,重新再去挑选合适的身体是在太麻烦,最后我索性就守在选好的死囚这里,一定要确保再夺舍之前他们不能出问题。”
    小任叁之前没有听说过有关多舍的事情,本来觉得好奇,还打算再问几句的时候,他头顶的吴勉觉得有些不耐烦了,当下这个白头发已经转头向着牢房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小任叁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等到燕劫这边结束了,你亲自去问他吧。”
    和对归不归不一样,小任叁老老实实的在地下跟着吴勉走出了牢房,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对着燕劫说道:“不是人参说你,你选身体的眼光不怎么样。”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