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启程

    本来小任叁还打算晚上晚上去见识一下燕劫是怎么夺舍的,不过吴勉是说什么都不打算再去监牢了。而老家伙归不归只有了一句话就打消了小任叁的这个念头:“那个谁,把淮南王送来的好酒开一坛。今天晚上喝了……不是那一坛,要陛下赏给淮南王的那一坛,对,就是那坛透瓶香。”
    第二天上午,小任叁还在宿醉未醒的时候。门子来报,一个自称叫做燕劫的年轻人要见吴勉、归不归二位。当这人走进来之后,吴勉先是皱了皱眉头。就见这人虽然身材肥胖,虽然还是昨天在监牢里面见到的胖子模样,可是面目当中已经依稀的出现了原本燕劫上一个身体的样子。看着竟然好像是燕劫和昨天胖子的复合体。
    吴勉先是扫了一眼身边的归不归,随后才对着面前的肥胖男人说道:“这就是夺舍之后的变化吗?不过这样也好,不管你换了多少身体,不用辨识魂魄就能把你认出来。”
    “还以为你夺舍之后要休息几天,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来了。”他身边的归不归也跟着说了几句,本来以为他这是要拉拉家常。没想不到他话锋一变,后面把燕劫的心里话说出来了:“如果不是老人家我知道夺舍之后,身体和要魂魄要适应一段时间。差点就被你感动了,这段时间还是使用不了术法吧?你这是找棵大树来乘凉了?”
    “彼此彼此”肥胖版的燕劫笑了一下之后,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继续说道:“我在这里,你们也不初亏。有我在的话,起码十三天你们也不用担心有人会来寻仇。”
    燕劫怎么说也是徐福一辈的人物,知道长生不老药的缺陷,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三个人坐下闲谈了几句之后,吴勉便说到了正题:“既然你的事情结束了,那么酒说说我们的事吧。还记得我们是怎么相遇的吗?现在说说这个吧……”
    “过了这么久,你们对项羽还是念念不忘……”说到项羽的时候,燕劫的脸色再次变得有些怪异起来。不过毕竟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他还是当年假问天楼逆案的元凶之一。这个让他也没有什么顾及。他已经不是当年老淮南王时期,那个炙手可热的人物了。
    微微犹豫了片刻之后,燕劫还是开口说道:“当年乌江一役,项羽虽败,不过也还是再有东山再起之日的。当时他只要杀回江东,不出两年还能组织人马杀回来。为了让他断了生念必死在乌江,当时的齐王韩信便找到了我。”
    说到这里,燕劫顿了一下。看着二人没有什么不以为然的神色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当时我是韩信帐下的随军修士总管,别小看我这个总管,他齐王一年的王俸有将近一半要交到我的手上。收了他那么多好处,自然也要出点力气。不过为了防止项羽死在术法上,他在江东的部下再召集修士来谋害汉王刘邦。必须要作出项羽是死在乱军之中的景象
    当下等到夜间楚歌响起之后,我潜入项羽的大帐,准备用蛊惑之术迷了他的心智,让他断了生念一心要死在吴江口。到了项羽大帐的时候,正赶上他喝的酩酊大醉。项羽的爱姬正在劝他趁着夜色带领兵马逃回江东,当时机会难得,我隐住了身形,正刚刚用术法将他们俩迷晕的时候。冷不丁被一个带着斗篷的男人阻挠,他的术法高出我太多,没有几下便将我制住。不过他这个时候他也看出来我的意图。看穿之后便不再理会我,使用遁术离开了那座大帐。临走的时候只是说了两句话:这样也不错,怎么说也是个英雄。死的平常,那就难看了。
    那个人的术法高出我几倍,那样的高人我已经认识,再不就是听说过。不过我在心里面过了几遍,还是想不到那个斗篷人是谁。不过当时我已经故不了那么多了,眼看着就要天亮,我急急忙忙的使用了术法,迷了霸王和他爱妃的心智。他们二人醒过来之后,爱姬当着项羽的面自杀了。后来项羽也断了生念,中了韩信的十面埋伏,最后死在乌江江心了。
    项羽之后,我的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事后就准备给他招魂,要好好的超度一下。不过没有想到的是,我到了乌江口的时候,那个穿着斗篷的人又出现了。他警告我不要再多管闲事。我们俩的术法相差不是一点半点,无奈之下也只能按着他说的,先行退去了。
    后来韩信犯事被贬为淮阴侯之后,我转投到淮南王府。没有想过几年之后,刘邦命当时的淮南王刘长代替太子祭江。我再次跟随刘长到了乌江之后,项羽的魂魄竟然变得模糊了起来。因为事前有斗篷人的警告,我既不干为难项羽的魂魄,更不敢超度他。就这样一直到在吴江口遇到你们。”
    燕劫说到那斗篷男人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便相互看了一眼。他们俩相遇斗篷男人的时候,燕劫都并不在场。这件事已经不是找斗篷男人背黑锅,不过那个男人这又是什么意图,就连归不归这样的脑袋瓜儿都想不出来了。
    说完之后,见到吴勉和归不归二人都没有什么反应。燕劫会错了意,当下对着二人继续说道:“当时我说看在昔日同门的份上,才不让你们去惹这个祸事的。那个穿着斗篷的男人术法通天,就算比起徐福来稍有不及,也在广仁之上。这人岂是你们二人惹得起的?”
    “你说晚了”燕劫的话刚刚说完,,老家伙归不归已经开口说道:“我们和这个带斗篷的已经见了三四次了,他还让我们俩替他向你问好。说老没见了,还想着找一天前来拜访你。算日子可能就是这两天吧……”
    这几句话说完,燕劫虽然明知道归不归在说笑,可表情也还是变得有些不自然。正打算说点什么转移话题的时候,吴勉突然开口说道:“我们稍后会去楚地,不过有件事情别说没有提醒你,那个穿斗篷的男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我们身边,还有胆子跟着我们一起过去吗?”
    也不知道当初斗篷男人是怎么燕劫了,听到了他还会出现之后,燕劫连嘴硬的心思都没有了。几乎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摇着头说道:“那我还是在这里等你们回来吧,不过不要误会,我不是怕他。只是你们都走了,淮南王殿下的安危谁来保全?”
    “能把‘我不敢去’这个四个字说的怎么冠冕堂皇的,我也是佩服了。”吴勉讥笑了一声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看来这几天我们是白等了,不浪费时间了。我们这就走,让你这位燕师叔关上门,在这里关上门保全淮南王的安危吧。”
    刘喜安排的车马、仆人就在府中等候,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十几个人便开始忙碌开了。本来刘喜说好吴勉他们离开的那天,这位淮南王殿下是要来亲自送行的。不过吴勉也不打算在浪费时间,见到外面的车马都收拾出来之后。他也不理会燕劫,亲自将还在呼呼的大睡的小任叁抱到了马上上。吩咐车夫不用等候淮南王来送行,直接向着楚地的方向走去,将诺大的一个大宅子留给了燕劫看管
    这十几个人分别骑马护卫在马车的四周,一路跟随着向前走去。走出他们大宅子几里地之后,吴勉对着归不归说道:“你的那位师淑如果在淮南王府,见到那个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