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炼化魂魄

    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他可能会后悔从大牢里面出来的早了,不是我老人家背后编排人,我这位师叔有个毛病,别人挨了欺负是想办法报仇。他不一样,看见了欺负过他的人都要绕着走。除了在方士门中干掉了仇人之外。这么多年了,就没听说他再干过什么出息的事……”
    相比较之前两个人加上任叁爬山涉水的到处寻找徐福留下来的地图所在地,这次楚地之行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三人两辆马车还有十几个人围在四周伺候,每到一地都是带着淮南王开具的公文,住在当地最好的馆驿当中。刘喜担心三人吃不惯当地的食物,还给他们派去了淮南王府中的厨子。
    吴勉并不是喜好游山玩水的人,不过老家伙归不归和小任叁完全和他不一样。这一老一少每到一地,必定先打听当地的美食美景。吃喝游玩两天之后,才慢悠悠的继续向前走。楚地淮南本就是邻国,本来只有三天的路程结果足足走了半月有余。
    等到他们终于赶到当初项姓村长留下地址的所在地之后,才看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荒地。这里之前应该有不少人居住过,本来几十间房屋已经焚毁倒塌,变成了一片废墟瓦砾。归不归让人在周围二十里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还有其他的村落、镇店。
    后来还是归不归让人带着淮南王的公文去周围的县里打听,才知道几年前的七国之乱时,楚王刘戊附庸吴王造反。在楚国境内大肆征兵,征兵到这里的时候,因项氏子弟反抗,楚王下王屠村,项氏宗族九百余人除在外未归者无一幸免。
    “还是当年七王之乱造的孽……”归不归是活了几百年的人,也是真正见过多次屠城屠村的。对这也不是太在意,只不过小任叁想起来当年吴江口全村人哄着他喝酒的场面,眼睛就红了。拖着吴勉和归不归要去楚王家里屠府,归不归好容易才劝住他:“现在那里还有什么楚王?当年打完仗之后,七国都被撤掉了封国。现在改成了郡县。小祖宗,你不是要拉着我们屠郡屠县吧?”(正史中楚国另立新王,其余六国改成了郡县)。
    一顿好说歹说之后,小任叁才算收了去挖刘戊坟头,把他拉出来鞭尸得打算。不过毕竟不能白来一趟,当天夜里,吴勉使用术法使得众随从昏昏入睡。随后老家伙归不归将寄居在自己身体里面得项羽魂魄放了出来,带他到了那一片瓦砾当中。经过这几年在归不归体内的调养生息,项羽的魂魄比起当初来,状态要好上许多。眼神已经开始凝聚不再发散,不过多多少少还有有一点懵懵懂懂的样子……
    看着已经不是那么躁狂的项羽魂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霸王,老人家我和你商量个事。这里你还认得吗?下相……你的老家,本来我们答应了你的后人,要把你带回来魂归故里。不过这里你也看到了,别说你们老家了,人都没有了。这样,你自己选,要不我老人家送去下去轮回,给你找个大户人家去投胎转世。要不然你就跟着我们,什么时候玩腻了老人家我再送你去轮回。怎么样?”
    项羽的表情有些纠结,他围着这里转了一圈之后,回头对着老家伙说道:“虞姬呢?虞姬投胎了吗?她去哪我去哪,她要是去投胎了我也去。虞姬要是变成了孤魂野鬼我就陪着她,不能让她受到其他孤魂野鬼的欺负。”
    本来以为恢复了神智的项羽第一句应该说点硬话,比如说带着自己八千子弟兵的魂魄去阴间造反什么的。想不到的是他竟然这么儿女情长,说出来的话。没有一点楚霸王的霸气。
    归不归嘬了嘬牙花子,摆着手指头说道:“按着常理算吧,你们家虞姬八成已经投胎转世了。咱们算算日子啊,你乌江自刎已经过去几十年了。要是你们家虞姬长寿的话,现在你投胎下去得管她叫一声奶奶。这就有点尴尬了……”
    说到这里得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看着项羽得魂魄也跟着皱起了眉头之后,归不归这才对着他继续说道:“要是等她再过一世投胎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谁也不好说你们家虞姬和他这辈子的男人感情深不深,要是再遇到一个像霸王你这样的,也说好了下辈子也要一起过。这就要看霸王你干不干了,你们楚国人的风气我老人家听说过,只要你们三个愿意,谁也不好说什么…..”
    “老家伙你放屁!”没等归不归说完,项羽脸上的钢髯已经气的树立了起来。随后一阵“哇呀呀呀……”的爆叫,伸手向着老家伙归不归的脖子掐了过去。虽然这时候老家伙的术法已经见了底,不过对付这样的一个魂魄还是自认为没有问题。当下归不归不慌不忙的抬手要去推开项羽的魂魄,没有想到的是,老家伙根本触碰不到项羽的身体,但是霸王的两只手却轻轻松松的掐住了归不归的脖子。瞬间就把归不归掐的翻起了白眼,不过他心里明白出了问题——项羽的魂魄被人动过手脚……
    当下,归不归已经被项羽揪着脖子提到了半空之中。他已经发不出来声音,只能伸手向着吴勉那边求救。不过吴勉和小任叁好像看戏一样的站在原地,小任叁看着他,奶声奶气的说道:“该,谁让的嘴贱的。”
    最后还是担心霸王项羽真的把老家伙的脖子掰断,吴勉才慢悠悠的走过来。伸手在项羽的魂魄上点了一下,将霸王震的倒退了几步,才让他松手将归不归救了下来。
    归不归重获自由之后,趴在地上一个劲的咳嗽。刚才他被伤到了气管,虽然仗着自己不死之身的体制不至于毙命。但是咳嗽到伤势复原怕是免不了的,片刻之后,归不归能说话之后,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指着还在看在吴勉发愣的项羽说的:“老人家我这次是真的看走眼了,你被人练过魂魄!”
    这句话让项羽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身上,霸王直勾勾的看着老家伙说道:“谁?谁干炼我?你说谁敢炼我!”最后几句话喊出来的时候,周围的气流都开始向着项羽的位置涌动过来。一时间,这里风沙走石,好像进入到了一场沙尘暴的中心。
    好在这个时候,吴勉就在项羽的身边,他翻着白眼看了一眼霸王之后,伸出手指做出来刚才同一个动作——对着项羽的魂魄点了一下。这一下之后,项羽就好像被雷电击中一般。身子猛的一颤,随后身子仰面栽倒在地。
    再次起身之后的项羽全身的毛发都站立了起来,对着吴勉再次“哇呀呀呀……”的爆叫了一番之后。对着面前这个白发扑了过来,看着项羽冲着自己扑过来,吴勉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照葫芦画瓢一样的第三次点在了项羽魂魄的身上。
    吴勉的手指头接触到项羽身体的一瞬间,霸王的身上打出一个耀眼的电火花,随后项羽的身子飞出去七八丈远,这次到底之后他就好像被抽了精气神一样,萎靡不堪的倒在了地上。
    项羽飞出去的同时,吴勉已经转头看着刚刚爬起来的归不归,说道:“有人炼化项羽的魂魄?这个怎么说……”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