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三块玉牌

    “这个人是我的。”就在吴勉说话的同一时刻,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昆承,先把我们的事情了结了。解决了我,才轮到他。”
    说话的时候,中年男人和吴勉中间闪出一道火光。火光瞬间闪现又瞬间熄灭。就在大火熄灭的时候,一个红头发的男人站在了刚才火光闪现的位置,他背对着吴勉,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中年男人,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们之间事情还没结束,你就过来找别人的麻烦。你这么做让我很没有面子……”
    说话的竟然就是和广仁众人一起失踪几年的火山,这几年当中,虽然那位爱戴斗篷的问天楼主出现过几次,不过广仁那些人完全就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甚至都有方士门中留守的人员找到了吴勉和归不归这二位,来打听大方师他们的情况。
    想不到失踪几年的火山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的样子和失踪之前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对面叫做昆承的人见到火山之后,脸色便变得难看起来。看样子两个人之前应该是有些过节,而且昆承似乎在火山身上没有占到过什么便宜。
    火山现身之后,也没有理会身后吴勉三个人的意思。他将全部得注意力都凝聚在昆承得身上,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当下再次冷笑了一声之后,从怀里掏出来两个巴掌大小,还带着血迹的玉牌扔到了昆承得面前,说道:“楼下的两个人已经在轮回的路上等你了,现在去的话你们三个人还有一起投胎的机会。”
    这两块玉牌的质地不错,被这样扔过来竟然连个缺口都没有摔裂。虽然是黑夜,不过昆承也看得清楚,玉牌上面非别刻画着二十一和十一两个数字。这两个玉牌的主人昆承都认识,而且十一楼的主事人就在他的楼下。这样的人昆承都没有必胜的把握,现在看到十一楼,带着血迹的玉牌就在自己的面前,想想他都是一身的冷汗。
    “火山,我知道你想干什么。”昆承将目光转移到了对面红头发男人身上,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想知道我楼上都有谁是吗?没有问题……我楼上还有九个人,除了最上面的那四个人之外,其余五人的下落我都知道。只要你能保住我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昆承抬起了手,看着像是指向自己的胸口,不过就在他的手抬到胸口的一刹那,昆承的手突然变向,对着火山的位置虚劈了下去。现在的火山和吴勉、归不过站在一条线上,哪怕是伤不了火山,后面站着的吴勉和归不归也逃不了。
    不过让昆承没有想到的时候,就在他制造的罡风接触到火山身体的一瞬间。这个红发男人的身体突然化做了一团火焰,罡风打在火焰上面,也只是让这个人形的火焰左右摇摆了一下。而且就在摇摆之间,竟然还化解了这道罡风。刚刚将两棵大树拦腰挖空的罡风,竟然都没有突破这一道火焰。
    见到自己赖以成名的罡风被化解掉之后,昆承再也不敢留在这里。他转身就想着身后的方向跑去,一边狂奔一边开始运用五行遁术要逃离这里。眼看着昆承的身体开始变淡,就在消失在火山、吴勉面前的时候。他的面前突然凭空冒出了一团火焰。从火焰里面伸出来一只手臂,牢牢的掐住了昆承的脖子。
    遁术被打断之后,昆承的身体瞬间变回了实体。随后就见这只手臂的主人从火焰里面走了出来,正是本来还在他身后的火山。
    火山的现身之后,抬手将昆承摔倒在了地上。随后抬起来一只脚,牢牢的踩在他的空口。这才慢悠悠的说道:“说实话,你修炼的罡风还说的过去。不过风要向扑灭火,起码风势要比火势更加强烈才行。你还是弱了那么一点……”
    “等一下!我告诉你搂上几个人的下落……”听着火山说话越来越阴冷,当下昆承扯着嗓子继续喊道:“楼主我不知道,不过祺元、多墨和——”他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猛的张嘴对着站在他头顶上的火山喷出来一股黑色的血箭。
    就在血箭马上就到射到火山脸上的时候,就见他的面前突然冒出来一道两尺见方的烈焰屏障。黑色血箭在接触到这火焰屏障的瞬间,便被蒸发成红色黑紫色的蒸汽,随后消散在了火山的面前。
    见到自己最后的保命术法都奈何不了火山之后,昆承的心里这才是真正的慌了。他不顾一切的说道:“七楼的祺元现在躲藏在广陵,多墨在汉中的……”
    “不需要了”没等昆承说完,火山已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慌了神的昆承,火山冷笑了一声,最后说道:“放心吧,不会让你这么孤孤单单的下去等着轮回的。下面会越来越热闹的,你在问天楼的老熟人都会陆陆续续的下去看你。最多再过两年,我会让你们问天楼的人在下面聚齐的……”
    说完之后,火山踩着昆承的脚尖突然闪过一一串火星。这几颗小火星接触到昆承衣衫的一瞬间,瞬间将他的衣衫点燃,随后眨眼之间便变成了一团熊熊的大火。昆承只是哀嚎了两声之后,便停止了挣扎。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任由这大火将他彻底的烧成了灰烬。
    就在昆承断气的同时,火山蹲下身子,亲手在昆承还在呼呼冒火的尸体里,翻出来一块刻画着十楼的玉牌。随后将这块玉牌连同之前的两块玉牌一起,都收到了自己的怀里。
    看到昆承被烧成灰烬之后,火山这才回头看了吴勉和归不归一眼。随后一步一步的向着两个人的方向走过来,走到距离他们俩还有几丈的距离之后,火山这才停止了脚步,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不要让项羽的魂魄跟着你们,将他彻底消亡也好,或者找个秘密的所在将它藏起来也好。总之不要让他在这样的跟着你们了。”
    和他师尊广仁不一样,现在大方师不在场,火山对吴勉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听着就好像他是在对自己的门人弟子说话一样。
    不过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也没有想过要和这个大方师的收图一般见识。当下老家伙冲着火山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几年不见,你们师徒还有广义、广悌这些人躲到那里享福去了?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们。现在方士一门里面都炸了锅了,找你们都找到我老人家这里来了。对了,还有件事,广孝跑出来了你们知道吗?就让他这么泡在外面,你们大方师的脸上也不好看吧?”
    “这个不劳你费心了,现在我们有更大的事情要办,该出来的时候自然会出来的。”顿了一下之后,他再次对着吴勉和归不归重复了一边他刚才说的话:“记住刚才我说的话,别留项羽在你们身边。如果不舍得的话,我可以替你们解决这个问题。还有,见到方士门中的那些人的话,替我传一句话——让他们谨守宗门,不要受外界的蛊惑。大方师和两位师叔无碍,多择一年两年,少则三五个月,大方师便会再回宗门,执掌方士一门。”
    火山这几句话说的也不是很客气,归不归早就这习惯了广仁不在身边时,火山的左派。不过吴勉翻着眼皮,用他特有的口气对着火山说道:“如果那个带着斗篷的人找你们呢?我也这么回答?”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