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故地

    火山虽然看着吴勉也不顺眼,不过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的辈分毕竟高过他太多。心里虽然不甘,不过嘴里还是说道:“这个就看您老人家的心情了,您是长辈,就算是亲自带着问天楼主过来找大方师,看在首任大方师的面前上,我师尊也不是说什么。”
    说话的时候,火山已经开始准备运用五行遁术离开。不过就在遁术完成前片刻,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对着吴勉行了一个半礼,保持着行礼的姿势消失在了吴勉和归不归的面前。
    看着火山彻底消失之后,吴勉回头看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的归不归。讥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的胆子跟术法一起都用光……”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突然从自己的话里反应过来什么,后面的话戛然而止。他眯缝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归不归,看的老家伙臊眉搭眼直躲吴勉的眼神。他一边后退一边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也知道拿你当盾牌躲着不好,不过这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刚才你也看见了,那么粗的大树都被那个叫昆承的劈成两半了。我这老胳膊老腿的能经得住……”
    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难得正常的笑了一下,随后慢悠悠的对着说道:“老家伙,你的术法真的见底了吗……”说话的时候,吴勉手上闪过了一条电弧,电弧出离吴勉手指之后,便变得碗口般粗细,伴随着雷鸣之声,向归不归的胸口窜了过去。
    虽然之间吴勉曾经无数次的电击过归不归,不过这次电弧比以往要粗上数倍。就算归不归有不死之身护体,挨上这一下就够他皮焦肉烂,虽然不至于死,但是那彻骨之疼怕是免不了。
    而归不归也好像被吓傻了一样,只是做出来要逃的架势,却完全在做不出来那一步的动作。眼看着这道电弧就要穿击老家伙的身体之时,电弧突然发出一阵异响。接着着这道电话突然爆开,化作无数个小小的电火花消散在了半空之中。
    直到电弧消失,归不归都像吓傻了一般。除了刚开始做出来要逃的动作之后,再来不及作出下一步的行动。不过吴勉也没有后续的手段,他看了一眼已经冒出来冷汗的归不归之后,说道:“那你就继续装下去吧,千万别露破绽了。要不然就不是刚才那种人门级别的把戏了……”
    火山临走的时候,嘱咐过项羽的魂魄千万不可以留下来。不过让他烟消云散的事情,吴勉三个人有做不出来。这倒不是吴勉和归不归的心眼有多好,主要是小任叁坚定的站在项羽的这边:“人参看你们谁敢?那个老实巴交的一个霸王,你们说弄死就弄死,还有人性吗?还有王法吗?今天人参把话放在这儿,只要霸王没把他和虞姬的那点事说清楚之前,你们谁敢动他一根汗毛,人参就和他拼了……”
    看着人参站在两个人的面前,叉着腰骂大街的样子。吴勉白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看看,好好的一个人参,跟你学坏了吧……”
    被尸火淬炼过的项羽虽然在归不归的身体里没有任何异动,火山说的也不可不信。加上牵扯到了问天楼主,这个项羽的魂魄也要小心提防了。思来想去之后,归不归和吴勉商定要将项羽的魂魄送到位于燕国的燕哀侯地宫当中。当初这尸火就是在燕哀侯的主持之下销毁的,他应该知道一些化解尸火的办法。
    当下,吴勉三人也不顾忌淮南王刘喜在他们身边的这些耳朵。第二天早上便通知随从总管,要改路去往燕国游玩。虽然总管不知道他们三个人去往燕国意欲何为,不过经过上次之后,也不敢有什么疑问。开始安排车马准备向着燕国的方向进发,同时也继续安着淮南王刘喜要求的,将他们每天的行程用飞鸽传送回寿春城,当然,所有的书信提前都要经过归不归过目。
    从燕哀侯的地宫里面出来也有几年了,吴勉和归不归还好说,只是小任叁在地宫里面跟着燕哀侯也有几百年了,几百年来都是他们两个人作伴。出来这么长的时间,着实也想念那位老爷爷了。距离地宫那里越近,小任叁便显得越兴奋。一路走来一路指使随从总管买下各色礼物,颇有一番衣锦还乡的意思。
    到了地宫山下的时候,归不归眼尖看到了藏在树林的里面踩盘子的喽啰。这个喽啰也是当年山上归家兄弟手下的老人,认出来吴勉和归不归之后,也不用通禀直接带着他们这几个人上了山。随后交过周围巡山的喽啰一起,将他们带过来的礼物一起搬上了山,只留下那十几个随从守在山下的车队当中。
    归莱归区哥俩听到山下喽啰的禀告之后,亲自带着人马下山迎接。在半山腰见到了吴勉、归不归和任叁之后,这哥俩主动对着归不归行了师礼。他们哥俩是草莽出身,虽然年幼的时候学过几天礼法。不过除了当初磕了几个头之外,从来没有对着归不归行过这样的大礼。看来这两个人这几年被燕哀侯调教出来了,看着后辈对他行礼,归不归这老骨头竟然有些莫名的感动:“你们两个小王八蛋终于懂人事了。”
    小任叁不管他们那一套,到了山上之后,就蹦蹦跳跳的向着地宫里面走过去。没有想到的是走到地宫边缘的时候,小家伙被一道看不到的高墙挡在外面,当下他有些莫名其妙的对着归家哥俩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干嘛不让人参回家?老头呢?你们把他怎么了……”
    听到了人参的话之后,吴勉和归不归才发觉地宫里面被燕哀侯下了禁制。这禁制比他们之前见过的要高明得多,就算面对面看到两个人都很难察觉。就在归不归打算开口询问归家哥俩得时候,空气里面传来燕哀侯的声音:“别吓唬这俩孩子了,地宫里面要重新的排列阵法,现在你们不适合下来……”
    说话的时候,燕哀侯凭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抱着扑倒他怀里的小任叁,和小家伙说笑了几句之后,燕哀侯转头看了吴勉一眼,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把那个魂魄留在这里吧,我磨磨它的戾气。不过尸火炼化的魂魄就算恢复的过来,多多少少也是要有点缺陷的。它这里……”
    说话的时候,燕哀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随后对着吴勉和归不归继续说道:“这里免不了会有些毛病,想要彻底恢复不是一两百年能解决的。”
    “看来火山已经提前来过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燕哀侯说道:“那就要麻烦您老人家了,反正您老人家是仙魄,永生不灭的也不在乎这千八百年的。”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燕哀侯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表情,看着被归不归放出来的项羽魂魄,嘴里自言自语说道:“那就看你的造化了……”
    这次的燕哀侯多多少少和以往出现的时候有所不同,他好像有什么心事。也没有心情留在这里和吴勉他们盘桓几句,除了对小任叁有些不舍之外,话里话外已经有了些许送客的意思。
    “你没事吧”几乎从来没有当面喊过师兄的吴勉,看着燕哀侯的样子微微的皱了皱眉,竟然反常的开始关心他这位老师兄起来。燕哀侯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想不到你也会这么说话,没事,下面的阵法有些伤神而已。”
    这时候,趁着他们两个人说话的间歇,归不归向前几步,陪着笑脸对燕哀侯说道:“还有点小事要麻烦您老人家……”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