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冲动的后果

    两个喽啰刚死没有多久,血液还没有凝固。如果真是仇力做的话,他应该就在附近。不过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都感觉不到仇力的气息,无奈之下两个人只能继续顺着大路一起往前追。之前两个喽啰就是沿着这条路一直向前追的,一直往前走,仇力应该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确定了仇力的方向之后,缩地之术这样很容易错过目标的术法便不在适用。而且这么短的距离就被两个喽啰赶上,说明仇力也没有骑马。凭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追上他不会出现什么悬念。
    两个人继续往前追赶了小半个时辰,眼看着前面的大路已经到了尽头。面前出现了分叉路口,两条路都没有刚刚有人走过的痕迹。归不归两条路都看了一眼之后,笑嘻嘻的对着吴勉说道:“这条路就像人生,走着走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分开了。看来现在我们也要分一下了,别说老人家我不疼你,你走左边这条路。这条路看着顺眼,路面也平整,就差路上面写着仇力到此一游——老人家我说的是左边这条路,不是右边……”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没有搭理他。直接选了另外的一条路,看着吴勉慢慢远去的背影,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给你选好的路你不走,那就别说便宜老人家我了。”说完,老家伙顺着他刚才自己指的路走了下去。
    左边这条路还属于主路,比起吴勉走下去的分支小路要平坦的多。仇力的术法在吴勉和归不归看来不足为惧,归不归这样的老狐狸能省一分力绝对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当下他沿着这条大路继续溜溜达达的走下去,归不归并不担心会追不上仇力。如果对方知道了他在后面追赶,说不定会破釜沉舟藏在哪里埋伏,等着出其不意的来上那么一下。归不归他老人家活了几百年,这样的事情见的多了。与其放跑了仇力,他更担心阴沟里面翻船。毕竟仇力手里的那柄古剑,运用的好也是能对归不归造成致命一击的。
    归不归一个人继续走了两三里路,这次终于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前面是一片一人多高的蒿子林,穿过了这些密密麻麻的蒿竿之后,老家伙面前的是一条七八丈宽的小河。看到了河水之后,归不归笑呵呵的就着河水洗了洗手。随后手搭凉棚向着河对岸看了几眼,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小王八蛋挺能跑啊,看样子这是要便宜吴勉了。可惜那把古剑了,老人家我还想着玩两天的……”
    说完之后,归不归慢悠悠的叹了口气,随后背着双手转回去溜溜达达的向着身后的蒿子林走去。等到老家伙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一个人影突然从河水里面冒了出来。这人的半个身子露出水面,手里面紧紧的握着一柄已经出鞘的古剑,眼睛盯着归不归刚才消失的位置,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应该庆幸没有追过来。”
    说话的这人身上脸上满是烧伤的疤痕,看着就像是一滩烂泥乎在身上一样。这样的伤势一般人早就死了几个来回了,也就是他能强忍着一口气活了几年。这个满是烧伤的人,正是几年前从吴王府逃离的仇力……
    这几年来,仇力每天都在忍受烧伤给他带来的巨大痛苦。本来他也认识几个有能力消除这伤痕的修士,不过在仇力看来,这一身的伤痕就是他的奇耻大辱。只要那些直接或者间接给他造成这样结果的人还活着,他这满身的伤痕就不能消除。
    只不过他现在的修为想要正面对付归不归、吴勉这样的人,还是痴人说梦一半。当下仇力凫水到了河对岸,也顾不得身上湿答答还在淌水得衣服,就这样一步一步得向前走去。反正归不归已经离去。等到他和吴勉再回来得时候,地面上得水迹也已经干透,还是没有一点痕迹给那二人留下来。
    再往前走个几十丈,就是一片高粱地。仇力认得这里的路,只要穿过了这片高粱地,就是当年战国时期燕国的官道。到时候也不怕留下什么痕迹了,抢一匹马跑上三四天就能到达他要去的地方。只要到了那里,他复仇大计的第一步就算是完成了。
    不过眼看着仇力已经走了一半的时候,一个老得不像样子的老头从他对面的高粱地里钻了出来。冲着目瞪口呆的仇力呲牙一笑之后,说道:“小家伙,这几年不见,你怎么这个样子了?之前听说你被火烧了,想不到烧的这么厉害。老人家我怜悯你,给你换一身人皮如何?刚刚死在你手上的那几十个人,有喜欢的吗?那个随从总管的人皮不错,眉清目秀的,就他了……”
    自己亲眼见到这个老家伙回身走了,怎么又绕到了这里?当下仇力的心里一阵慌乱,他来不及细想,当下催动古剑自己离鞘,对着归不归飞了过去。古剑离鞘的同时,仇力自己也挥舞着剑鞘对着面前的老家伙打了下去。
    “原来你看重老人家我的这身皮囊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伸出手指在已经飞到眼前的古剑剑柄上弹了一下。一阵清脆声音响过的同时,飞剑受外力变向,剑身贴着归不归的身体飞了过去。就在人剑相交的刹那,老家伙闪电一般的握住了剑柄,随后轻描淡写的迎着已经冲到身前的仇力劈了下去。
    仇力没有想到归不归会抓住古剑,心里虽然拼命的催动古剑飞离老家伙的控制。不过他的古剑就好像长在了归不归手中一样,对着自己的脑袋劈了下来。当下仇力在惶恐之中,急急忙忙的使用手里的剑鞘迎上去,挡住了这一剑。
    好在古剑和剑鞘都是一块神铁打造出来的,一阵金属相击的声音响过。仇力虽然挡住了这一剑,但还是被一种巨大的冲击力打的全身上下都开始猛烈的哆嗦起来,握住剑鞘的那种手脱臼,他的小腿以下已经硬生生插进了地里,看着就好像种在地理面的庄稼一样。
    好在归不归一击之后,并不着急马上来第二下。老家伙笑眯眯的看着好容易才缓过来这口气的仇力,说道:“有什么要对我老人家说的吗?不着急,这口气喘匀了再说。”
    趁着归不归没有动手,仇力将自己的两条腿从地里面拔了出来。随后将剑鞘交到了另外一只手上,擦了擦嘴角的血沫之后,盯着归不归说道:“你们这是要赶尽杀绝吗?”
    “你这话说反了吧?”归不归笑呵呵的看着仇力,将手里的古剑剑尖冲下,这才继续说道:“你刚才杀的几十条人命又怎么算?不是你挑事在先,老人家我也懒的搭理你。”
    “你说的是淮南王手下吗?”仇力这才知道这次的祸事根源在哪里。他本来只是路过燕哀侯地宫的山下,当初在淮南招贤馆的时候,仇力就见过那位随从总管和其中的几个随从。只不过他现在的样子,那些人已经认不出来他了。
    远远的见到这样的一个人走过来,那些随从都是一脸的嫌弃。众人的表情加上当初仇力对淮南王府的恨意,让他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走到了车队近前之后,仇力也不说话,突然催动古剑对着这些随从痛下了杀手。如果知道归不归和吴勉就在山上的话,仇力绝对不会那么冲动…….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