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要挟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问天楼主已经向着归不归这边走了过来,他每走一步,脚下的野草便枯萎的一大片,与此同时,他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开始变的好像死人的肤色一样,死灰死灰的不说,还散发出来一阵一阵的恶臭,归不归顶着风都能闻到。
    这个时候归不归的笑容已经凝固在了脸上,就在问天楼主走了五六步的时候,归不归终于作出了反应,他一手握着古剑,另外一只手揪着仇力的衣领,拖着他慢慢的倒退,老家伙和问天楼主保持着一样的节奏,那个带着斗篷的男人进一步,他便拖着仇力倒退一步。
    这个过程中,归不归和问天楼主两个人都不说话,两个人相互盯着对方的眼睛,一进一退之间,已经将要说的话都表达了出来,这个局面僵持了没有多久,归不归的背后几十丈远的地方出现了河水的拐点,按着这个方向不用多久,归不归和仇力两个人就要掉入水中。
    就在这个时候,问天楼主突然停住了脚步,盯着归不归说道:“不归兄,考虑好了吗,这条河是下游上万人的饮水,我不在意他们的死活,你也不在意吗,上万人一起毙命,难看是难看了点,不过非兵祸死这么多的人还真是有些壮观。”
    “他们又不是老人家我的子嗣,干嘛要我老人家替他们操心,”归不归冲着问天楼主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就当他们的命不好吧,生死由命,谁知道这些人里面,有谁会投胎在帝王家的,皇帝受命于天,不过运气好的话也能争争诸侯王什么的,塞翁当年都说过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好,那样说来,下游的人命我们俩各占一半,”没等归不归说完,问天楼主已经开口打断了老家伙的话,这句话说完之后,继续向着归不归的方向走去,没有多久,归不归已经拖着仇力推倒了河边,感觉到河水打湿了自己的鞋之后,老家伙这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冲着跟着他停下脚步的问天楼主笑了一下之后,归不归开口说道:“老人家我受累问一下,你带着他走要干什么,他现在好像活鬼一样,半夜起来看见铜镜都能把自己吓晕过去,术法马马虎虎也就是那么回事,我老人家就不明白了,他身边就算有点爱人肉也烧没有了,你这又是为了什么。”
    看得出来,问天楼主也不想把归不归逼得太紧,他礼貌性的冲着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有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找了他一百多年,最近得到一点消息,那位朋友的下落你手上的仇力知道,只要说出来那位朋友的下落,我也不会难为他。”
    “原来你也有朋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这样,咱们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你说出你朋友的名字,我让仇力把地址告诉你,怎么样,看在当年老人家我在你楼下卖命的份上,也算给我来人家一个台阶,你是知道的,我老人家最要脸皮,出来这么远再空着手回去实在是不好看,吴勉那张嘴你也是领教过的,他不咸不淡的给老人家我来上两句,老人家我一时想不开,用这把古剑抹了脖子,用你的话来说,那就太难看了……”
    听着归不归胡说八道的说了一大通,问天楼主始终没有插嘴,一直等到面前的这个老家伙说完,他开口说道:“本来我也只是要一个地址而已…,,,”这句话说完之后,问天楼主顿了一下,对着还处在僵直状态下的仇力说道:“把给你古剑那个人的藏身地址告诉我,说出来,我不会为难他,更不会再为难你。”
    问天楼主这几句话说完的同时,仇力的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随后他的身体再次恢复了自由,不过仇力却好像还在僵直状态下一样,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直到问天楼主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之后,他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着站在对面的问天楼主,说道:“不用找他了,那个人已经兵解,尸体还是我一把火烧了,骨灰重新归入了尘土……”
    “兵解了,”问天楼主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当下他盯着仇力的眼睛,看了半晌之后继续说道:“那就告诉我那个人的兵解之地,用你的灵魂来和我说,不可以让我闻出来一点谎言的味道。”
    问天楼主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仇力的眼睛也跟着直了起来,就见他的胸口来回起伏,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过了半晌之后,一个直愣愣的声音:“百里熙在辽东郡七十里外的狼山上……”
    “狼山,”问天楼主冷笑了一声之后,看着仇力继续说道:“那么说来他没死是吧,那么大的狼山,我怎么把他找出来。”
    “谁也找不到百里熙……”仇力继续痴痴的说道:“他是狼山之主,如果他想见你的话,会主动出来,别找百里熙,你找不到他的……”
    “狼山之主”问天楼主点了点头,在他的术法之下,仇力应该不会再说假话,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问天楼主也不再纠缠归不归,他身上本来已经死灰的肤色再次变得红润起来,冲着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归兄,我想之后应该不会在狼山上见到你和吴勉吧。”
    “那里天寒地冻的,我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不了那种风寒了,”归不归冲着问天楼主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出来转了这么一大圈,还是觉得寿春城好,在外面这么久了,也该回去看看我们那位淮南王殿下了。”
    说到我们淮南王殿下的时候,归不归故意的将‘我们’两个字加重了语气说出来,不过那位问天楼主好像没有听懂一样,最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打扰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也该回去了,这身皮囊是临时拼凑的,再不离开的话就要难看了……”说话的时候,问天楼主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变淡,最后一个出唇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了归不归的面前。
    看着问天楼主彻底消失之后,归不归才轻轻的出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回头看了看背后奔流而过的河水,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老人家我走下去,他真的会把瘟毒到河里吗……”
    说完之后,归不归将头转过来,将手里面的古剑收回到了仇力的剑鞘里面,这时候的仇力眼神还是直勾勾的,虽然是站在地上,看过去却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这次归不归倒是省了事,伸手抓住了仇力手里的剑鞘,好像拽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向着河对岸走过去。
    两个人度过了河之后,归不归继续牵引着仇力向着对面的蒿子林那边走过去,就在他牵引着仇力走进蒿子林的时候,老家伙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他重新退了出来,随后歪着脑袋向着旁边七八丈远的蒿子林那边看过去,就见一个穿着斗篷的男人正蹲在那里,嘴里面叼着一根草棍,眼睛看着的方向,正是刚才归不归和问天楼主一进一退的位置。
    如果不是从斗篷里面露出来的一绺白发,归不归还以为那位问天楼主又回来了,当下,老家伙苦笑了一声,对着那个蹲在地上的男人说道:“你在这里多久了。”
    “没有多久,从仇力从水里浮出来的时候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