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百里熙

    说话的男人正是本应该走了另外一条岔路的的吴勉,听到了他在这里待了好一阵子之后,归不归叹了口气,对着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说道:“那个时候你不出来,老人家我理解。不过刚才带斗篷的出现之后,你还不出来帮手,这个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吴勉抬起眼皮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用他那特有的语气慢悠悠的说道:“我出现他的瘟蛊就消失了?瘟蛊上身之后,死在哪里都是瘟行千里的。到时候下游那万人就不是你们俩一人一半了,是我们三个三一三十一。”
    “连瘟蛊你都知道”吴勉的话让归不归有些意想不到,老家伙有些意外的看了面前这个白发男人一眼之后,继续说道:“还以为你会看成尸毒,想不到你还有这个见识。”自从被燕哀侯续上了术法之后,归不归在吴勉的面前,说话也慢慢有了底气。
    不过老家伙也不敢在吴勉面前摆谱摆的太过,他明白自己这点术法也是过眼云烟,而且燕哀侯已经有了油尽灯枯之状,下次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再给自己续上。想要靠徐福留下地图里面的宝贝解除自己身上的封印,最起码还有二十多年不能得罪面前这个白头发。
    “当初我是始皇帝的宫廷方士,瘟蛊什么的我也是知道一点”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将目光转遇到了归不归身后,那个好像白痴一样的仇力身上。下巴冲着这个男人仰了一下,随后说道:“瘟蛊我知道一点,可是百里熙就是一点都不知道了。这个百里熙和春秋时的秦相百里奚不是一个人吧?”
    “虽然此百里熙非彼百里奚,不过两个人还是有些渊源的。”归不归又恢复了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冲着吴勉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出来也有一阵子了。再不回去的话,就要吓死我那俩宝贝孙子了……”
    由于仇力之前被问天楼主拘了魂魄,还没有清醒。两个人不能带着他使用五行遁法回到地宫当中,当下只能靠着脚力,慢悠悠的一步一步向着地宫的方向走去。一边走着,归不归一边将问天楼主要找那位百里熙的典故说了出来。
    春秋时期,秦穆公用五张黑羊皮赎买回来一个逃奴,此人就是后世辅助秦穆公奠定秦国霸业的一代名相——百里奚。百里氏一族至此在秦国扎根兴盛起来,族人世袭官职三百余年不衰。直到秦惠公时期开始慢慢没落。
    仇力口中的百里熙就出生在这个时候,他还未成年之时,因为族中长辈参与到公子夺嫡当中选错了太子,在新君登基之后,被褫夺了世袭的封爵。自此族中以无人在朝中为官,后来又因为族中的长辈闹着分家。诺大的一个大家族瞬间分崩离析,百里熙还未成年便面临着这样的一个局面。
    当时有长辈看中百里熙天资聪慧,要重点培养他,希望这个先祖姓名同音的孩子,有朝一日能再次恢复他们百里家族的荣耀。
    不过百里熙对如果做官并不感兴趣,相反的他对黄老之术和方士一门的术法反应出来了浓厚的兴趣。为此他还去过方士的宗门,想要拜师成为方士。不过当时的大方师看出来百里熙和方士一门无缘,看在他是名人之后的份上,婉拒之后礼送百里熙下山。
    虽然没有成为方士,百里熙的修道之心却还未死。当下他开始继续寻找其他的修道门派,指望在这里拜上一位名师,成就自己日后的修仙、长生不老之术。不过接连寻访到几家修道门派,都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婉拒。
    就在百里熙差不多要断了修道之心的时候,一日他在市井当中,见到了一位怪异的术士,无意当中见到了这位术士可谓鬼神之术的绝妙术法之后。在大庭广众之下,便要拜这位术士为师。
    这位术士倒是比那些大门派之长好说话,只是查看了百里熙的根基之后,边点头收了他为徒。虽然收了他为徒,不过那位术士却和百里熙约法三章。第一,虽然收他为徒,不过百里熙永世不可向外人透露自己师父的姓名。第二,师徒名分已定之后,他这位师父便要吃住在百里熙的家里。他也不可向外人透露家居住了外人。
    前面两条还不算是什么,要命的是第三条。他那位师尊在百里熙拜师之前,便明确的告诉他,他们俩的师徒之缘只有三十年。三十年后师徒名分作废,再相见便如路人一般。三十年后二人相见,百里熙不再以弟子的名义见礼,远远的看到这位昔日的师尊躲开不见在就好。
    当时,百里熙也是被拜师的心情冲昏了头。三十年的师徒情分怎么可能说没有就没有的?他有三十年的时间,让这位师尊改变初衷也不是不可能饿事情。
    当下,百里熙拜师之后,将这位师尊接到了自己的家里。除了每日三餐睡眠之外,都在跟着这位师尊修习术法。这个期间,百里熙的这位师尊在他家中无意种发现一柄当年他先祖百里奚留下来的一柄铜剑。这时已经到了要给百里熙炼制法器的时候,师尊便用将这柄铜剑重新炼制,百日之后,将本来是作为礼器的铜剑,炼制成了一柄非凡的法器。
    在炼制法器的过程种,百里熙发现自己对炼制法器的兴趣颇大。当下便请求师尊将练指法器的本事教授与他,这个让他这位师尊也有些诧异。他想不到这个天分极好的徒弟要跟他学这个,既然要学,这位师尊便将自己炼制法器的本事倾囊而受。
    百里熙修习炼器的天赋竟然远胜他这位师尊,他不到五年便学会了他人穷极一生都无法融会贯通的炼器之法。见到自己的师尊对于炼器之法真的是没什么可教之后,便才开始学其他的术法。不过就是这样,在闲暇的时候,还是精研自己之前修习的炼器之术。
    三十年的师徒之期刚刚过了一半,百里熙自己精研的炼器之法便远胜他这位师尊。虽然其他术法修习的也算不错,不过就炼器之法来说,当世可与百里熙比肩者,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转眼之间,三十年的师徒之期已满。他那位师尊开始收拾行囊,要离开百里熙家。任凭百里熙如何挽留,他那位师尊都是去意已绝。而且临走之时还特意的嘱咐了百里熙,不要对任何人透露他的名字。之后二人再无师徒的名分,见面已是路人。
    虽然这位师尊看似无情,不过在他走后两年,还是再次回到了百里熙的府上。竟然有一些关于炼器之法的事情,要来请教这位昔日的学生。这件事让百里熙诚惶诚恐,他的行为让这位两年前的师尊会错了意。以为百里熙不愿教授他炼器之法,这人也是心高气傲。竟然提出来不白学你的炼器之法,我用一种长生不老的法门来和你交换。最后在阴错阳差之下,百里熙也成为了长生不老之人。
    而他那位昔日的师尊得了百里熙自己精研的炼器之法后,也被自己昔日弟子的炼器之法所折服。当时的百里熙但论炼器之法,已经算得上的当世的第一人。只不过百里熙的生性比较淡薄。从他手中流传出去的法器,都被百里熙千叮万嘱不可说是何人所造所赠。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