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百里熙的师尊

    归不归说完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到了之前遇到两个喽啰死尸的地方。这时候,归莱归区哥俩已经带着一群喽啰赶到了这里。见到了归不归和吴勉带着一个浑身都是烫伤的人过来之后,这一群人瞬间都围拢了过来。
    这时候,归不归已经对吴勉说的口干舌燥。也没有心情再去理会这些喽啰,只是分赴归家哥俩将两个掉了脑袋的喽啰带回去厚葬。有什么事情回到山上再说。
    回到山上之后,仇力已经多少恢复了一些意识。只不过他的记忆力还是几天之前的,想不通自己明明是在赶路,怎么会突然间到了这里的。这里面别人仇力不认识,不过面前那个坐在石凳上的归不归还是一眼就认出来的。自己这一身的烧伤,起因也是拜这个老家伙和那个白头发的吴勉所赐。
    不过这个时候的仇力还不敢妄动,他赖以成名的古剑现在就在归不归的手里把玩着。而且仇力发现自己与古剑的联系完全消失了,面前那个老家伙手上就好像是另外一支一摸一样的古剑一样。古剑在手他都不是归不归的对手,更别说现在手无寸铁了。
    归不归第一个见到仇力的眼睛在眼眶里来回的乱转,当下老家伙笑了一下,冲着他说道:“看样子你这是明白过来了?怎么?还是有什么事情没有想起来吗?没事,你有一天一夜的时间慢慢想,明天晚上才是你上路的大喜日子。还有时间,别上路的时候还糊里糊涂的,再把别人犯的罪再按到你的身上。”
    看着归不归嬉皮笑脸的样子,仇力分辨不出来这个老家伙说的是真是假。当下他看着归不归说道:“吴王和淮南王的恩怨已了,吴王已经死了几年,你们还把我拘来做什么?还要赶尽杀绝吗?”这几句话说的虽然也是呜哩呜吐,不过归不归也习惯了他的说法,听着也不算费劲。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见背后有一人走了过来。正是和归不归秤不离铊的白头发吴勉,这个白头发男人走过来之后,看了仇力一眼,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他这是醒过来了,说到重点了吗?”
    “这才刚刚说到吴王毙命的那一段,快了,再有个把时辰就能把这几年的事情都想起来。”冲着吴勉嘿嘿一笑之后,归不归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仇力的身上,随后笑嘻嘻的对着他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给你提个醒,你这次是要到辽东郡的狼山,去找一个叫做百里熙的人,是不是?”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仇力惊恐的眼睛都瞪了起来。虽然他随即马上又强迫自己的心态平复下来,不过这样表情的变化又怎么可能逃得多吴勉和归不归的眼睛。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没等仇力回答,他抢先说道:“看来好像是我老人家说中了。那么你想没想起来,不久之前路过一座高山之下,见过了十几个淮南王府的老熟人?应该是他们笑话了你这一身的伤疤。然后你也突然起了杀心,操控飞剑要了这十几个人的性命,是吧?”
    这句话说出来的同时,仇力已经想起来几个时辰之前,自己操控飞剑杀人的那一幕。当下他也明白了这个老家伙为什么要把自己拘来,只不过还是没有想起来后面问天楼主的那一段。
    归不归从仇力脸上表情的变化,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当下老家伙笑嘻嘻的对着仇力继续说道:“要只是弄死那十几个人也没有什么,反正对这里来说都是外人。不过后来你又弄死了两个追踪你踪迹的喽啰,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这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了。”
    顺着归不归的提示,仇力又想到了自己是何如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然后一前一后的接连干掉了两个人,看来那两个人就是自己惹出来的祸端。
    这次不用归不归继续提醒,仇力顺着这一段马上又想起来,自己是如何藏匿在河水当中,又是如何被归不归看穿。之后那个带着斗篷的男人出现了……
    想到了带着斗篷男人的时候,仇力便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随后他也顾不得什么,对着归不归说道:“我都和带着斗篷的人说了什么!那一段我记不清楚——你是怎么直到辽东郡狼山的!”
    说到一半的时候,仇力已经明白过来为什么归不归会知道辽东郡的狼山了。看来这个地址就是从自己的嘴里说出去的,当下仇力就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他猛的跳了起来,对着面前的两个人说道:“快点带我去狼山!那个人要对百里熙不利!我不能害了他……可千万不能害了百里熙……”
    “别着急,你还有时间,最少还有两天。”看着仇力瞬间变得躁狂起来之后,归不归和吴勉对视了一眼。随后老家伙继续对着仇力说道:“那带斗篷的人对自己的傀儡用了瘟蛊之术,这个术法就算是撤了,那个傀儡也算是废了。他行事都要靠那些傀儡,老人家我给他算了时间,不管是调新的傀儡过来,还是就地制作新的傀儡,大概都要三天的时间。我老人家让你冷静个一天一夜,你还有两天的时间。”
    “来不及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现在就走,我在路上跟你们说,快走……快走,真的好不急了……”这个时候的仇力激动的快要哭出来一样。看着他的样子,归不归冲着吴勉笑了一下,说道:“去吗?”
    “还有别的事情可做吗?”吴勉反问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去辽东郡走一趟也好,当初我的第一站就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看到归不归和吴勉都没有什么异议,这时候的仇力反而有些不拖底了。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两个人说道:“你们不会对百里熙先生不利吧?我可不想救人变成害了他……”
    “你以为我们和你一样?还是老话说的好,贼的眼里看谁都不干净。”归不归撇了撇嘴之后,继续说道:“那就算了,老家人我和你们百里熙先生也不熟。他是炼器的天下第一,很了不起吗?”
    而吴勉连话都懒得说了,他直接从归不归对面的石凳上站了起来。随后头也不回的向着山东外面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是说道:“我去看看外面点天灯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哪也不去了,等着明天晚上看点天灯……”
    这两个人不发话,自己空有一身的术法,也不可能离开这间屋子。就在仇力心里发苦,准备说两句软话,让这俩人带着自己去往狼山的时候。外面溜溜达达的走进来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娃娃。正是当初和吴勉、归不归一起混在招贤馆里面的那个小任叁。
    这个小娃娃进来的时候,小脸蛋红扑扑的,身上一股酒气直冲仇力的鼻子。虽然之前就听说过这个小任叁爱喝酒。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七八岁的娃娃会喝到这服务样子。
    “这个丑八怪是谁?“小任叁进来之后,看了山洞里面的几个人一眼之后,又对着归不归和吴勉两个人说道:”不是说你们把那个仇力抓到了吗?人呢?老家伙不是你又让他跑了吧?看看,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丢人了吧?”
    “你好好看看,别看样子,看身形……还有这柄古剑,这个总认识吧?”归不归将手里的古剑放到了小任叁的面前,说道:“这个就是天下炼器第一的百里熙炼制的……和你说这个干嘛?你又不认识谁叫百里熙……”
    “谁说不认识的,不就是百里熙吗?我听席应真说过,他收过一个三十年的弟子,好像就叫百里熙来着……”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