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狼山

    这句话说完,归不归和吴勉的眼睛同时瞪了起来。老家伙将要离开这里的小任叁揪了出来,看着这个小家伙说道:“把话说清楚再走,百里熙是席应真的弟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任叁晃开了归不归的手,奶声奶气的说道:“还能怎么知道?当然是席应真亲口跟我说的。就是上次在皇宫的时候,他要收我们人参当儿子。我怎么能让他占这个便宜,就说当儿子不成,不过当徒弟什么的倒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想不到他说收徒弟不如当他儿子实惠,还说他之前也不是没受过徒弟。不过他那些弟子都有年限限制,时间到了师徒缘分就结束了。大家以后走在大街上当哥们儿处……”
    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连仇力都舍不得逃走了。他也跟着归不归和吴勉一起,听小任叁后面的话。就听见那个小家伙继续说道:“那个老家伙说之前有两个弟子跟着他最长。其中一个跟了他三十年的就是你们说的百里熙。席应真当时差点就心软收了他当儿子,不过这个百里熙的性子和他不像,要不然的话,现在百里熙就要改名叫做席熙。”
    “看来席应真还真的是想收你当个儿子。”看到小任叁说完之后,归不归才开口继续说道:“你真是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大的好事吗?徐福东渡之后,天下修士的修为便以席应真为首。只不过他是术士出身,无门无派的也没有什么根基。但凡早年席应真多收俩弟子,现在也不会是方士一股独大的局面。”
    说到这里,老家伙看着小任叁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要是现在有这么一个干爹跟着你的话,我们也不用再回到这里来找燕哀侯给老人家我续上术法了。在看见什么问天楼主,那个带斗篷的一百里之外看见我们就要掉头赶紧跑了。看来这次真的要去一趟辽东郡了,老人家我也想去见识一下,席应真会收什么样的人做弟子……”
    第二天一大早,归家哥俩派了三四个喽啰驾着淮南王府留在山下的两辆马车,向着辽东郡的方向驶去。归不归、吴勉、小任叁和仇力四个人在一辆车中,剩下的那辆马车上坐着换着休息的几个喽啰。
    本来依着仇力的意思,他们四个人应该运用五行遁法赶到辽东郡。然后稍作停留之后便赶往狼山,不过为了防止仇力本人在使用五行遁法的时候逃走,归不归和吴勉商议之后,还是决定乘坐马车赶往辽东郡。
    好在辽西辽东两郡相聚并不算远,加上所有人在马车上面,吃喝都在马车上,除了便溺之外,基本上都没有停下过车。当天晚上,便赶到了辽东郡的郡城。
    两辆马车赶到城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驾车的喽啰好话说尽,没有让守在城楼上的兵丁打开城门。当下这些人只能在这里熬上一宿了,虽然吴勉和归不归、任叁这样的人有本事穿墙而过,不过这时就算进去,城里的客栈基本上也已经打板关门。就算隐身进去找空房住下也是麻烦,还不如守在这里,等着明天天光大亮之后在进城。
    按着仇力的意思,本来是要绕过辽东郡直奔狼山的。在狼山脚下稍作休整之后,便马上上山。不过现在做主的人不是他,归不归直接对着他说道:“把心放在肚子里,那个带着斗篷的不可能不知道百里熙的出身。百里熙的师父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易的招惹。再说了,带斗篷的八成就是为了百里熙炼制的法器,不是为了他的命来的。”
    仇力的身份只是一个阶下囚,心里虽然焦急,不过听着归不归说的也有点道理。当下只能强忍心中焦急之心,在辽东郡的城门口忍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城门大开之后。喽啰驾驶着这两辆马车进了城。稍微的吃喝了一点热食之后,这些人驾着两辆马车在辽东郡穿城而过。这几个人喽啰都是当地人,由他们驾车带路,出城之后只过了一个时辰便到了狼山的山脚之下。
    这座高山之所以叫做狼山,是因为山顶上有一块巨石,好像狼头的模样,加上早年间山上曾经闹过狼患。不过后来因为诸侯之间兴起用狼皮做作裘皮,山上的野狼大多数已经死在了猎人的手里。现在山上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几只野狼,早已经不成了气候。
    到了山脚下之后,这些人从马车上下来之后,归不归对着仇力说道:“好了,也到了狼山,现在是不是该说说应该怎么才能见到那位百里熙了吧?”
    仇力抬头向着山顶山看了一眼,随后开口说道:“之前都是我上山之后,百里熙先生主动找的我。如果不是这样,当初我就算将这座狼山逛遍,也找不到百里熙先生隐居的位置。”
    “主动找的你是吧?”归不归仰着脑袋向山上看了一眼,随后冲着吴勉笑着说道:“看来我们要上去碰碰运气了。只要那位百里熙不是太害羞的话,应该还有一面之缘吧。”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还没等吴勉回答,就见小任叁哈欠,揉着眼睛对几个人说道:“不就是找个人吗?只要是在山上就没有我们人参找不到的。我们各找各的,要是人参先找到了席应真的弟子,会给你们信号的……”说话的时候,小家伙的身子一矮,整个的身子已经钻进了地下。
    看着小任叁先一步土遁之后,归不归吩咐那几个小喽啰继续驾着两辆马车围着这做狼山绕圈,他们这几个人下山之后,自然有办法找到他们。看着两辆马车奔驰而去之后,归不归对着身边的阿错和仇力说道:“好了,现在该上去了,运气好的话,马上那位百里熙就会出现,然后带着我们到他的草庐里面,吃茶饮酒……”
    上山之后,归不归才知道自己的话说的有点早了。三个人走了两三个时辰,打死一只野猪三只野狼,和十来只獐子。就是没有看到那位百里熙的踪迹。又走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归不归回头看了一眼被他和吴勉夹在中间的仇力,说道:“不是说百里熙会亲自出来找我们吗?现在人呢?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忘了说出来?比方说和百里熙定好的暗语什么的?”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暗语?”仇力说话的时候,眼睛扫了一眼归不归手中的古剑。无声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我被仇家追赶,无意当中跑了进来,随后被百里熙先生发现,先是助我反击了仇家,看我的术法低微,没有件像样的法器。最后还是先生看我可怜。借了我这柄古剑的。”
    “借你的古剑?”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想不到他们师徒俩到是一样的不大方。后来你就被他送下来……”
    刚刚说道这里的时候,一支低着头没怎么说话的吴勉突然对着归不归,开口说道:“闻到一股硫磺的味道了吗?是温泉吗?还是炼制法器的味道?”
    吴勉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和仇力两个人已经开始抽动鼻子。还真的有一股淡淡的硫磺味道飘了过来,仇力还没怎么样,归不归的眉头先一步皱了起来。随后转身对着走在吴勉说道:“看来真是被你说中了,这还真是在炼器。看来顺着这股味道过来,就能看到百里熙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