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温泉

    归不归说完之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回头看了一眼低着头默不作声的仇力之后,继续说道:“之前你来找百里熙的时候,没有闻到过这种味道吗?”
    听到归不归问他,仇力迟疑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往前走是一处温泉。这气味是从那里飘过来的。那里我去过几次,可不是什么炼器的所在。看来这次你们二位看走眼了。”
    “是炼器还是温泉,要过去了才能知道。”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看了仇力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看不到的景物,并不代表别人也看不到……”
    最后一句话老家伙说的有点早。三个人顺着硫磺气味找过去。不多时一股淡淡的雾气充斥在空气当中,又继续向前走了一阵子之后,几个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七八丈大小的水塘。水底不停的有气泡冒出来。刺鼻的硫磺味让几个人都皱起来了眉头。
    由于这里硫磺的气味太过刺鼻,周围没有什么树木,就连杂草什么的都很少见。一眼望过去除了温泉水塘旁边的几块巨石之外。再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不过他们几个人走过去,查看了几块巨石之后也都死了心。
    看到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一直话就没停的归不归也闭上了嘴。老家伙围着温泉水塘来回的走了几圈之后。嘬了嘬牙花子自言自语的说道:“难得老人家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不过刚才那硫磺的味道分明就是有人在附近炼器,怎么走过来变成温泉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感觉到一阵尿意,随后解开自己的衣衫,站在几块巨石旁边小解起来。尿完之后,一边提裤子一边对着仇力说道:“现在只能碰运气了,去之前你和百里熙相遇的地方碰碰。天底下比这狼山大的名山有的是,老人家我还不信了。找个人还会找不到……”
    老家伙一边说着,一边让仇力继续带路向当初他和百里熙见面的地方走过去。他们的身影消失了半晌之后,温泉水塘本来不断冒出来的水泡突然消失。随后水塘一角的水面突然塌陷了下去,露出来里面一个黑乎乎的大洞。如果有人站在洞口位置的话,能看到黑洞里面一排铸铁的楼梯。
    片刻之后,一个身穿青色袍子的中年男人一手提着个小小的油灯另外一只手里抓着一支大水瓢,从黑洞里面走出来之后,皱着眉头看着几块巨石的方向,有些纠结的叹了口气。走到了刚才归不归小解的地方,用手里的水瓢舀过一瓢温泉水。一边将小解的痕迹冲掉。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还说是方士一门的名宿,随地便溺,这个也是徐福教的……”
    “这个是天生的,还真不是徐福那个老家伙教我的。”没等青袍男人说完,空气当中突然传来了归不归的声音。哈哈的一阵大笑之后,归不归的身影出现在温泉黑洞的边缘。
    老家伙探着头向里面看了一眼之后。又抬头冲着百里熙嘿嘿一笑,说道:“老家伙,别担心,这次老人家我不是来管你借法器的。这是听说有人要来害你,我老人家才马不停蹄的跑过来。当然了。你要是心里不过意,非要给我一点什么小玩意儿。老人家我也不好意思不要。”
    看到了归不归之后,青袍男人的脸色先是一阵的错愕,随后又变成无奈的神情。种种的叹了口气之后。冲着归不归说道:“我也是不记教训,当初就是这么在你这里吃的亏,想不到一百多年之后。同样的亏又吃了第二次。归不归,法器的事情你就死了心吧。当初我是怎么和你说的,现在还是同样的话。法器没有。要我的命拿去……”
    青袍男人说到这里的时候,温泉水塘的另一侧又出现了两个人影。正是吴勉和仇力,吴勉还是用他谁也看不起的眼神看着青袍男人。而仇力见到青袍男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些惶恐。对着他行了师礼之后,说道:“百里熙先生,不是我告诉他们你在这里的……”
    “这件事和你无关,这里你根本就没有来过。何谈带他们而来?”青袍男子百里熙倒是个明白事理的人,这句话说完之后,他又叹了口气,看着一身烫伤的仇力继续说道:“想不到几年未见,你变成了这幅模样。我手里没有疗伤之药,这样。我给你介绍一位匈奴的萨满。他有办法让你生出新肤……”
    这个时候,吴勉终于用他那特有的语气说道:“管别人的闲事之前,还是先保重自己吧。仇力。你和他说出了什么事……”
    百里熙有些不适应吴勉对他说话的口气,当下这位当世炼器第一人冷笑了一声,正想要发作的时候。被看出不好的仇力抢先一步开口,将那位问天楼主要找百里熙的事情说了一遍。
    “带着斗篷的男人……”百里熙想了片刻之后,实在想不起来他们所说的人是谁。当下皱着眉头对着仇力说道:“天下打我法器主意的修士无数,又有谁靠着术法从我这里抢夺过?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不说远的,这里就有一位。你问问他,当年他可在我的手里讨过便宜吗?”
    这几句话竟然说的归不归老脸一红,当下他干笑了了一声。对着正在冲他讥笑的吴勉解释道:“那次是老人家我突然起了恻隐之心,不想为了一件身外之物和他翻脸。毕竟都是修道之人,都是一个祖师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百里熙冷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吴勉说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不管是什么人,如果来打我法器的主意,还少有能全身而退的。归不归算第一个,第二个还没有出现。”
    吴勉冷哼了一声,他和百里熙没有什么恩怨。只是好奇席应真会收什么样的弟子,这才跟着归不归一起来揍热闹的。不过现在话不投机。就打算要带着仇力和归不归离开这里。反正该说的话也说了,百里熙在因为这个吃了大亏,总不能说他吴勉没有提前通知吧。
    就在吴勉要开口的时候,他脚下的地面上突然钻出来一个粉白的小脑袋,正是和他们一起上山之后,便没有露过面的小任叁。这时候的小任叁半个身子已经露出了地面,他捏着鼻子对吴勉说道:“这味道能把人参熏黄了,整个狼山人参都转遍了,就是没有到这里来。想不到人还真的躲在这里了,这个就是席应真的弟子吧?这做派和他师尊一点都不像啊。”说到席应真的时候,百里熙的脸上再次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件事自己从来没有对外人吐露过,这个小娃娃是怎么知道的……
    低头看了小任叁一眼之后,吴勉对着其他的几个人说道:“走了,仇力跟着我下山,之前那二十条人命的帐回去再……”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脚下的小任叁突然一拍自己的小脑袋,随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光顾着看席应真的弟子了,还有件事忘了和你们说了。刚刚我在山腰的地方看见那个带斗篷的了,看他走的方向,正是冲着这里来的。”
    那么快!归不归之前算到这个人起码还要再过两天才能赶到狼山,想不到竟然和他们脚前脚后到了山上,而且能直奔这里,就说明这位问天楼主是早有准备。当下归不归也顾不得什么了,对着面前的百里熙说道:“先跟着我们下山再说,那个人你惹不起……”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