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如影随形

    刚刚被一盏小油灯折腾了一番之后,问天楼主不敢再小看面前这个炼器第一人。当百里熙将长剑从黄铜盒子里面拿出来之后,他便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看着手握长剑的百里熙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柄应该就是百里先生百年之前炼制的如影随形。传说这件法器先生送给了一位挚友,如今如影随形回到了百里先生的手上,那么说来这法器原本的主人应该已经仙游了吧?”
    听了问天楼主的话之后,百里熙微微的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远处坐在大石上观望的归不归和吴勉众人之后,说道:“这就是长生不老之后的恶果了,身边的朋友一个接一个的走了。自己还是老样子。所以我才打算安安静静的找个地方隐遁,想不到身在这里,还是会被你们找到。”
    问天楼主轻轻的叹了口气。表示赞同百里熙所有的话。在场这几个人除了仇力之外,都是长生不老的体制。只有吴勉年纪尚短,没有这方面的经历。像归不归这样的人。送走的亲朋故友和一些身边人差不多都够了一个小诸侯国了。当下问天楼主对着百里熙说道:“只要百里先生将那件三十七年前炼制好的法器交给我,我为先生寻觅一处谁也找不到的所在。”
    这个时候,坐在外面看戏的归不归突然站起来。指着问天楼主说道“呃?这话老人家我可听着耳熟。想起来了,二百多年前,在楚国一个劫道的山贼也是怎么和我老人家说的,只要我把身上的银钱给他,他就送我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梭子。巧了,除了银钱变成法器之外,剩下的都一模一样……”
    这时候,还坐在大石上面的吴勉冷笑了一声,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好好回忆一下,那个山贼是不是也带着个见不得人的斗篷?说不定今天就把当年的案子破了。”
    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加上吴勉少有帮归不归搭腔,让这个老家伙更加兴奋了起来。他用两只手扩在嘴边,对着远处的问天楼主喊道:“楼上的,就算是你也没什么!不过这年头挣点钱都不容易。你要是手头方便的话,先把当年在楚国劫老人家我一块金饼还来。要是手里没有现钱也没什么。献给我老人家打个借条也是好的。”
    “一块金饼是吗?”问天楼主回身看了归不归和吴勉一眼,随后慢悠悠的说道:“当年的事情虽然不是我做的,不过区区一块金饼也不是什么大数字,我来替当年的山贼还上也没有什么。不过现在我的手上没带着银钱,这样,稍后我会派人送到淮南王府一百块金饼。剩下的就算是这么多年的利息……”
    “当年劫了一块金饼,现在还上来一百块。这好像老人家我多爱钱似的。”归不归笑嘻嘻的说了一句之后,又重新坐回到了那块大石头上。随后,压低了声音在吴勉的耳边说道:“带斗篷的不对……”
    没等老家伙说完。吴勉已经用着同样低的语调说道:“看出来了,他在拖延时间。”
    听到吴勉已经看出来了问题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只是坐在他们俩脚下的小任叁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歪着他的小脑袋对两个人说道:“别说就你们俩能听懂的话,这说一半留一大半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个敌国的细作在接头,给人参我说说。话是你们俩说的,那个带斗篷的怎么就拖延时间了?”小任叁说话的时候,站在一旁的仇力。也竖起耳朵听着吴勉和归不归要说什么。
    “话是我老人家说的不假,不过这个时候带斗篷的不应该因为这个分神。”归不归眯缝着眼睛,看向问天楼主和百里熙的位置。看到两个人还没有动手的意思。嘴里这才继续说道:“百里熙不知道对方的虚实,不敢贸然出手这个说得通。不过带斗篷这个时候应该是抢得先机,以最短的时间制住百里熙。然后在调回头来对付我们才是正常的。像他这样拖延时间的,只有一个说法,这个带斗篷的并不着急现在就制住百里熙。他还有一个非常有把握的底牌……”
    这句话还有没有说完,在一旁偷听的仇力脸色变了起来。他和归不归打过几次交道,知道这个老家伙说话还是极有分寸的。当下什么也顾不得,对着百里熙那边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先生!快点动手!这个人在拖延时间,他背后还有底牌。不能让他先得手!”
    问天楼主迟迟不动手,百里熙也隐隐的察觉出来有些问题。只是他手里也有一个底牌,并不在乎面前这个男人还会有什么花招。只不过百里熙的底牌有些特别。他并不想贸然动用。这才有之前想要用法器收买归不归的那一场戏。
    不过现在被仇力说破之后,防着面前这个男人先发制人。百里熙冷不丁的对着问天楼主抛出了手里的长剑,长剑在抛出去的一刹那。突然消失在了空气当中。而问天楼主好像没有预料到百里熙会突然出手,当下他还没有来的极做出来任何反应,面前的空气突然抽搐了一下,随后从扭曲的空气当中窜出来一柄长剑。直插问天楼主的胸膛。
    这个距离太近,问天楼主来不及反应。在一道血光当中,长剑穿胸而过。长剑被他的背后穿出之后,瞬间又消失在了空气当中。这个皮囊虽然还是傀儡,不过问天楼主还是在一阵钻心的疼痛之中,感觉到了其他不一样的地方。
    被这柄长剑击中之后,问天楼主感觉到了一阵眩晕,头脑中的意识瞬间有些混乱。虽然马上有恢复了正常,不过他毕竟也是修士当中的顶尖高手。明白刚才出了是什么事情--这柄如影随形有伤害魂魄的能力,这身皮囊里面有自己的一丝魂魄,可经不起这如影随形再来几下。
    当下。问天楼主也顾不得去对付百里熙,自己先一步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远处那几个人先是看到问天楼主被百里熙的长剑所伤,小任叁和仇力好没来得及叫好,那个喜欢带斗篷的人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就在这个时候,百里熙身边的空气当中穿出来一阵破风的长鸣。
    长鸣的声音久久不曾间断,而百里熙慢慢的退到了刚才归不归小解的地方,背靠着身后的巨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景象。就在这个时候,破风的长鸣突然消失。紧接着,又是一到血光从百里熙身前七八丈的空气中闪现。
    血光闪过之后,满身是血的问天楼主从空气当中走了出来。他的身体出现了第二个被长剑贯穿的血洞,鲜血正哗哗的从两个透明窟窿里面冒出来。问天楼主低头看了一眼两处伤口。苦笑了一声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就算是傀儡,也没有这么难看的样子……”
    查看完自己的伤口之后。问天楼主对着面前的百里熙说道:“百里先生,既然是你先动的手,那就不能怪我无礼了。稍后拿到了法器之后,我会再来给你赔罪的……”
    说话的时候,问天楼主开始迈腿向着百里熙的位置走过来。只是他几乎每走一步,身上就会被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长剑刺穿身体。而问天楼主完全不顾自己的外伤,继续快步向着百里熙走过去。
    眼看着他已经走到距离百里熙只有两三丈的距离时,一直没有再异动的炼器第一人突然反手抓住了身后巨石上面的一块凸起……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