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本尊

    藏身在雾气当中的男人走到了距离吴勉、归不归十几丈的位置之后,停下了脚步,他没理会温泉旁的‘问天楼主’和百里熙。先对着归不归的方向说道:“不归兄,多谢你刚才没有动手,如若不然的话,那副皮囊也坚持不到现在。”
    “别那么客气。说得好像老人家我好像故意帮你似的。”冲着雾气中的男人苦笑了一声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我老人家这也是算错了一步,本来还以为再来俩、仨的傀儡也就差不多了。想不到楼主你的本尊会亲自出来,这这么话说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那只叫做沙弥的铁猴子已经将‘问天楼主’的脑袋连拉带扯的揪了下来。随后抱着那颗圆滚滚的脑袋跑回到了百里熙的身边,冲着雾气中的男人呲牙叫了两声。
    沙弥的这两声,将雾气男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他完全不去看被沙弥咬掉脑袋的傀儡,反而好像刚刚看到百里熙一样,对着他说道:“几百年前就听说过百里先生的法器精妙,刚才我亲身所见,先生不愧是当世炼器第一人。不过还是那句话,请百里先生将那一件三十七年前已经定好的法器交给我。”
    这时候,百里熙已经感觉到了远处这个藏身于雾气当中的人,和刚才被铁猴子沙弥揪掉脑袋的人有着相似的气息。而且有了这人刚才的几句话,已经能确定他就是刚才傀儡的本尊。
    百里熙怎么说也是跟着席应真学了三十年的术法,知道傀儡和本尊的能力相差甚远。刚才一个傀儡分身已经让他品于奔命了,现在本尊到了,单靠自己这点实力怕是够呛了。当下,他并没有回答雾气中男人的话,而是将目光转到了归不归的方向,说道:“七缺剑送你,这柄如意借你百年。如何?”
    “行是行,不过不是刚才的条件了。”归不归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冲着百里熙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点玩意儿也就是够你轮回之后,老人家我去给席应真报信的。让那个当年教过你几十年的人来替你报酬,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两样小玩意儿也就只够这么多的。”
    百里熙几百年前就和归不归打过交道,对这个老家伙也还算了解。如果这只老狐狸不想趟这浑水,刚才雾中男人出现的时候,他便已经已经带着身边的白发男人几个溜了。既然他肯留在这里,就是说明还在惦记其他的好处。看着那个老家伙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脚边的这只铁猴子,当下差不多也明白了他的心思。
    百里熙最后一张底牌不想轻易的使用,当下深吸了口气。对着归不归说道:“加上这只猴子,玩够了还给我就行。除了刚才说的两件法器之外,下面的法器当中你再自选一件。就这么多了……”
    “刚才你直接把棒子给老人家我。就没有这么多的事儿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身体已经在吴勉的身边消失,随后,同一时刻又出现在了百里熙的身边。看了一眼身边的炼器第一人之后,慢悠悠的说道:“别以为老人家我过来,你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跳下去藏起来了。你要是敢扔下我老人家自己跑了的话。别怪老人家我到时候和那位楼主一起把这个王八盖子掀了。别忘了当初在咸阳的时候,我老人家可以破过你的宅器的……”
    这个归不归还真的猜中了,看到这个老家伙过来的同时。百里熙已经存了用归不归在前面当着,他自己先躲到下面去。到时候不管老家伙能不能拦住那位楼主,自己都不吃亏。要么楼主被归不归拦住。皆大欢喜。要么楼主送这个老家伙下去轮回,那样自己还省下了几件大法器。而楼主照样破解不了法器,没有本事下去找到自己。
    被归不归说破之后。百里熙的脸上多少有点尴尬。不过他们俩在相互算计的时候,那位雾中男人--问天楼主的本尊就对着还坐在大石上的吴勉去了。他对着白头发的男人说道:“吴勉先生,你不要跟着不归兄一起过去吗?”
    吴勉看着雾中男人。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你们的事情,是我一个小修士参合起的吗?你刚才也听到了百里熙的法器是给归不归的,又不是交到我的手上。凭什么要我出去生死相拼?就为了给那个老家伙手上添件法器?你动你的手,我看我的热闹。不犯王法吧?”
    “哈哈哈……”雾中男人大笑了一阵之后,不再理会吴勉。转身对着还在继续扯皮的归不归和百里熙说道:“你们二位还没有争执完吗?不好意思。我的本体不能出来的太久。回去晚了的话,家里的那些傀儡如果造反就难看了。那我失礼了,百里先生。你不给我,我只有自己拿了……”
    说完之后,雾中男人开始慢慢的向着归不归、百里熙二人的方向走过去。他走了没有几步,突然抬手在空气当中抓了一下。就在雾中男人抬手的同时,如影随形的剑尖已经从空气当中露了出来。雾中男人用两根手指头夹住了长剑,硬生生的将全部剑身从空气当中扯了出来。
    被雾中男人有手指头夹住之后。如影随形竟然发出来一种好像女人悲鸣的声音。不过片刻之后,这声音便慢慢的变小直到听不到为止。悲鸣之声消失的同时,这柄长剑好像失去了灵气一样,剑身的光泽都变得暗淡了许多。随即长剑被雾中男人顺手丢在地上,这柄剑再没有出现什么异动。和其他的铜剑一样,除了细长一点之外,在没有什么分别。
    制住了如影随形的同时,雾中男人的脚步未停,继续向着归不归和百里熙的方向走了过来。这个时候。百里熙摸了一把铁猴子沙弥的脑袋。随后那只铁猴子就好像疯了一样的冲着雾中男人的方向扑了过来,这只铁畜牲跑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张嘴,接二连三的对着雾中男人的方向喷出来两三道精光。
    看到铁猴子跑过来的同时,雾中男人的脚尖一挑。将掉落在地上的如影随形挑了起来。手接住之后,用这饼长剑开始拨打射向自己的几道精光。几声脆响之后。这几道精光已经都被他打落在地。这时候,雾中男人才看到,被他打落在地的是几颗牙齿模样的铁钉。看来之前打在他傀儡分身上就是铁猴子嘴里的牙……
    几颗铁牙齿被打掉之后,那只铁猴子也到了雾中男人的身边,它的身子一窜向着男人的位置扑了过来。当下,雾中男人用手里的长剑对着铁猴子的身体刺了过去。剑尖和铁猴子接触到的一刹那,一连穿的火花闪现。铁猴子身上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不过雾中男人手中长剑的剑尖却被这只猴子的猴皮折断。最前面的位置变成了一个平头。看到长剑已经无用之后,雾中男人毫不犹豫的对着铁猴子甩了过去。
    一到金属相击的声音响过之后,只是在铁猴子的身上闪现出一道火花。沙弥连躲都没躲,继续向着雾中男人扑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雾中男人的手电闪一半的掐住了已经扑倒他面前铁猴子的脖子。随后另外一只手抓住了铁猴子的一只后腿,两只手交错使劲的同时,这个雾中男人竟然将铁猴子沙弥撕扯成了两半。就在他将两部分的铁猴子丢在地上的同时,面前一道人影闪过,老家伙归不归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举着手里面一根白色棒子对着雾中男人脑袋砸了下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