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主人与客人

    那只公的沙弥和被雾中男人撕碎的铁猴子一摸一样,按着百里熙教的法门。沙弥和一般的猴子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它的身子太重,等候在山下的马车承受不了这个重量。这只铁猴子只能一路跟随在马车后面。好在沙弥的脚力不弱。有几次吴勉故意让它放开了跑。铁猴子瞬间便超越过了马车。
    之前不知道仇力对着百里熙说了什么,吴勉几个人下山的时候,本来打算带着仇力一起回到地宫的。毕竟他还欠着山上两条人命,不过还没等吴勉跟百里熙提出来要带仇力下山。这位当世炼器第一人先开口让仇力留在这里,看在百里熙和席应真的面子上,吴勉给了仇力宽限了十年。十年之后,仇力带着炼制好的如意棒去寿春城找他和归不归。到时候他的下场要由淮南王刘喜发落。
    带着沙弥回到了地宫之后,山上的众人都把这只铁猴子当成了一景。归家哥俩带着几十个喽啰瞪大了眼睛看着这只猴子,如果不是吴勉和归不归将这只猴子带回来。任他们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世上还有这样奇妙的法器。
    本来小任叁打算让地宫里面的燕哀侯开开眼的,不过这个时侯那位首任大方师却封印了他地宫的入口。只是在入口的位置给一卷写满字的竹简。竹简上面的内容是写给小任叁、吴勉和归不归的。
    在竹简上面,燕哀侯说自己已经有了油尽灯枯之状。他留在地宫里面,靠着自前散发在里面的仙灵之气他还能多坚持个几十年。留在地宫里面项羽的魂魄他会安心照料,就算在这几十年里面不能将他的戾气消除干净,也会大有改观。
    燕哀侯放不下心的,就是那个人参娃娃任叁了。当初这个人参精灵还是靠了他的外力,才蜕化成了人形的。当下燕哀侯嘱咐吴勉好好照顾这个小家伙。
    接下来就是对吴勉说的了,之前他代师收徒只是权宜之计。他日吴勉的成就一定是在方士之外的。等到燕哀侯的这一丝魂魄真正到了魂飞湮灭的这一天,他和吴勉的同门关系自动接触,到时候吴勉便不在是方士门中之人。
    最后说了归不归几句,这一段算是托孤了。如果燕哀侯没有坚持那么久,三年两年便魂飞湮灭的话。那山上的归家哥俩连同这些喽啰就要指望归不归这个老家伙了。而且竹简里面带出来他知道老家伙和归家哥俩的关系,这些人交给归不归。燕哀侯也算是放心了。
    这竹简里面写的好像是在交代后事,看着小任叁眼泪汪汪的。要冲下去陪着燕哀侯。不过地洞入口的禁制它冲不过去,当下只能蹲在地宫入口哇哇的大哭。
    最后还是老家伙归不归一句话开导了小家伙:“不就是油尽灯枯吗?老人家我有办法把油给他灌满了。听说过神仙油吗?只能能找到这个,给燕哀侯一滴两滴的,就能让他恢复原样。就算你从小人参变成老山参,都未必比他耐活。”
    这几句话算是让小任叁止住了悲声,小家伙抹着眼泪对归不归说道:“真的吗?老不死的。别骗人参啊。”
    “老人家我什么时侯骗过你。”归不归伸手在小任叁的脑地上拍了两下,笑眯眯的说道:“把心放肚子里。我们先回去见过了你哥们刘喜之后,就出来找神仙油。”
    看着小任叁泪眼婆娑的跟着归莱去酒窖找酒喝。吴勉凑过来看着老家伙说道:“神仙油?你瞎编的吧……”
    归不归看着小任叁的身影消失之后,才慢悠悠的说道:“要是一般的魂魄,怎么也有办法再滋养个几百年。不过你那位老师兄是仙魄,这世上什么东西能滋养他?任叁虽说活了几百年。不过也是小孩子的心性。回到淮南王那里,多给他找点好吃的好玩的,再把好酒给他预备上。过不了两天他就能忘了这里的事情。”
    “真的会忘吗?”吴勉微微的摇了摇头,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走吧。燕哀侯不在,这里也没什么好待的。收拾一下就走吧。”
    归不归看着吴勉已经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眼第红入口的禁制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才跟着吴勉的身后离开了地宫的入口。
    两个人上去之后。马上开始准备离开这里的事情。由于自己带来的随从都死在了仇力的手上,而归家哥俩这些人脸上都挂着山贼像。当下。归不归打发山上的喽啰到十几里外的镇店上,花钱雇了四个老实巴交马车夫。
    四个马车夫驾着两辆马车。载着吴勉、归不归和小任叁三个人离开了这里。本来归家哥俩还想留着他们这几个人在山上多住些日子,不过看着吴勉他们去意已决。只能恭恭敬敬的将他们送走。临走之时,归不归给归家哥俩留下了他们再淮南王府的地址。如果山上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感觉派人去淮南国给他们报信。
    归家哥俩也知道归不归指的风吹草动是地宫里面的烟燕哀侯,说到这里不免有些神伤。送走了吴勉和归不过、任叁的两辆马车之后。带着手下的喽啰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山上。
    当天晚上,一个被雾气笼罩住的男人出现在了地宫的山脚下。他痴痴的看了一眼山顶的位置之后。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几百年不见了,再见面不知道说什么了……”说完之后,雾中男人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迈腿慢慢的向着山上走了上去。
    半晌之后,还是这个男人,出现在了地宫的门口。他看了一眼禁制之后,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空气说道:“原来你已经算到了了我要来,不愧是首任大方师……”
    没等男人的话说完,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燕哀侯的声音:“不要废话了,进来吧,我等你很久了。”
    听到了燕哀侯的声音之后,雾中男人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迈步向着禁制里面走了进去。这道令吴勉、归不归都素手无策的禁制,对于这个雾中男人来说,就好像空气一样,没有一点阻拦的走进了地宫当中。
    而雾中男人进来之后,轻车熟路的向着纵深的位置走了过来。走到了之前吴勉和燕哀侯相遇的大殿前,雾中男人轻轻的扣了扣们。半晌之后都没有等到回应之后,男人慢慢的推开了大门。
    就在雾中男人推开大门的一瞬间,他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大殿中心的位置。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大殿里面的人开口说道:“是来送我最后一程的吗?不过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不是马上就要烟消云散的。你可能来早了,回去之后还要再等几年。”
    “听你说话的声音,比我还要有中气,没有一点油尽灯枯的迹象。在这世上再过五百年也没有问题。”雾中男人轻轻的笑了一声之后,抬头看了看大殿里面的景象,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当年这座地宫还是我看着建造起来的,第一个主人也是我,想不到几百年之后我却变成了客人。”
    “别着急,我消失之后,你还可以回来。”大殿里面站着的正是首任大方师燕哀侯,他身后站在一个不言不语的魂魄,正是昔年的楚霸王项羽。说到这里的时侯,燕哀侯回头将项羽的魂魄拉了过来,指着雾中男人说道:“这个是你做的孽,还是你那个弟弟做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