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一样的男人

    将吞煞重新放回到了铁箱子里面之后,上官羊和年轻人一左一右的抬着箱子,将这密林外面走去。由于怕使用术法的时侯,和这件法器产生共鸣。当下两个人只有一路步行着向外走去,走到了密林外面的时侯,年轻人突然开口对着箱子另一头的上官羊说道:“这次得手得的也太容易了吧?里面会不会有诈?”
    “有诈有这么样?”上官羊眼睛盯着密林外面的方向。现在已经过了丑时。再过一个时辰就要天亮了。现在官道上面静悄悄的,这个时辰,整个淮南国在赶路的人可能就只有他们这两个人了。
    没有见到什么异常的情况之后,上官羊这次继续说道:“楼主分派给我们的任务,只是将这件法器送到下一个人的手上。只要这段时间不出问题,就算这是吴勉和归不归定下的计策又怎么样?”
    年轻人想要几句话反驳上官羊。但是这个脚脖子上面带着铃铛的老家伙,说的似乎还是有些道理的。这个烫手的火盆既然已经到了他们的手上,只要将这件法器送到接手人的手上。到时候只要把他们如何得到法器的经过告诉接手的人。如何评估就不是他们俩的事儿了。
    交接法器的地点在淮南国境上,虽然两个人都不敢使用遁法。不过好在这里距离国境已经不远,照着两个人的脚程。天亮之前就能赶到交接的地点。
    两个人抬着箱子,这一个时辰跑出去将近三十里路。东方破晓的时侯,远远的看到了一处大镇店。看到了镇店之后。两个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稍微的安稳了一些。两个人赶到这里之后,天色已经亮了起来。陆陆续续的有一些早起挑水做饭的人已经走出了家门,扛着扁担和水桶向着镇店当中唯一的一口水井走过去。
    上官羊拦住了一个赶着去井边跳水的老头,向他打听本地唯一的一家客栈的所在。挑水老头听到两个人打听客栈,当下呲着一嘴的黄板牙冲着眼前这一老一少笑了一下,说道:“你说说这不巧了吗?老汉我就是客栈的伙计。两位是过来投栈的吧,等我一下,老汉我挑上一挑水。咱们一起回去,你们二位还没吃早饭吧?这要等一下了,这几天客栈里面没有客人,早上也没有生火……”
    “等一下,你说客栈里面没有客人?”这句话说完,年轻人愣了一下,看了一眼也有些诧异的上官羊之后,他继续说道:“你们这座镇子里面有几家客栈?”
    “就我们赵记老号这一家”老头听到两个人几乎不是来投栈的之后,对二人也没了什么兴趣。当下说完这一句之后,也不再理会这二人,扛起来自己的扁担和水桶。继续向着水井的方向走过去。
    “等一下,有话好说嘛”上官羊从怀里面掏出来七八枚制钱来,将这些制钱叮叮当当的在手里抛了几下,随后仍在了老头的水桶里面。看着老头惊呼了一声,回头在水桶里面找钱的样子,上官羊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打听一下,这几天又没有一个男人住在客栈里?”
    “都说了这几天店里没有客人……”老头几乎将脑袋都扎进了水桶之中,将那些制钱都掏了出来之后。陪着笑脸对着上官羊说道:“敢情你们二位是来会朋友的,不过是不是你们记错了日子?要不然就先去店里住上。等到你们那位朋友到了,自然也就见到了。”
    “这几天都没客人”这下连上官羊都错愕了起来,就在连两个人不知所措的时侯。挑水的老头突然一拍大腿。对着两个人说道:“也不能说真没有客人,五天之前,店里面来了一点穿着丝绸的先生。不过他嫌我们店太老。当天晚上就走了。不过天天来我们店里泡着,每天的房前照给,不过晚上不在店里过夜。这几天都是日上三竿就来,然后天一擦黑就走。这么着也有个四五天了,不过这几天人来的越来越晚。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穿丝绸的人……”上官羊转头看了年轻人一眼,问天楼的管理极为严密。除非楼主安排,要不然各个楼层的主事人这一辈子都没有见面的机会。就连他们俩都是第一次见面,当下,根据时间判断应该就是来个他们接应的那个人。
    当下上官羊又扔了一把制钱在水桶里,让老头先送他们去客栈,然后再来打水。看在这两把制钱的份上,老头子乐不可支的带着这一老一少到了客栈。
    进了客栈之后,上官羊先是包了一间上房。他们的房间正对着大门口,如果真有什么人进来的话,两个人第一时间就能看到。上官羊和年轻人两个人奔波了一夜,不过当下也没有什么心思休息。两个人各自拉了一把椅子。将铁箱子放在椅子当中,随后一左一右的坐在椅子上面,四只眼睛紧盯着大门口的位置。等着老头口中的那个人进来……
    不过一直等到了中午。也没有看到有人进来。大门口的柜台上,只有掌柜的一个人在赶着苍蝇。两个人一直等到了午时过后,都不见那个穿着丝绸的男人过来。当下上官羊将老伙计叫了进来,询问他那个丝绸男人的事情。
    “是那个人啊,你们二位稍安勿躁,最晚天黑之前,他一定会赶过来的。”老伙计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位客官没有什么耐心,他也就是第一天在店里的时间能长一点。第二天之后,每天来的时间越来越晚,走的时间却是越来越早。昨天是未时来的,酉时刚到就走了。前后加一起才俩时辰。这么算起来,那位客官今天贴着申时一定会过来。”
    这几句话说完,老伙计继续自己找活干去了。上官羊和年轻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年轻人轻轻的对着上上官羊说道:“不可能是楼中之人吧?这样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
    “看到那人就知道了”上官羊说话的时侯,看了一眼身边得大铁箱子,随后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只要把箱子交到那个人得手上,我们就算是轻松了。”
    两个人一直等到了申时过半。外面得天色已经隐隐有了西下兆头的时侯,客栈外面才进来了一个身穿丝绸华服的男人。看着年纪,男人的年纪并不大,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要见佩戴这一柄更像是礼器一样的佩剑,走进来之后,马上捂着鼻子对掌柜的说道:“老赵!昨天怎么和你说的,买个熏香才几个钱?你自己闻闻这店里都是什么味道?还是人能住的吗?还有,那些盘子碗什么的碎了就扔了,还找什么钜碗的?上次在你这里喝水,一口水撒了我这一裤裆……”
    掌柜的像是已经习惯了这人的做派,反正他不住店还给饭钱,嘴碎就碎点吧。当下这位掌柜陪着笑脸对着华服男人说道:“对了,今天有两位来投栈的客官好像是来找什么人的?不知道他们二位是不是您要等的人?”
    “谁说我是来等人的?”华府男人白了老掌柜的一眼之后,慢悠悠的向着客栈里面扫了一眼。这一眼正好和上官羊、年轻人打了一个照面,这一眼看过去,上官羊才看到这个身穿华服的男人脸上竟然化了妆,一张苍白的脸上还涂着腮红和胭脂水粉。最让人吃惊的是男人的衣服上面挂着一块玉牌,上面雕刻着一个五……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