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酿酒

    今天这场戏没有小任叁的戏份,又怕他突然出来搅局,归不归将他安置在离此二十里外的一座县城当中。比较这个小小的村落,小任叁待得地方就好像天堂一样。吴勉和归不归赶到的时候,这个小家伙正泡在酒缸里面,以毒攻毒的醒酒……
    将小任叁捞出来之后,归不归看着那一坛子泡剩下来的酒呵呵直笑。冲着正在用毛巾擦拭小任叁的吴勉笑了一下,随后说道:“算起来这一缸是正经的人参酒了,也不知道这个小东西是不是在里面撒过尿。那样可就更有劲了。可惜路途太远了,不能便宜老人家我那俩重孙子,要不然的话也够再给他们俩续上百年的寿命了”
    这个时候,小任叁醒了过来。这个通身上下红扑扑的小孩子先是冲着归不归一阵傻笑,随后摇摇晃晃的走过去,踩着老家伙身边的椅子,拍了拍归不归的老脸,一边傻笑一边奶声奶气的说道:“老不死的,这样。你让你那俩孙子把我当成祖宗供起来,逢初一十五的我就给他们俩来上一泡尿。一个月两次,他们俩只要自己不出去找死,活上五六百年不成问题,怎么样,哈哈哈哈……”说完之后,这个小家伙又是一阵莫名其妙的傻笑。
    “才五六百年,那够干什么的,一转眼就过去了。”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冲着小任叁诡异的笑了一声,随后低着声音说道:“老人家我还不如把你这个小人参崽子圈起来,每过一个甲子就在你身上切块肉下来,趁热乎劲让归莱归区吃一块。就说不能长生不老吧,只要你这一身的人参肉能续上。再活个两千年没有问题,吃到之后你不行了。这个小身子就要用盐腌起来。留着以后慢慢吃……”
    小任叁的脸色本来还红扑扑的,不过等到归不归绘声绘色的讲完之后,他的小脸已经由红转白,额头上还见了冷汗。看着归不归的老脸冲着他凑了过来,小家伙当场“啊!”的一声,从椅子上跳了下去,直接钻到了地下。
    片刻之后,任叁的小脑袋从吴勉的脚下露了出来,两只小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的归不归。换了口气之后,有了头顶上的吴勉壮胆,这个小家伙才敢对着对面的老家伙说道:“老不死的。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怎么吃人参了?从现在起,你最少要距离人参两丈之外……”
    吞煞的事情过后。吴勉三个人也没了回到淮南王府的兴趣。当初为了炼制长生不老药方便,才在淮南王刘喜的府中暂住。不过这几年随着这个小孩子向着成年人过度,他的城府越发的深不可测。再回寿春城对他们双方都没有什么好处,反正也是等着望天山上的鬼门关开。当下,三个人就再鬼门关旁搭了一座草庐,采办齐了日常所用的物品之后。三个人就在这草庐当中数着日子,等着鬼门关打开。
    本来小任叁心里还惦记着神仙油的事情,不过归不归拍着胸脯保证。那个可以滋养燕哀侯仙魄的神仙油可能就在这鬼门关当中。他当初在方士门当中是亲眼见过的,反正就在后面这几幅地图的所在地当中,不在这里,后面几个地址也肯定找得到,这才让小任叁的心多少安稳了一点。
    除了开始的几天小任叁没有酒喝不自在之外,三个人住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当初他们三个在淮南王府中成为座上客,淮南王每天都要亲自过来遵师礼请安,现在住在草庐之中反而更加自在。
    刚刚在草庐住下的前几个月,闲不住的归不归还带着小任叁下山买酒。不过这个老家伙去了几趟就嫌麻烦,最后索性在山下买了酒曲,用小任叁喝光的二十几个酒坛子自己酿果酒。
    老家伙当初被徐福踢出方士门墙之后,在家里待着没事。曾经带着孙男娣女酿过几次果酒,据他自己说,他们家酿的果酒开封的那一天,整个王城里面都飘散着果香。为了这个还惊动了当时的国君。那位国君带着太子和正宫娘娘亲自登门,就为了蹭口酒喝。
    现在正是夏末初秋,淮南国位处南方,山上满是成熟的野果。白天归不归带着小任叁上山采集了熟透了的野果,野果采集够了之后。这一老一小便开始忙活起来造酒……
    没过几天,封在酒坛里面的野果开始发酵,整个草庐周围飘散着一股夹杂着水果香气的酒香。小任叁天天围在归不归的身边转悠,翻来覆去的就那么几句话:“差不多了吧?老不死的,开一坛尝尝咸淡吧……”最后说的老家伙烦了,只要小任叁再凑过来墨迹,归不归就对着他说道:“一边去,两丈之内别让老人家我看见你。”
    小任叁一直熬了三个月,小家伙天天流着口水围着二十几个酒坛子转悠。本来归不归定好的时间是一百天,不过看到小任叁猴急的样子,老家伙还是动了善心。提前十天开了一坛。开封的时候,一股奇异的酒香飘散在整个望天山上。就这股酒香而言,之前归不归说的多少靠点谱。
    老家伙用水瓢给小任叁舀了一瓢酒。小家伙一仰脖喝干了之后,突然吧嗒吧嗒的掉下眼泪来。归不归被小任叁哭愣了:“没酿好?酒酸了?不能够啊,老人家我还没失过手……”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给自己来了一瓢,喝了一口之后,疑惑着看了一眼小任叁,说道:“这不挺好吗?早了十天启封,酒香差了一点。不过喝着也不酸也不涩口,你哭的什么?”
    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小任叁好像把之前的委屈都想起来了。“哇!”的放声大哭了起来,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哽咽着说道:“酿少了……就那么点……喝完……就没了……以后喝不到了……怎么办!”
    当天为了庆祝第一坛酒开封。老家伙还特意出去打了一头野猪。一半用盐腌了风干,另外半只剁成大块,放进陶盆中烧火煮熟。野猪肉煮烂的时候,望天山上飘散的酒香中又混搭了一股肉香。
    吴勉虽然对酒没什么兴趣,不过还是就着猪肉喝了两杯。老家伙酿造的果酒确实不错,喝在口中果香伴随着酒香回味悠长。如果不是看到小任叁舍不得的样子,吴勉还能再喝几杯。
    当天晚上,小家伙极为少见的只喝了半坛果酒。之后便恋恋不舍的扣上了酒坛,小家伙叹了口气之后,咽着口水说道:“省着点,还能多喝两天……”
    小任叁在唉声叹气的时候,吴勉和归不归的脸色突然同时一变。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归不归笑呵呵的对着空气说道:“来都来了,出来见一面吧。老人家我酿的美酒今天开封,有一个算一个,喝了一杯再走也不迟嘛。”
    小任叁本来还在感慨人生无常,美酒说没酒喝没了。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小家伙愣了一下,站在原地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有人路过他们的草庐。当下皱着眉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抽什么风?什么叫有一个算一个,喝了一杯再走也不迟?你倒是大方,问过人参同不同意了吗?我再和你说一遍,这里的酒都是我的,每一滴都是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空气当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赏一口吧,整个望天山都是这美酒的味道,不喝一口,真是比死都难受。就一口……”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