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归不归的十三天

    看着不知所措的秦不佑带着众挑夫离开之后,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看了一眼秦不佑留在地上的食盒,自言自语的说道:“又是一个有意思的人……”说话的时候,老家伙手中的玉牌上出现了一个古怪的裂纹,横着将背面刻着的‘五’字一分为二,看着就好像将‘五’字斩首了一样。
    这次本来小任叁本来差点就对秦不佑改观,不过那一盆人参炖鸡又将麻衣男子在任叁心中跌落带了谷底,不过三天之后,归不归、吴勉二人还是结伴到了秦不佑所说的茅舍附近转悠了一圈。
    说茅舍是秦不佑自谦,在山腰的一出空地上用毛竹搭建了一座大房子,光是大小就比吴勉他们的草庐大了两三倍有余,里面不止住着不止秦不佑一个人,进进出出的光是随从就不下五六个人,真不敢相信,只用了半个多月,他是怎么建造出来这么大的一座竹屋的。
    “以前就说这个姓秦的不简单,现在看起来还是有点小瞧他了,”看着这座大的有些离谱的竹屋,归不归咂巴咂巴嘴,扭过脸来对着身边一言不发的吴勉说道:“看来要和他做个二十多年的邻居了,不过老人家我可不觉得他就是为了地珠而来的那么简单。”
    说话的时候,从竹屋里面走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随从,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绢帛,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什么文字,看样子这人是要下山采办日常用度的物品,他走出来没有几步,身后突然发出一声异响,这人回头的以后,就见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飘飘忽忽的向着飞了过来。
    这随从回头的时候,火球已经到了他身前一丈左右的位置,眼看着火球打过来的时候,随从对着火球的位置一挥手,一个大得多火球从他得手心里面窜了出来,闪电一般向着对面的火球飞去。
    “嘭,”的一声,两个火球撞击在了一起,两个火球同时变成了一片火星,在地上乱串了一阵子之后,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好在这里的里面没有什么枯草,要不然一场山火是免不了的。
    将对面的火球打碎之后,这随从才警惕着向四外看去,不过放眼过去并没有发现有人经过的迹象,就在随从打算继续寻找的时候,从竹屋里面走出来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对着随从说道:“主人让你回去,今天不用才买什么东西了,我们都守在茅舍里面,任何人都不能出去。”
    看着两个人回到竹屋之后,隐匿身形的归不归轻笑了一声,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怎么样,老人家我没说错吧,这样的术法在方士门中没有十年八年也修炼不出来,这样的修士在那个诸侯王府中都是上宾,可他偏偏在秦不佑这里当个下人,一个下人都这样了,那么秦不佑——你这是去哪,不再聊会了。”
    归不归说到一半的时候,吴勉已经回身向着自己草庐那边走过去,走了几步之后,嘴里回答了归不归的话:“你还真是无聊……”
    接下来的几个月当中,秦不佑再没有过来,草庐、竹屋两处所在相隔几里山路,互不打扰却也相安无事,有余吴勉和任叁都是没有辟谷的,每隔一段时间,归不归就要带着小任叁下山才买一些吃食和日常用品,也在集市里面见到了秦不佑的随从,这些人见到老家伙也知道过来请安问好。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年多,在这一年里面,淮南王派人打探到了他们三个人的下落,刘喜亲自带人上山来请,不过归不归用了幻术,淮南王三次上山最后都无功而返,他心里明白这是吴勉三人心里出了芥蒂,不过根子在他,今天这样的结果他也无话可说了。
    知道吴勉、归不归他们是为了守着鬼门关才住在山上的,虽然没有找到他们几个人的下落,不过下刘喜还是定时将一些准备好的礼物送到鬼门关旁,按着吴勉的脾气,这些礼物他动也不会动,怎么来的就让刘喜的人怎么带回去,无奈身边有两个没有出息一老一少,经常是刘喜的人前脚刚刚将礼物送到这里,人刚刚离开,归不归和任叁已经打开礼盒,就着越来越少的果酒,挑里面的美食吃喝起来。
    又过了一年多,有一天中午,来送礼物的王府随从刚刚离开,归不归没像之前几次那样,和小任叁扑倒礼物里面,而是趁着小家伙吃喝的时候,将吴勉拉倒了一边,看着他说道:“老人家我要出去几天,不会太久,差不多大半个来月也就回来了,你们俩自己小心,这段时间秦不佑可能会再次上山,不过他没看到我老人家,也不敢轻易的把你们俩怎么样。”
    吴勉沉默了片刻之后,看了一眼还在冲着他笑的归不归说道:“那十三天到了,这么快有三年了……”
    归不归马上就要面临白发长生不老之人的十三天衰弱期,本来他们还有炼制长生不老药的副产品丹液可以化解,不过也是两个人的运气不好,他们当初将丹液和炼丹之物都送到了燕哀侯的地宫之中,向着当世之中这里最安全,遇到那衰弱期的十三天之前,就躲到那座地宫中,有燕哀侯看着,他们还怕什么,就算真出了什么状况,当即喝下一口丹液,也能马上恢复到白发时期的巅峰状态。
    不过后来燕哀侯将整个地宫封印起来之后,两个人再想回去取也是不可能了,现在再轮到三年十三天的衰弱期,两个人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现在山腰那里还住着一个秦不佑,这个人的来历两个人一直都没有谈听明白,归不归这样的老油条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现在突然冒出来也显得格外让人怀疑,不过吴勉打算去问归不归要去那里藏身的时候,这个老家伙却怎么都不肯说:“你打听这个,你猜猜老人家我会告诉你吗,我老人家亲爹亲妈还在的话,这个都不会对他们说,一旦万里有个一,哪天你和小任叁喝多了,说出来让别人听到了,老人家我八成就是死在这上面的……”
    到最后,归不归也没有说出来,就在当天晚上,老家伙趁着夜色,从后山走了下去,第二天早上小任叁醒过来,在草庐之中到处都找不到那个老家伙,当下对着吴勉问道:“看到那个老不死的了吗,他这是死哪去了。”
    “不知道,八成被你烦了,受不了就下山了,”吴勉看了小任叁一眼之后,顺嘴胡说八道的来了这么一句。
    听到归不归不辞而别之后,小任叁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起来,整整一天,这个小家伙都打不起来精神,就连他最喜欢的美酒,喝了两口也就没什么心思再喝了,这一天小任叁动不动就发呆,到了中午的时候,对着吴勉说道:“你说说,我们人参很招人烦吗。”
    吴勉看了一眼小任叁,难得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这个还在皱眉头的小家伙说道:“不喝酒的时候还好,少喝点也没事,就是喝多了耍酒疯的时候……”
    吴勉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下,随后不再理会小任叁,冲着草庐外面说道:“一年多不见,你还是不死心吗。”
    吴勉的话音落时,外面响起来那个客客气气的声音:“仁兄此言差矣,今日在下是来找那位老仁兄的,将他请出来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