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另外一个人的消息

    吴勉打开大门出去的时候,门外除了那个一直客客气气的麻衣男人秦不佑之外,他的管家和随从也都跟着上来。后来还有一乘软轿,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人。
    看到了吴勉之后,秦不佑笑了一下,开口继续说道:“仁兄年余不见。还是风采依旧。那位老仁兄呢?在下还有个建议,再过二十几年之后,在下用长安城外的山林和庭院,来换取仁兄这里的草庐,一日之后在下便自行离开。那山林和庭院永归几位仁兄所有,如何?只求割爱一天……”
    “你来晚了,你那位老仁兄已经出门访友了。找他三个月之后再来……”吴勉不行搭理这些人,说完之后,随手又要将房门关上。
    就在他的手已经触碰到了大门的时候。站在门前的秦不佑突然向前一步。半个身子已经进了门内,微笑着对吴勉说道:“仁兄稍等片刻,既然那位老仁兄不在的话。那么我们来商谈一下如何?也许我们说好了之后,说不定那位老仁兄也会满意。”
    “进来你就不是为了你老仁兄来的吧?”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索性向着门外走了出去。秦不佑见他出来。只能后腿了几步,将大门口的位置让了出来。
    吴勉走出来之后,眼睛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秦不佑。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看来你是算好日子来的,比起我来,看来你们更忌惮归不归。说吧,是问天楼的余孽吗?”
    “就知道这个时候瞒不了仁兄了。”说话的时候,秦不佑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牌。之前归不归那块玉牌一样,只不过这块牌子上面的数字是三。和之前归不归那一块一摸一样。
    “算是来我和归仁兄还是有些缘分的。”秦不佑呵呵一笑,将玉牌重新收好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当初就是我接管了他在问天楼里面的楼层,这次又是因为归仁兄不在。我才能请吴勉仁兄下山帮忙的。”
    “你要请我下山?”吴勉愣了一下,没有想到秦不佑的目标会是他。顿了一下之后,他又继续说道:“演了一年多的戏,原来你要找的人从头到尾都不是归不归,不过要我下山又能做什么。”
    “吴仁兄跟我下去之后,自然就会知道的。”秦不佑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不过请吴仁兄你放心,只是想请你下山救一个人。您是首任的大方师的师弟,我们这样的人怎么敢伤害你。”
    “救一个人……”吴勉沉吟了半刻之后冷笑了一下。看着这个麻衣男人继续说道:“你说的是你们问天楼主吗?不过你是不是有点高估我了,怎么能看出来大方师广仁会给我这个面子,把问天楼主放出来的。奔波了几年才抓到的人。会因为我放了吗?”
    “吴仁兄你误会了,是楼主不假,不过不是那位还在方士门中的楼主。是另外那一位。”秦不佑再次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吴仁兄你应该知道我们问天楼里面有两位楼主,之前的一位楼主跟着广仁大方师回到了方士门中暂住。另外一位楼主一直都没有露面。而且过了将近两年一直没有出来走动,吴仁兄你不会觉得奇怪吗?”
    那次法器吞煞之事过后,只是将一位问天楼主带回到方式门中。那位曾经挨了席应真一嘴巴的另外一位问天楼主好像彻底从世上消失了一样,这两年当中,广仁的方士一门一直严阵以待,等着这位问天楼主出现,打救自己的兄弟。没想到两年过去了,那个人竟然一点音讯都没有。
    现在听到秦不佑提到了另外一位问天楼主,吴勉的心里将之前归不归说过的一些话又想了起来。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秦不佑说道:“说吧,不用让我猜谜语了,你们那位问天楼主现在如何了?”
    “实不相瞒,我家楼主正在燕哀侯的地宫当中”看了一眼吴勉略显惊讶的表情,秦不佑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家楼主当初与燕哀侯颇有些渊源,得知了首任大方师的一些近况之后,便赶到了地宫之中。没有想到却倍燕哀侯留在了地宫之中,没有办法之下。在下才想到了这个一个法子。算是来归不归仁兄最少也要十三天才能归来,在这十三天里面,差不多也可以将我家楼主请出来了。”
    秦不佑敢将这件事情和盘托出。就说明他已经没有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吴勉身上。
    “我明白了”这个时候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想用我作为人质,走马换将把你们问天楼主换回来是吧?不过这里面还是有个小小的问题。我不跟你走,你能把我怎么样?”
    说话的时候,吴勉身上瞬间浮现出来百余条来回乱串的电弧。霎那间。草庐之外面明亮的如同白昼一般。那位秦不佑还是没事人一样的站在原地,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吴仁兄的术法比听闻的还要高上不少。不过可惜了,在下不是上官羊之流的不学无术之辈……”
    说话的时候,秦不佑抬腿向着吴勉这边走过来。他们家相隔也就四五步左右,看他向着自己走过来之后。吴勉一抬手,一条碗口粗细的雷火之龙向着秦不佑的脑袋窜了过去。看这条龙张牙舞爪的样子,想要一张口把他的脑袋吞下来一样。
    秦不佑好像没有看到这条雷火之龙一样,这一人一龙相差实在太近。雷火之龙出现之后,直接撞到了他的头顶上。“嘭!”的一声之后,秦不佑还是好端端的站在原地,这条雷火之龙却在瞬间被撞碎。碎掉的火花和电弧散落到了一地。
    这人的术法比火山还要高出一筹,吴勉一击未成的同时,已经估量出来了对手的实力。不过知道了这个之后,吴勉已经知道了自己在他身前,没有取胜的机会。当下他向后退了一步,再次将两条雷火之龙对着秦不佑的身体飞了过去。
    几乎和上次一样,秦不佑还是不躲不闪。任由这两条雷火之龙在他身上撞的粉碎。这两条雷火之龙撞碎的同时,耀眼的闪光让人都睁不开眼。吴勉就在身边,秦不佑担心他逃走。当下没敢闭眼,只是将头扭到了一边。
    就在闪光最耀眼的时候,秦不佑突然感到了一个人影已经到了他的身边。和刚才的两次雷火之龙不一样,这次秦不佑突然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惶恐。他的身体条件反射的向后窜了出去,等秦不佑将头转过来的时候,看到了吴勉已经追了过来。挥手对着他的脑袋排了下去,秦不佑眼见,看到了吴勉的手心里面扣着一个红色的珍珠--储天珠……
    秦不佑知道储天珠的厉害,当场冷汗便湿透了全身。看着吴勉再次冲着他扑过来的时候,秦不佑再不敢向之前那样的托大。当下只能狠了狠心,伤到吴勉也顾不得了。对着他一抬手,一道耀眼的光华对着这个白发男人握着储天珠的手臂打了过去。
    “啪!”的一声,一柄银色的短剑插在了吴勉的手臂上。那只握着储天珠的手无力的搭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秦不佑已经到了吴勉的身边,他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吴勉的心口上。
    没有半点声息,吴勉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出现在自己的胸口,随后,他的身体横着就飞了出去……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