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反复倾斜的天平

    吴勉的身体穿过了草庐,摔落到了还在一呼一吸的地脉上,身子虽然没有外伤,但是里面的内脏却好像被火烧着了一样,他爬起来的同时,胸口发胀嗓子眼发甜,张嘴吐出来一口黑血,这口淤血吐出来之后,吴勉身体里面的内脏也复原的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秦不佑已经走到了地脉边缘,看到了吴勉已经恢复如初,正在将那把插在自己手臂上面的短剑拔了出来,这个麻衣男人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顿了一下之后,秦不佑开口说道:“当初我和广孝仁兄切磋过术法,他都没有吴仁兄这样的复原能力,看来这长生不老的身体也是要依靠资质的……”
    看着吴勉的身体上再次浮现出来电弧之相,秦不佑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吴仁兄,还要继续吗,我们的术法还是有些差距的,再过几百年我不敢说,但是现在这样,仁兄你应该没有胜我的把握。”
    “不试试怎么知道……”吴勉说话的时候,迈腿向着秦不佑的方向走了过去,麻衣男人还是看不到有任何的动作,等着对面这个白发男人过来之后,照葫芦画瓢像刚才那样再来一次。
    吴勉走出去两步之后,突然张嘴一条雷火之龙对着秦不佑喷了出来,看到这个白发男人还是老招数,并没有什么新意的时候,麻衣男人再次叹了口气,依然丝毫不动,等着刚才的场景再重现一遍。
    这条雷火之龙撞击的他身上之后,和刚才那一次一样,在一阵耀眼的光芒之下化为了无数的电火花,秦不佑冷笑了一声之后,就等着吴勉再次过来,不过这次他要下重手了,起码不会再给吴勉起身的机会。
    不过让秦不佑没有想到的事,耀眼的光芒褪去之后,吴勉还是站在原地,并没有趁着这个时候冲过来动手,既然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没有过来,那么自己过去给他一下子也没有什么。
    仗着自己的术法比吴勉高出太多,秦不佑并不相信那个白头发的男人还有翻盘的机会,当下他迈腿向着吴勉的方向走了过来,就在他迈腿的一刹那,场面突然发生了变化,秦不佑的已经抬起来的脚猛的一坠,好像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好在他反应的快,才没有失去平衡摔倒。
    还没等他明白过来,另外的一只脚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那个叫做任叁的人参精灵已经露出来半个身子,手里一柄银色的短剑已经刺进了秦不佑的脚背上。
    脚背上正是刚才自己插在吴勉手臂的那柄银色短剑,刚刚它还在吴勉的手上,什么时候给了这个人参精灵,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
    小任叁一击得手之后,身子马上钻回到了地下,秦不佑弯腰想要将短剑拔出来的时候,面前的人影一晃,吴勉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夹杂着雷火两重力量的拳头打在了麻衣男人的前胸,“嘭,”的一声,吴勉、秦不归两个人同时向后飞了出去。
    吴勉是被秦不佑身上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弹出去,而那个麻衣男人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挨了这一拳,身子也被打飞到了草庐之中,不过秦不佑的术法毕竟高出吴勉太多,身子飞出去的时候,已经化解了大部分的力道,不过等到他摔倒在地,又爬起来的时候,面前和吴勉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麻衣男人愣了一下之后,马上回身向着草庐外面跑去,当他出了草庐之后,就见一个跟着他来的那些随从已经倒下了大半,那个白发男人蹲在秦不佑已经昏倒的管家身边,将那颗储天珠从他的怀里拿了出来。
    刚刚吴勉中剑之后,储天珠也掉落到了地上,秦不佑防着他逃走,没有及时去捡拾那颗珠子,不过他眼角的余光也看到了自己管家将储天珠收了起来,想到这个也是那个小任叁告诉吴勉的了。
    重新拿到了储天珠之后,胜利的天平再次不确定起来,看着吴勉将储天珠扣在了手上之后,秦不佑的脸色终于难看了起来,看着面前这个白头发的男人,说道:“看来刚才在下说的话要调整一下了,吴仁兄,在下只能把你活着带回到燕哀侯的地宫当中了,如果保证不了你的四肢周全,还万望见谅,”说完之后,秦不佑的身上出现了一层黑气。
    这层黑气紧紧贴着秦不佑的身体表面,看着他好像变成了昆仑奴一般的黑色皮肤一样,随后,这位麻衣男子伸手在空气当中拔出来一柄黑色的长剑。
    长剑在手之后,秦不佑对着吴勉的方向虚劈了一剑,一道凌厉的剑气破空而出,也就是吴勉早早的做了准备,身子急闪之下避开了这道剑气,不过他身后的大树被剑气劈中,大树瞬间一分为二,吴勉的身子刚刚站稳,对面的秦不佑已经第二道、第三道剑气奔着吴勉这边劈了过来。
    说实话,这剑气并不是秦不佑擅长的术法,只不过他实在有些忌讳吴勉手中的储天珠,不敢轻易靠前这才用了这样的术法,就这样,秦不佑还是加着小心,他也怕一个不小心将吴勉一劈两半,毕竟一个死了的吴勉不可能将问天楼主换出来,弄不好自己还能成为方士一门的头号公敌,那样真的就太不上算了。
    秦不佑不敢伤及吴勉的性命,而那个白头发的男人也靠不了秦不佑的近前,当下局面便有了僵持的迹象,不过打破僵局的人物随即出现,就在秦不佑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对着吴勉挥剑之后,任叁的小脑袋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小任叁猛的抱住了秦不佑的左脚将后一拉,不过就在小家伙抱住了麻衣男人左脚的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这件事有些不对头,秦不佑的左脚就好像灌了铅一样,任凭小家伙怎么拉扯,这个麻衣男人都纹丝不动,见到不对之后,小家伙马上一个猛子就往地下面钻。
    “这个招数你刚刚使过了……”秦不佑一声冷笑之后,调转手中的长剑对着小任叁钻进地下的位置刺了进去,长剑入地之后,小任叁的惨叫声便传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秦不佑的身边出现了两个人影,其中一个正是储天珠的吴勉,他用夹着储天珠的那只手向着麻衣男人的脑袋拍了下去,而这时秦不佑的另外一只手上出现了一柄短剑,对着吴勉的小腹刺了下去,看着二人得速度,吴勉会先一步被秦不佑刺中,那么他手中得储天珠也没什么作用了……
    事情的变化出在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的另外一个人影身上,他先一步一巴掌拍在秦不佑的胸口上,一声闷响之后,这个麻衣男人好像断了线得风筝一样飞了出去,这个时候,吴勉才看到这个人影竟然是应该已经躲起来,慢慢爱过他那十三天的归不归。
    老家伙一巴掌将秦不佑打飞之后,来不及和吴勉说话,用手将已经渗出鲜血的地面挖开,把肩头被秦不佑刺中的小任叁抱了出来,这个时候,小任叁已经开始扯着嗓子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归不归给小任叁包扎伤口的同时,一边的吴勉正在斜着眼看他,等到小任叁的伤口包扎好之后,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才用他那特有的语气说道“你一直就没走,是吧。”
    老家伙舔着脸笑了一下,说道:“这不是不放心你们俩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