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照葫芦画瓢

    归不归真正的衰弱期是三天之后,不过这个老狐狸之前对外人暗示自己的衰弱期都提前了三天。就靠这一手,老家伙当年反客为主干掉了不少算着日子来报仇的仇家。当时知道他衰弱期正日子的只有徐福一个人,这还是老狐狸第一次衰弱期的时候,被大方师遇到才瞒不下去的。
    一年多之前,秦不佑前来拜访的时候。归不归已经看出来这个麻衣男人有问题了。只不过秦不佑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什么,老家伙也就装作没看出来。不过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家伙感到自己的衰弱期快到到来的时候,心里面突然明白了秦不佑来接近自己的用意。
    开始归不归还以为秦不佑是来趁着衰弱期的时候,来对付他的。不过随着时间一天一天逼近那一天,秦不佑非但没有一点在山上布下陷阱,等着归不归衰弱期溃逃追击的意思,反而在还给老家伙留出下山的路来。
    既然不是为了自己,那就是为了白头发的吴勉了。之前归不归已经怀疑秦不佑是问天楼的余孽,联想到另外一位楼主这两年一直不见踪影。老家伙已经算定了麻衣男人就是吴勉来的,目地是为了他那位楼主。
    昨天归不归从后山下去的时候,看到了藏在下山必经之路的秦不佑的随从。这个人藏在一个被掏空了的大树干里面。虽然藏的巧妙,但还是没有能逃过归不归的法眼。接下来老家伙在山下转了一圈之后,隐住身形之后悄悄的又回到了草庐之外。
    剩下的事情就是刚才发生的一幕,吴勉和秦不佑动手的时候,老家伙没有出手。吴勉被秦不佑一个手指点飞的时候,他也没有动手。直到最后小任叁被麻衣男人伤了,老家伙这才忍不住跳了出来……
    现在面对吴勉,老家伙的脸色开始多少有些尴尬起来。干笑了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也是放心不下,下山之后眼皮就一个劲儿的跳。趁着衰弱期还没来,赶紧回来看看你们。想不到还真的被我老人家猜中了,家里还真出事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一直都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等到这个老家伙说完,吴勉一句话边让他哑巴了:“秦不佑来之前你已经藏在这里了吧?刚才我被他打飞的时候,心里是不是还在默默的叫好?看准了秦不佑的注意力都在储天珠上。你才出手的。稳赚不赔是吧?”
    归不归干笑了一声之后,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刚刚飞出去的秦不佑地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本来我想简单一点把吴仁兄带走就好了,现在看起来不复杂一点是不行了。既然归仁兄你也回来了,那就走不了。”
    说话的时候,秦不佑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吴勉和归不归的面前。他没有使用术法,只是慢慢的一步一步向着两个人走了过来。挨了归不归的一巴掌之后,这个麻衣男人竟然还能没事人一样的走过来。这个连老家伙自己都没有想到。
    走到了距离两个人十几丈的位置之后,秦不佑突然停住了脚步。看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半晌,本来以为他还要说点什么。没有想到的是。秦不佑突然诡异的笑了一下之后,将手中的长剑向空中抛了出去。
    这柄长剑出手之后,突然变成了一条闪着诡异光芒的黑色巨蟒。这条巨蟒张开它的大嘴。闪电一般的向着吴勉的方向扑了过去。长剑脱手的同时,秦不佑自己窜上了半空中。随后身子在空中变线,仿佛一块巨石一般的对着还在冲他笑的归不归砸了下去。
    老家伙笑眯眯的抬头看着已经到了半空中的秦不佑。就在他冲着自己砸下来的一瞬间,归不归已经照葫芦画瓢一样也窜到了半空中。他跳起来的同时,秦不佑已经砸了下来“嘭!”的一声巨响。地面上被他砸出来一个两三张见方,一人多高的深坑出来。
    没有砸到归不归,也没有看到那个老家伙逃走。秦不佑自己还在纳闷的时候,突然听到头顶上一阵破风之声响起来。霎时间他已经反应了过来,不过还没等他从坑里面跳出来。老家伙已经对着他砸了下来。
    也是秦不佑的反应够快,看到来不及跳出去。便直接将身子紧贴在坑道边缘,避开了归不归砸到地面的中心。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老家伙砸下来的同时。身上突然着起来一层紫色的火焰。好像一个紫色的大火球一样,瞬间刚才秦不佑砸出来的深坑当中,直接让这个深坑又深了两丈多高。
    虽然避开了归不归砸下来的中心点。不过秦不佑还是差点被这个老家伙落地所产生的冲击波震晕。就这样,他还是浑身上下哆嗦个不停。胸口一阵发堵,张嘴似乎是想要吐血。但是干呕了半天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这个时候,秦不佑才知道自己是小看了这个叫做归不归的老家伙。说到这里,还是之前得到的消息害了他。秦不佑以为只要自己凭一口气,只要耗光了归不归的术法。这个老家伙便没有实力再和自己相争,自己的术法用完之后还可以再生。归不归的术法耗尽就只有任自己宰割了。
    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老家伙只是照葫芦画瓢的来一下,自己就已经受不了。秦不佑之前和广字辈的广孝动过手。两个人不分胜负。本来以为归不归和广孝平辈,术法实力应该也差不了多少。现在看来,加上了归不归的广字辈,法术也是各有高低。
    当下秦不佑已经无心恋战,看到归不归向着他走过来的时候,这个麻衣男子急忙开始运用五行术法。本来他打算再挨这个老家伙一下,只要能从这里逃出去就好。没有想到归不归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没有一点要动手拦他的意思。
    看着秦不佑消失之后,归不归这才慢慢的从深坑里面爬了出来。这个时候。没有了宿主的那条巨蟒再次变回一柄长剑,掉到了地面上……
    这时候的吴勉身上已经出现了几道蟒牙划过的痕迹,虽然伤口早已经愈合,但还是能从扯碎的衣服当中看到刚才搏斗的遗留。
    看了一眼好端端的归不归,吴勉对他说道:“那么窄的坑,你身上都没有血迹。看来你把那个姓秦的放走了,是吧……”
    “这两年老人家我也消耗了不少术法,燕哀侯指望不上了,我老人家还要再熬二十多年。要有过日子的心,当然是能省一点就省一点。”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个姓秦的不简单,如果他真的拼了命来和老人家我争斗的话,耗光了我老人家的术法之后,还不一定输赢的人是谁。老人家我这辈子的座右铭--老人家我是人,不和疯狗争斗……”
    “上次是谁说的,这辈子最喜欢打落水狗的?”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你不担心姓秦的不会趁你的十三天来找麻烦吗?三五天之后他回来报仇的时候,你用唾沫喷他走吗?”
    “三五天?老人家我那个贤弟已经吓破胆了,一个月之内赶过来,我老人家的归字倒着写。”归不归轻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你和小任叁现在这里待着,我老人家出去转转,个把月就回来。秦不佑再来找麻烦,提我老人家的名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