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险些普渡众生

    从归不归嘴里说出来的话,吴勉从来都是要打个折扣之后才敢听的。这个老家伙将秦不佑放走,明显是不舍得浪费术法。现在留着麻衣男人在外面,对他们几个人就是一个随时发作的祸端。这样的事情连吴勉都不敢托大,当下带着小任叁一起,跟着归不归隐遁了起来。直到老家伙的衰弱期过去之后,三个人才重新的回到了草庐。
    回来的时候,三个人还特意的去了秦不佑的那做‘茅舍’去看了一眼。到了跟前才发现这里已经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空气当中还有一丝烟火熏烤的气味。
    吴勉和归不归倒是没有什么。不过小任叁是个记仇的主。小家伙叉着腰站在废墟边上,骂了小半个时辰。最后还是被归不归强拉着离开了这里,就这样。他还是愤愤不平,走几步就要回头骂个两三句。
    他们的草庐还是完好如初,看来还真像归不归说的那样,秦不佑被算计了之后,就没敢再上来。当下三个人简单收拾了一番之后,便重新在这里住下。又是几个月过去,再也没见还有什么异常的人出现过。
    春去秋来,又到了满山野果成熟的时候。果子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小任叁便开始满山遍野的踩点。那棵树上的野果硕大。那课树上的果子被光照充足,这个小家伙都了若指掌。
    草庐中被小任叁喝光的几十个酒坛也都被这个小家伙刷洗干净,任叁的生性并不勤快,能让他这么老老实实干活,可想归不归自酿的果酒会是什么味道。这些日子当中,小任叁口中当面称呼归不归老不死的次数都明显减少了,老家伙也难得看小任叁这么顺眼过。
    在小任叁的一再恳求之下,归不归亲自下山去买了酒曲和一应酿酒的器物。不过本应该中午就回来的老家伙直到夕阳西下都没有再出现过,小家伙一遍一遍的到草庐外面等候,最后都撅着嘴巴回来。
    直到天色彻底的黑下来之后,也没见归不归回来。当下小任叁对着吴勉说道:“你说那个老不死的会不会在山下找了相好的?人参就说他不地道吧,说好的我和他一起去的。结果老不死的还是自己下了山。听说过单嫖双赌吧?他是风流快活了,可怜我们在这里苦等了。不是我们人参乱说,这个老不死的要教训一下了,要不然下次就要上房揭瓦了。”
    “好啊”吴勉撇了小家伙一眼,顿了一下之后,他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去教训他,我帮你叫好……”
    “叫什么好,小人参崽子又在背后说我的坏话了吧?”没等吴勉说完,草庐外面响起来归不归的声音。小家伙听到了他的声音之后。急忙忙的冲了出来:“没,都在说你的好话。说你年纪大了,也应该找了小寡妇成家了。要是人家小寡妇自己再带个儿子过来。那就省了你的事了--沙弥怎么回来了!这不是那个什么力吗?”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带着那个浑身上下满是烧伤,没有一块还肉的仇力进了屋子。外面那只铁猴子沙弥正在和小任叁玩耍。沙弥的身上挂着一个褡裢口袋,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放着什么东西。
    招呼了仇力坐下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呲牙一笑。说道:“下山之后,老人家我发现有人在打听我们三个人。当时还以为那个秦不佑不死心,当时过去看了几眼。如果真是秦不佑的话,直接让他轮回也就得了。想不到遇到了他们哥俩。”
    “不是我先发现归先生你的吗?”仇力不知道以为归不归记错了,来纠正他。还是故意来揭这个老家伙的老底,当下也不顾老家伙对他暗使眼色,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是在寿春城中的妓馆那边找到归先生你的,当时你正为围着妓馆转悠。要不是我主动打了招呼,当时你已经进去了吧?”
    这个时候,小任叁也走近了草庐当中,小家伙指着归不归的鼻子说道:“我就说单嫖双赌吧!老不死的。不是我们人参说你。在外面找野女人不如找个带着孩子的小寡妇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你看拜了天地之后,老婆孩子就都有了,多好。”
    这个时候,归不归就算在不要脸,那张老脸也开始尴尬的开始抽搐起来。老家伙盯着还在唾沫星子横飞的任叁说道:“这一年你就凑合着喝水吧……”
    说完之后,他不再理会好像受了委屈的小任叁,对着吴勉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不知是仇力、沙弥他们哥俩,还有当初百里熙答应的法器,他们俩也一起送来了。现在秦不佑再来,不用我老人家出面。已经够他喝一壶了。”
    当初配合着大方师广仁等人剿灭了大半的问天楼余孽之后,归不归便让沙弥带着那个假的吞煞回到百里熙那里。让沙弥带话,质问那个不要脸的炼器第一人给件假货是什么意思?
    本来归不归算准了百里熙不舍得将仇力送回来。索性将沙弥留在炼器第一人那里,等着那几件法器炼成修补好之后,让这只铁猴子带回来。没有想到十年之期未到,沙弥和仇力已经带着那几件法器来找他们三个人了。
    仇力本来还以为吴勉三个人还住在淮南王府当中,不过找了王府众人打听了一番之后,才知道他们三个人早已经不在王府中居住了。现在那位淮南王刘喜也在四处寻找这三人。
    就在仇力要带着沙弥去方士门中打听吴勉三人下落的时候,突然在寿春城中的妓馆外面发现了归不归的行踪。这才跟着归不归到了草庐当中。听的一旁的小任叁捂着嘴巴偷笑,又怕笑声太大惹恼了那个老家伙,耽误他明天喝酒。
    老家伙也顾不上理会小任叁了。当下对着吴勉解释道:“老人家我那是看见妓馆的外面笼罩了一股黑气,里面好像有什么妖物。我老人家正在犹豫是不是去那藏污纳垢之所降妖除魔的时候,正好被这个人叫住。要不然的话老人家我已经深入虎穴了……”
    吴勉用眼白看了面前的老家伙一眼。慢悠悠的说道:“也难为你了,这样都能圆回来。下次别犹豫,直接进去普度众生吧。”说完之后,吴勉再次翻了翻白眼,不再理会那个不尴不尬的归不归。
    这个时候,小任叁从沙弥的身上将包裹取了下来,将里面零零碎碎的东西一股脑的都倒了出来。除了说好的如意之外,还有几件古里古怪的法器。这样的法器都出自炼器第一人的手,小任叁也不敢轻易的触碰。
    就在归不归眯缝着眼睛查看这些法器的时候。站在草庐外面的沙弥突然开口说道:“归不归,现在多给你三件上品法器。我们之间两清了,记住了,不管有事没事都别再回来。别怪我没提前告诉你。现在整个狼山里面都布满了法器,就算是你们大方师来了,也别想轻易的上山下山。哪一天活够了,你可以上来试试……”
    这几句话和藏身在温泉下面的百里熙一摸一样,想不到这只铁猴子还有这样的本事。
    沙弥说完之后,吴勉回头冲着还在讪笑的归不归说道:“你之前到底怎么他了?”
    “他就是那么小心眼,几百年前的事情还念念不忘”归不归干笑了一声,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仇力,将话题转移到了他的身上:“现在该说说他了,这个人要怎么处置……”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