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下山

    不过这样一样,广仁就有了操纵国运之嫌。为了避讳这个,他征求了广义和广悌的意见。不过那两位在问天楼的事情过去之后,又有了微妙的变化。行事作风又开始有了隐隐分庭抗礼的迹象,为了压得住阵脚,广仁想请归不归这位同辈名宿。和存世之中最大辈分的吴勉过来帮他撑腰。
    听了火山说完之后,归不归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随后笑嘻嘻的对着火山说道:“老人家我就说你们家大方师不是这池中物吧,看看,这么快就得了圣眷。现在是什么修士总管,过不了几天就要封王了吧?再往上一步就要册封太子了。皇帝老子死了你们家大方师就是新皇帝了,他长生不老的体制真的就是一统江山万万年了……”
    归不归的话说了一半的时候,火山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了起来。如果平时听到这样的话,不管是谁火山一准翻脸,不过现在是有求于归不归和吴勉,火山只能暂时的忍下这口气。好不容易忍到了这个老家伙说完,这位大方师的首徒深深吸了口气,随后冷冰冰的对着归不归说道:“大方师的原话我已经传到了。那么现在两位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回话?”
    “刚才不都说了吗?”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新君登基的时候,我们俩在这个遥望长安的方向三跪九叩。是吧?”随后两个字是对着他身边的吴勉说的。
    不过那个白头发的男人似乎并不领情,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用他那特有的刻薄语调说道:“三跪九叩?你这打算是去给大方师当太子去了?你们爷俩的事情,就别算上我了。”
    吴勉不咸不淡的说出来这几句之后,火山基本上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当下他的身体突然着起了大火,这房子本来就是茅草搭建的,瞬间被火山身上的大火点燃。如果不是归不归用术法压住了火势,这一下子便能将草庐烧毁。吓得忌火的小任叁一下子从草庐里面窜了出来,看着跟随火山来的两个方士说道:“你们这位火山一直这么发火吗?这就算怒火了……”
    “你们的话我会转告大方师的。”火山反应过来之后,收了身上的大火。随后冷冷的看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随后将目光对准了正在冷眼瞅着他的吴勉,说道:“吴勉先生,有件事忘了和你说了。两年多之前。首任大方师差人送来一封竹简。上面写着他老人家的仙魄消散之时,就是你和他师徒缘分已尽之日。到时候,你我也没有同门之宜了。到时候再见面之时,就要清算今日大方师受辱之事了。”
    “不用等到那么久,现在就可以清算。”吴勉迎着火山的目光瞪过去,手里面已经将那棵储天珠扣在了手中。看着这两个人一触即发的时候,归不归突然笑了一身,看着火山说道:“你猜猜,你们家大方师要是知道了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他会怎么奖励你?”
    听到大方师三个字之后,火山这才算冷静了下来。咬着牙压住了心头的怒火之后,这位大方师的首徒冲着归不归、吴勉二人一拱手。说道:“既然没什么好说的,那么在下告辞了。不过今天这事还没有完结,改日吴勉先生不在是方士门人之后。火山再来讨教……”
    说完之后,已经快要气炸了的火山竟然还能对着吴勉做了一个半礼。随后转身走出了草庐,带着两个同伴头也不回的向着山下走去。归不归在后面喊道:“这就走了。那么刚才那把火怎么算?是不是要老人家我写封书简,然后让你们大法师出钱来修补?”
    归不归这句话说完之后,本来还怒气冲冲向山下走去的火山。突然停住了脚步。他从怀里面掏出来一个小小的金锞子,反手对着归不归的方向抛了过来。火山知道归不归讹惯了人,防着他狮子大开口。一座草庐说成一座金房子,金锞子扔出来之后,火山直接带着两个同伴运用五行遁术离开了这里。
    看着火山三人消失之后。归不归马上回头对着还在草庐里面的吴勉说道:“这里待不下了,出去多两天吧。任叁你也是,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我们一起出门躲两天。姓仇的小娃娃,你跟不跟我们走自便……”
    “你是怕广仁亲自上山吗?”吴勉看着正在找包袱皮将如意等一干法器都放进去的归不归,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火山已经碰了一鼻子灰了,他们那位大方师还好意思在上山吗?”
    “那里就小看广仁了。”归不归一边将装了法器的包袱挂在铁猴子身上,一边对着吴勉说道:“这位大方师的城府不亚于我们当年侍候的淮南王小刘喜,我和你打个赌。火山出来之后不久,广仁已经启程了。不管火山请没请到我们俩。为了表示诚意,稍后他都会上山。弄不好那位大方师已经在山脚下了。带着礼乐上来……”
    归不归还没有说案,小任叁凑过来指着自己满满一茅屋的酒坛子说道:“老不死的,我们走了那些宝贝怎么办?会不会趁着我们不在家的时候,广仁不要脸的带着人上来偷我的酒喝?不行,你们得帮着我把这些酒都埋起来。沙弥乖乖,过来。仇力屋里有锄头,你在他得屋后面挖个大坑出来,把我的酒坛子都埋里面。”
    任凭归不归怎么劝,小任叁非要将这些酒坛子都埋起来,才肯跟着吴勉和归不归他们离开。好在有铁猴子沙弥,这只铸铁打造得猴子使用锄头不惯。最后空手在地上挖出来一个深达三四丈的大坑,将这些酒坛子都埋好。表面上看不出来有什么痕迹之后,才不情不愿的跟着吴勉、归不归和仇力一起,悄悄的从后山下去。
    到了山脚下之后,吴勉等人正在商量去那里避两天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礼乐之声,随后在一群方士的簇拥这下,大方师广仁从远处走了过来。远远的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之后,广仁便哈哈的大笑了几声。随后快步向着二人走过来,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归师兄。吴勉先生几年不见,还是风采依旧。这是亲自下山来迎接我吗?广仁真是愧不敢当……”
    看到了广仁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最后在大方师走到身边之前,他先低声对着吴勉说道:“怎么样?老人家我说什么来着?小人参崽子,都是你那几坛破酒。要不是我们现在已经都出了淮南国了……”
    广仁走过来之后,满脸堆笑的对着吴勉和归不归说道:“两位都是我方士一门的名宿,吴勉现在还是门中长辈,如此远接高迎真是羞煞广仁了。几位既然已经下山了。那么正好,陪同广仁一起到长安城一游可好?”
    “下山是下山,不过我们这里面好像有点什么误会。”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是怎么回事,老人家我前些天在山下给小任叁订了一门娃娃亲,今天是去下聘礼的。要不然这样,大方师你先去上面草庐当中宽坐,最晚两三个时辰我们也就回来了……”
    “任叁的娃娃亲?”广仁哈哈一阵大笑,笑声过后看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你说谁家的孩子能等到任叁长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