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武帝召见

    相比较方士门中的其他人,广仁可以说是最了解归不归的一个人。如果说之前他亲自上山的话,归不归恐怕早就带着吴勉他们几个人跑了。火山上山也只是大方师的障眼法而已,现在等到了吴勉和归不归这几个人,广仁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把他们放走了。
    怎么说广仁也是现任大方师,现在人就站在面前。再过分推辞的话。就要冒着和大方师撕破脸的风险了。归不归的术法还没有解封之前,这个老家伙实在不想冒这个风险。
    开玩笑一样的试探未果之后,老家伙算是放弃了找借口溜走的机会。他身边的吴勉倒是无所谓,在这个白发男人的心里,并不太把广仁当回事。如果不是归不归死命的拉着自己下山,吴勉会待在草庐中等着广仁上山,看看这位大方师能把他怎么样。
    最后在广仁的一再劝说之下,归不归半推半就的算是答应了这位大方师的长安之行。归不归搞定之后,吴勉是无所谓的。而且这几年一直守着鬼门关,他多少也有些烦了,到京城走一圈也个不错的选择。
    仇力可以忽略不计,这个小角色根本就不在大方师的眼里。最后就剩下那个人参精灵了,小任叁一直惦记着藏在山上的果酒。生怕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将那些美酒从地里挖出来喝掉。
    看着这个小任叁似乎无关紧要,不过大方师心里明白。如果这个小家伙不跟着他们一起走的话,归不归和吴勉那边八成就要出现变数。当下,广仁派下几个方士的门人弟子替他们看守草庐。还对着小任叁许诺如果在他们去往长安的期间,丢了一坛果酒的话,他这位大方师便还小任叁一百坛美酒。就这样,小家伙才勉强答应。
    搞定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之后,广仁总算松了口气。这次长安之行吉凶未卜,加上可能会有操纵国运之嫌。为了防止日后广义、广悌用这次长安之行发难,广仁无论如何也要带上归不归和吴勉,作为自己无意干预国运的佐证。
    好容易说服了吴勉、归不归几个人之后,在望天山下短暂的休息了一下,广仁的大方师依仗便向着京城长安进发。出离了寿春城的范围之后。在淮南国中到处可见淮南王刘喜颁下有关征兵的敕令。放在几年之前,小刘喜还是很把淮南百姓放在心上的,就在这几年,这个吴勉、归不归看着长大的淮南王的政令越来越严酷,虽然还不到前朝的严苛程度,不过在各个诸侯国中也算是罕见了。
    吴勉、归不归离开的这几年,也不知道刘喜的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他有了这么大的变化。看着贴在各个县镇城门前的征兵告示,归不归难得的皱起了眉头。对着同乘一辆马车的吴勉说道:“你说是不是因为当年给了刘喜那颗他消受不起的长生不老药,长生无望之后才让他惦记上了皇宫里面的那张椅子?”
    “你以为没有那颗药丸,他就不惦记那种椅子了吗?”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吴勉继续冷冰冰的说道:“得势太早,对他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这句话说完。两个人再不说话。目光都停留在征兵令上面的淮南王国玺印记上面,随着马车经过,国玺的字迹在他们严重越来越不清晰。就好像那个叫做刘喜的小孩子距离他们越来越远……
    大方师广仁被武帝册封为天下修士总管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各个诸侯国。大方师的依仗经过各地的时候,出了各个诸侯王远接高迎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修道门派。也在他们的门派之长的带领之下,出来迎接大方师的依仗,一时之间方士一门的风光一般无二。
    大方师的依仗是算着时间行进的。到了第十天的吉日,依仗终于到了长安脚下。上次吴勉、归不归他们陪同淮南王进京之事,在城门口迎接的正是还是太子的武帝。只不过现在的太子年幼。无法带天子迎接大方师进城。不过武帝还是派出自己的外戚长平侯卫青和丞相田玢,代表自己将大方师一干人等接进了长安城中。因为跟着依仗进京的铁猴子沙弥样子太招摇,归不归将他安置在长安城外的山林之中。不过只要吴勉和归不归召唤。这支铁猴子便会以最快的速度进城和他们汇合。
    因为武帝急着召见大方师等人,当下来不及去驿馆休息。这些人便在卫青和田玢的带领之下,进到了皇宫之中。相比较当年文帝、景帝时期的皇宫。武帝即位之后,又将皇宫整修了一番。再次故地重游,又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和上次不同。跟随大方师进京的所有人都被带到了皇宫之中。只是除了大方师广仁和火山师徒之外,所有人都在安置在一座偏殿之中。在大方师的恳求之下,武帝下旨。又将吴勉和归不归也算在了召见的人名单中。
    几个人跟着田玢、卫青进了皇宫正殿,见到了和淮南王刘喜差不多年纪的武帝之后,两个人将大方师众人留下。自己告退离开了大殿。随后,以大方师广仁为首,对着武帝行了修道之士的躬身之礼。看着这几个方士不肯行叩拜之礼。坐在龙椅上面的武帝也不强求,招呼内侍总管给这几个人赐了蒲团坐下。
    看着这几个人坐下之后,武帝先是和大方师广仁寒暄了几句。随后对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这两位仙师看着眼熟的很,好像朕当年还是太子的时候,在哪里见过。”
    “陛下真是好眼力。”归不归微微的笑了一下。摆出来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对着武帝说道:“当初我们二人曾经跟随淮南王殿下刘喜,进京为景帝陛下送过长生不老之药。那次和陛下有了一面之缘。”
    “原来是淮南王的客卿……”说到淮南王刘喜的时候,武帝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略微的沉默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淮南王朕也是多年未见了,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过些时日。朕还打算去淮南国围猎。到时候,我们天家骨肉又可以相见了。”
    “我们也多年未见淮南王殿下了。”归不归冲着武帝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在潜心修炼长生不老之丹药,早以不闻世俗之事……”
    “长生不老药,哈哈哈哈……”没等归不归说完。武帝突然连声大笑,就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除了吴勉的眉毛一挑之外,广仁师徒和归不归还是好像没事人一样。
    笑了几声之后,武帝终于止住了笑意。他不在理会吴勉和归不归,对着广仁说道:“大方师远来幸苦,不过天下修士总管又非大方师莫属。这次朕召集大方师进京。是有意将天下修士都登记在案,由大方师你来加以管辖。凡不在修士名册当中或拒不接受大方师管辖者,朝廷将以巫祸乱国者处置。绝不姑息……”
    这几句话说完,广仁有些措不及防。他以为整个所谓的修士总管只是一个虚衔,而且之前的圣旨里面并没有武帝后面的话,如果按着武帝所说。将天下修士都登记在册,交由广仁管辖,否则朝廷要严加处置。那不用多了,但是那位大术士席应真一人,整个方士一门都管不了……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