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故人

    虎贲军是景帝时期建立的一支军队,这支军队的士兵都是修炼过术法的。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修士,不过现在广仁是天下修士总管,硬要将他们纳入修士当中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当初这支只有两百余人的军队在七王之乱当中,发挥过不小的作用。后来又在对抗匈奴的战争当中,杀退了匈奴单于三千人的王廷骑兵。不过有使用术法天赋的士兵实在太少,经过了这么多年经营,也不过从二百人曾加到了一千多人。
    平时这支虎贲军负责拱卫京城。但凡遇到棘手的大事才会派出去救火。现任的虎贲军前驱将军是绛侯周亚夫之子周珂,正是当年陪同淮南王刘喜进京的那位中郎将。不过现在的武安侯周珂今时不同往日,娶了当今武帝的姐姐为妻。除了虎贲军之外,还掌管着长安城内外的十万禁军。十年之前称他周亚夫之子,现在称呼绛侯为武安侯之父。
    本来想要证明虎贲军的一千人马都为修士也不难,从周珂那里把花名册偷出来,在抓上两个虎贲军将士对峙便成。不过他们要算计的人是一代雄主汉武帝,这位陛下论心智城府不逊于淮南王刘喜。绝非文帝、景帝那么好糊弄。
    当天下午,归不归和吴勉一起去夜探虎贲军大营。不过两个人还没等走进大营,远远便感觉到军帐当中有七八个修士高手的气息。其中有一个人的气息不弱吴勉。归不归虽然可能拿下,但是现在几年过去了,老家伙体内的术法已经用掉了一半。不到生死关头,谁也说不动老家伙来使用术法。
    当年吴勉和归不归二人收敛了身上的气息,两个人围着虎贲军大营来回转了几圈。随后又聚集到了一起,归不归看着军营里面,对着吴勉说道:“里面虽然没有大神通的人物,不过算得上高手的还有几个。就这么贸贸然进去,十有八九要被他们发现。被他们发现了也不打紧,不过惊动了那位武帝陛下,就是另外一个说法了……”
    说道这里,归不归呲着牙冲着吴勉笑了一下。随后说道:“要不然的话,让广仁门下那个叫左慈的动手,像上次对景帝那样再吓唬吓唬武帝也不是不可以。那小子的幻术得了徐福的真传,这两年在广仁身上又学了不少。上次设计问天楼主那次,火山几个人的面相都是那小子做出来的,连问天楼主都骗过--嗯?左慈那小子哪里去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突然发现左慈不在广仁的队伍当中,算起来他应该守在方士山门当中,看管徐禄和问天楼主他们几个人。
    就在归不归自言自语的在嘀咕是不是说动大方师,亲自再演一场神仙下凡的大戏时,吴勉已经不理会他。自己一个人向着虎贲军大营走去,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被看守大门的兵丁喊住:“站住!何人胆敢闯营!不要命了吗?”
    吴勉站住面对着守门的兵丁说道:“去和周珂说,有位故人来找他。让他出来迎接,不要动用了礼乐。我受不了那个罪……”
    “你找前驱前驱将军?”守门的兵丁上下打量了一眼吴勉,除了他一头白发之外,在看不出来这个人还有什么特别之处。顿了一下之后之后,兵丁对着吴勉说道:“通名报姓,我也好进去禀报将军。”
    “名字说了他也记不住,让他出来自己看就好了。”吴勉看了兵丁一眼之后,说道:“赶紧去报,耽误了我的事情。就算我能绕了你,你也躲不过你们前驱将军的军法,还不快去吗?”
    用吴勉的刻薄语调说完,还真有一点大脾气世外高人的意思。兵丁向上一层一层的通报,过了半晌之后,有人求见的消息才传到了现任前驱将军周珂的耳朵里。不过消息经过层层传递之后。吴勉的外貌特征早就模糊了,这位武安侯怎么也想不到是当年的白发大方士,
    也是当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武安侯周珂带着几名亲兵校尉向着大门走过去,他也想看看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口气,要让他来亲自迎接。不过远远看到大门口的位置站在一个白头发男人的时候,周珂才猛的将当年护送淮南王进京的事情想了起来。
    “是吴勉先生吗?”看到了这个人的相貌之后,周珂不敢怠慢,快步向着大门外走了过去。走到了吴勉近前之后,武安侯犹豫了一下之后,学着当年淮南王小刘喜的样子,向着吴勉行了一个师礼。随后继续说道:“先生不是在淮南王府吗?怎么兴致来京城了?不过多年不见,吴勉先生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相计较万年如一日的吴勉,周珂这个时候已经蓄起了胡子。有了下巴上的短须,算是上了几岁年纪。
    “我和归不归从淮南王府出来了,本来打算周游天下的。想不到会在长安遇见你--老家伙,出来吧。没什么好丢人的。”难得吴勉一本正经的编了一套说辞,他不是归不归,偶尔说出来一两句假话,周围的人都会信以为真。
    而归不过搭戏搭的也很是不错,他扭扭捏捏的从后面赶过来。冲着周珂笑了一下之后,低着头拉了拉吴勉的衣角,对着他说道:“这位不是当年的中郎将了,人家现在朝廷的前驱将军。今时不同往日,他还会搭理咱们吗?”
    当年周珂可是不止一次亲眼见过两个人通玄的术法。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他急忙摆了摆手,说道:“两位都是神仙一半的人物,莫要拿我这个凡人取笑。两位既然到了。那就不急走了。”
    说话的时候,军营里面练操的军士都将目光聚集在这里。周珂拉着吴勉和归不归的受,说道:“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到我的大帐里面去。正好我也有点小事,要和两位大方士商量一下。”
    片刻之后,武安侯将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拉倒了自己的大帐里面。趁着安排了伙夫去准备酒宴的档口,周珂对着两个人说道:“两位来的正好,实不相瞒。我的这个军营当中都是习练术法的军士,不过军营里面教授术法的修士修为有限。反正二位也不急在这一时去周游天下。如果不嫌弃的话。请两位仙长在这里住两年,教授这里的兵士一些粗浅的术法,不需要什么通玄的术法。只要可用在临阵杀敌即可。”
    周珂说完之后,吴勉和归不归二人皱着眉头相互看了一眼,随后归不归嘬着牙花子说道:“教教术法也不是不可以,如果那些兵士没有术法的底子还好,不过听你这话的意思,他们都是修炼过一段时间的。天下的术法都是相生相克的,和我老人家的术法相生还好。相克的话,不止是他自己,连周围的人都要跟着遭殃。要是一个两个的,老人家我还能替你甄别一下,不过你这里千军万马的,累死我老人家也甄别不过来。”
    “要知道个军士都练过什么术法吗?”周珂迟疑了一下之后,对着在身边侍候的亲兵校尉说道:“去,将大花名册拿过来。”
    那个亲兵犹豫了一下之后,唯唯诺诺对着周珂说道:“将军,上师说过,那本大花名册谁也不许动。”
    这话听的周珂就是一皱眉,对着这亲兵冷冷说道:“到底我是前驱将军,还是那个什么上师是前驱将军?”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