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玄明上师

    周珂对那个亲兵口中的上师有些抵触,听到了‘上师’两字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当时也顾不得吴勉和归不归就在身边,继续对着自己的亲兵训斥道:“你去和那个什么狗屁上师说,就是前驱将军周珂要借用花名册一览,看他给还是不给,快去!”
    最后两个字大喊出来的侍候,将他手下的亲兵下了一个哆嗦。反应过来之后,才慌慌张张的跑出了账外。
    看着亲兵的背影消失之后。归不归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随后,老家伙冲着还在运气的周珂说道:“什么上师这么大的谱?在军营之中拿个花名册还要看他的脸色,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周将军,这事就怪在你的身上了。你也是统帅十万兵马的人物,这么一个小小的修士都收拾不了吗?”
    归不归和吴勉两个人的术法通玄。这个周珂是十分敬佩的。当下对这几句话也不在意,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先生你有所不知,这位玄明上师并非我军中的随军修士。他是陛下亲口册封的上天师,如果不是几年前废除百家、独尊儒术的话,这位上师就是国师了。”
    归不归和吴勉这几年一直都待着寿春城外的望天山上,没有和淮南王刘喜联络,有关于朝廷的一些风闻也知之甚少。而这位玄明上天师正是这几年突然出现在长安城的人物。
    武帝初登大宝不久,长安城中便出现了一个活神仙一般的人物。一个道号玄明的修士在长安城中摆下法坛,邀了京城中的数十位修士辨法。一脸十数天,没有一个人修士能辩的过他。最后,这些修士都知难而退,退回各自的府第,不再理会这个叫做玄明的修士。
    不过让众修士都没有想到的是,玄明竟然带着徒弟找到了他们的府第。就站在大门口叫嚷着里面的修士出来继续辨法,这样一来,那些修士们就不干了。堵着门骂大街那可不成,在外面已经被你欺负了。你没过瘾还找到家来了,那就别怪哥几个心狠手辣了……
    当下,问斗可就改成武斗了。被玄明师徒堵在门里面的修士,开始有人想要教训教训他了。当下有人用术法开始招呼玄明师徒俩,没有想到的是,那位玄明修士本人没有出手。只是他手下的一个徒弟。施展术法将这些修士打的落花流水。
    没有想到这师徒俩竟然兴起,一连去了三四家修士府第。开始就是堵在人家大门口,要求府中的修士辨法论道。有了第一家修士吃了大亏,后面这几家修士在没人再敢和和师徒俩叫板。当下只能捂着脸认了辨法输给了这位玄明修士,而这师徒俩吃惯了嘴,三十天之内,竟然打遍了整整一座长安城,不论文斗还是武斗,都没有修士是这师徒俩的对手。
    最后这件事情传到了刚刚即位的武帝耳朵里,武帝十几岁即位还是孩童的心性。和淮南王刘喜一样,小皇帝对修道之法也很是感兴趣。听到了这师徒俩的传说之后,便下了圣旨将这师徒俩招到了宫中。
    武帝将皇宫中平时负责祭祀、祈福的修士招到了一起,让他们和这个玄明修士辨法。这些宫廷的修士到底和大街上的野狐禅不一样,辨法辩了三天三夜。最后玄明修士的弟子败下阵来,玄明本人上台将宫廷修士辨的体无完肤。一位服侍过文、景、武三位皇帝的老修士,当场气的吐血而亡。
    文斗完胜之后,武帝又下圣旨。让这些修士们比拼术法来分出胜负,面对这么多的宫廷修士。这时候的玄明修士不敢托大。他亲自上阵,用术法一连打败了十八位宫廷修士。只是对付最后一位修士的时候,玄明修士没有操控好术法的力度。失手将这个修士用冥火烧死。虽然他又进行了补救,不过这个修士还是无力回天。
    当时这位玄明修士见到接连出了两条人命,急忙跪在了武帝面前请罪。不过这位小皇帝看双方斗法的时候,看的如痴如醉。当下亲自将玄明修士搀扶了起来,不但赦免了他的失手杀人之罪。还请他住到了皇宫当中,做了皇宫修士总管。
    之后又过了两年。武帝突然得了一场重病。忽冷忽热还胡言乱语不说,身上的汗中带血,受热之后身上就像图了一层的红色油彩一样。皇宫中的众大夫看过之后都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眼看着武帝就快不行的时候,那位玄明修士总管见过了奄奄一息的武帝。
    看过了武帝之后,玄明修士马上要求内侍总管在皇宫当中高搭一座法台。随后在上面施了一天一夜的法,到了子时的时候,玄明修士引了一道天雷下来,劈死了当初跟他辨法的一位宫廷修士。此人一死,武帝马上病好如初,事后派人去查,才在修士死亡的地方,发现了一些魇镇用的法器。其中一个小小的木头人身上,用朱沙写着武帝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这个小木头人泡在血水当中,发现的时候。身上的名字和八字已经模糊起来。根据玄明修士所说,如果木头人身上的名字和八字被血水泡掉,那样一来。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都回天乏术了。
    细查之下,才知道被天雷劈死的修士和武帝的弟弟安驿王刘岜勾结。安驿王已经串联的不少朝中官员,害死武帝之后要取而代之。
    知道了内情之后的武帝大怒,魘镇自己的修士虽然已经被天雷劈死,不过这口气他还是出不来。当下下旨灭了这个修士的九族,将安驿王赐死。灭妻族。
    处理完了这几件事情之后,武帝开始封赏这位玄明上人。由于废除百家、独尊儒术是文景二帝在世的时候,就定下的国策,武帝也不敢轻易违背。当下除了赏赐的金玉宝器之外,又给了玄明修士一个上师的称号,虽然不是国师的名分,但是朝中的明眼人已经看出来,这位玄明上师已经和国师无异了。
    这位玄明上师术法通玄,武帝不用白不用,竟然又让这个人参与到了虎贲军的训练当中去。不过教习术法这样的事玄明上师没怎么管,但是虎贲军的军权他惦记了起来。平时插手虎贲军军务都不算什么了,最后借口要在这些军士挑选有天赋之士。竟然连虎贲军的花名册都收到了他的手中。真正掌管虎贲军的前驱将军周珂,反而被他排挤的有些立不住脚了。
    听完周珂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先引起陛下的注意,然后又那么巧的救了驾。现在又来抢夺虎贲军的军权,还有挑拨方士和天下修士内乱,八成和他也脱不了干洗。这次来京城还真是有意思……”
    说话的时候,刚才被周珂骂走的亲兵唯唯诺诺的走了进来。对着自家的前驱将军行了军礼之后,结结巴巴的说道:“回禀将军,上师说他现在正在挑选要亲授术法的兵士,那花名册不方便交给将军。还望将军您见谅……”
    “放屁!”听了这话之后,周珂的脸色气的涨红。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之后,顺手将桌子上面的令牌打了下来。随后对着还跪在地上,已经吓白了脸的亲兵说道:“既然给脸不要,那就不给了!传令,虎贲军将士校场集合,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人能不能敌千人……”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