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上师驾到

    眼睁睁的看着百疆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火山心中大怒。随即将这火气都撒到了挡住他的两个妖物身上,当下一剑对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妖物劈了过去。
    妖物见到火山这一剑劈过来,当下不敢怠慢,用手中的一根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大腿骨向外架了一下。没有想到的是,火山手中这柄着了火的长剑竟然瞬间削断了妖物手中的骨头。随后剑势不减,剑锋顺着妖物的头顶劈下来,无声无息之间将它一分为二。
    眼看着火山一招之内便解决掉了自己的同伴,剩下的妖物不敢再战。卖了个破绽之后转身便跑。不过没等到他跑出去几步,火山手中的长剑对着妖物的后心便抛了出去。一道红色电光闪过,那柄着了火的剑身已经刺穿了妖物的身体。随后古剑上面大火引到了妖物身上。只是喘息的功夫,便将妖物烧的干干净净,连一缕飞灰都没有留下来。
    两只妖物被解决掉只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的事情,最后看了一眼百疆消失的位置之后,火山重重的出了口气。随后对着掉在地上的古剑虚抓了一把,那柄古剑就好像被一根看不到的绳子牵引着一样,瞬间回到了火山的手中。
    “你叫百无求是吧?上次忘了问你的姓名,想不到你竟然会是大妖百疆的兄弟。”说话的时候,火山已经走到了百无求的身前,上下打量了这个脸色发白,不住打着哆嗦的妖物一番之后,继续说道:“真看不出来你和百疆是同种的妖物,说吧,百疆这么多年,藏在什么地方了。”
    凭心而论,大妖百疆的能力在火山之上。如果不是惧怕他师尊广仁随后赶来的话,今天的胜负还不一定会怎么样。当初寿春城外打散之后,广仁、火山这些人想要斩断问天楼主的这只臂膀,也一直在打探百疆的下落。不过这只大妖藏身的地方诡异,他们找了几年也没有找到。现在好不容易再次看到百疆,却被它在眼皮子底下逃走。想起来。火山的怒气便不打一处而来。
    “我要是知道的话,现在就不用被你们抓起来了。”想到这里的时候,百去求便想给自己俩嘴巴。上次在草庐外面,要不是归不归求情,它差点死在火山的手里,从那以后。这只妖物便开始对火山心里面有些打怵。
    这妖物咽了一口气,看了归不归和吴勉一眼。他认定了这两个人知道百疆的下落,当下指着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对着火山说道:“你去问他俩,百疆在哪里这两个人最清楚了。对了!你们在山上的时候百疆一直没有露面,为什么你们一下山它就出现了。说,你们是不是把百疆关在地窖里了?太歹毒了,这是想把我们散仙变成你们圈养的。等到过年桌上加一道菜是吧?我也是,围着草庐转了那么多天,为什么就没想到……”
    最后还是火山实在受不了,用剑柄将完全没有停口意思的百无求打晕,好不容易清静了之后,火山抬头看了看吴勉和归不归一眼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让这么一只妖物骚扰了你们这么久。你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归不归看了一眼不怎么爱说话的吴勉,竟然也学着火山的样子叹了口气,随后说道:“你天天守着一个闷葫芦和一个喝多了就撒酒疯的小崽子,就知道有这么一个玩意儿,动不动在你家门口闹一下多有意思了。不过可惜了,之后再也听不见它围着我们草庐骂大街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回头冲着身上已经冒出电弧的吴勉笑了一下,说道:“别误会,老人家我说的闷葫芦是那个姓仇的小子。不是你。你那个叫惜字如金,不像那个闷葫芦没什么话说。”
    “好,就当你的话是真的。”说话的时候。吴勉撤了自己身上的电弧,随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把自己救了……”
    吴勉说话的时候,大街上响起来一阵礼乐之声。随后就见远处有一大群人簇拥着一乘软轿走了过来。这群人里面有跟着大方师广仁一起进了皇宫的方士。剩下的人吴勉、归不归虽然不认识,不过看他们身上都是修士的服饰。现在广仁是天下修士总管,总要有几个跟着一边等着拍马屁的。
    不过看到了广仁回来的时候。火山的脸色却有些失常。他看了一眼还在地上躺着的百无求,让身边的方士找个房间将它藏在里面。挨了火山这一下,没有三两天是不会醒过来的。
    又将这里刚才打斗过的痕迹都掩饰了起来。一切都收拾好了之后,火山才带着这些门人弟子出门迎接自己的师尊回来。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软轿停下之后,却从里面携手走出来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大方师广仁,另外的一个看着有六七十岁的老人。这老者的面像没有什么特殊的,但是身穿的修士法袍上面却绣着皇室专属的杏黄色图案。不过上面绣的非龙非凤,是一只飞在天上的仙鹤。
    “这些就是随着我进京的方士了。”下了软轿之后,广仁笑吟吟的对着身边的白胡子老者说道:“火山,上师你是见过的,门内的两位是我方士一门的名宿。吴勉先生,归师兄,请你们出来。我来为你们引荐当今的玄明上师……”说话的时候,广仁有意无意的看了归不归一眼,老家伙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敢情找个白胡子老头就是那位玄明上师。不过他那个叫做车非言的弟子并没有守在身边。听到了广仁叫他们俩,吴勉的脾气上来,将头转到了另外一边。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而归不归和他完全不一样,这老家伙主动走了出去,施了一个半礼之后。笑眯眯的对着玄明上师说道:“进了长安之后,满耳朵都是玄明上师一人独挑长安修士的故事。老人家我那个原来的师尊徐福都没有这么风光过。对了,我老人家记得长安城中还有方士一脉。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听到了归不归说到这里,那位玄明上师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说道:“那些故事都是骗小孩子的,我怎么敢跟徐福大方师比肩。归老先生说笑了,至于长安城中的方士一脉。我自然礼遇有加,外面那些谣传,归老先生莫要相信。”
    “不是说玄冥上师打遍了长安城吗?”这个时候,一贯喜欢说风凉话的吴勉从门内探出头来,不咸不淡对着玄明上师说道:“先是辨法,只要对方的修士不服输就打,打到他们服输为止。不是还出了几条人命吗?那个也是假的?那几条人命里面不会有方士在内吧?”
    吴勉说这话的时候,那玄明上师还以为归不归会拦住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没有想到的是,大方师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还微笑着侧头看向玄明上师,似乎是在等他的回答。
    这个时候,跟随着人群而来的一个中年修士,见到玄明上师没说话。以为他动了气,想在玄明上师面前露露脸,当下跳出来指着吴勉大声呵斥道:“管你是什么方士名宿的,胆敢对上师无理要先问问我们这些门外弟子答不答应!”
    “门外弟子……”吴勉怪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这人说道:“那么说这个什么上师在家里坐着,门外都是他的弟子了?别算上我……”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