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各怀心腹事

    吴勉阴阳怪气的说完之后,中年修士仗着有玄明上师撑腰,加上大方师这几年一直没露面,方士一门的势头已经今非昔比。中年修士并没有将这个白头发的方士放在眼中,被吴勉调侃了几句之后,竟然飞快的在掌心中画了一个雷诀,随后对着吴勉打了过去。
    这修士半辈子只练这个雷决一招鲜,自以为已经使得出神入化,当世无人能敌。对着吴勉挥手的同时。天空中响起来一个炸雷,随后一道电光从天而将,对着站在门里的那发男人打了过去。
    天雷打下来的同一时刻。吴勉突然抬手在自己的头顶上勾了一下。他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雷电正破空而降落在吴勉的头顶上,被他的手指勾住。变换了方向之后,向着中年修士的身上打了过去。
    中年修士从来没有遇到了术法反噬这样的事情,当时已经被吓得呆住了,看着耀眼的雷电冲着自己奔涌而来,除了等死之外似乎再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就在这道雷电击中中年修士的一瞬间,站在他身边的玄明上师突然伸出手掌,挡在了中年修士的身前。他的手掌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一般,雷电击中修士之前的一瞬间突然变相,向着玄明上师的手掌窜了过去,随后消失在他的掌心之中。
    死里逃生之后,强出头的中年修士一屁股做到了地上。他哆哆嗦嗦的尝试了几次,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最后还是跟着玄明上师一起过来的其他修士,将这个人搀扶了起来。这修士起身之后,众人才看到他倒地的位置已经出现了一滩水渍……
    “吴勉先生不愧是方士一门名宿,不用催动术法,只是用手指便能勾引天雷。这样的手段世上真是世上少见。”玄明上师冲着吴勉欠了千身子,算是见过了礼。随后又转头冲着广仁说道:“大方师,方士一门还真是人才济济。之前有广义、广悌这样的大方士。现在还有吴勉先生和归不归名宿,就算是当年徐福大方师的时期也不过如此。”
    广仁客气了几句之后,算是化解了刚才多少有些尴尬的场面。这个时候玄明上师身后跟来的修士们也都安静了下来,起码不在向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在一群方士面前,对着那位玄明上师歌功颂德。
    当下,广仁和玄明上师一同进了馆驿。拉上了火山和归不归一起闲聊修士之间的趣闻。跟着玄明上师过来的众修士守候在大门口,这些没名没份的门外弟子能做到这样也算是不容易了。
    本来玄明上师还想要和吴勉说几句的,不过这个白发男人的脾气太格瑟。看到上师大人进了馆驿之后,竟然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在他的眼里,那个喝多了正在呼呼大睡的小任叁要比这个所谓的上师要重要的多。
    那几个人在房间里一直聊到了夜半三更,最后因为实在太晚,玄明上师才起身告辞,带着他那一大群门外弟子回到了武帝为他建造的上师宫。归不归回到房间的时候,正好赶上小任叁酒劲过了,捂着自己的小脑袋喊头疼,老家伙给他灌进去半碗水才算好了一点。
    小任叁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眯缝眼睛看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刚才人参做梦梦到你了。梦里面你快不行了,咽最后一口气之前还在替人参酿酒。可把人参感动坏了,最后还是人参一把火把你烧了。骨灰用酒坛子装好埋地脉里面了。”
    “回去之后再给你酿一滴酒,老人家我的名字就倒着写!”归不归气哼哼将将手里的半碗水浇到了小任叁的脸上,算是彻底的给这个小家伙醒了酒。
    这一老一少正在嬉闹的时候,坐在一边的吴勉开口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个什么上师跟着广仁回来,算是什么意思?”
    “还能什么意思?你以为玄明就不忌讳广仁了吗?”归不归回头笑眯眯的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下午广仁去皇宫的时候。皇帝让广仁在修士名册里面第一个就写上玄明的名字。不过被广仁一句话博了回来,他说徐福还在海外未归,有他这个老师尊在。谁有资格把名字写在徐福之前?听火山说的,当时广仁拿了大殿上面的竹简和笔墨,给了玄明让他自己写。这个上师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敢落笔。”
    这个时候,小任叁凑了过来。小家伙听到这里之后,插嘴说道:“你们不是说现在的皇帝和刘喜的心眼差不多吗?怎么会被一个修士牵着鼻子走?要是小刘喜的话,身边有这样的人,早就被他收拾了。”
    “他们俩不是一个打法”归不归嘿嘿一笑,转头看了小任叁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小刘喜是防着身边的人,惦记他的人太多,大事小事都不敢假手于人。而武帝就不同了。全天下都是他的。玩法当然不一样了,你看玄明一个人在长安城打通关,谁又知道是不是和皇帝演的双簧?天子脚下还住着那么多的修士。谁知道哪个修士会不会被武帝的哪个兄弟收买,趁着不防备的时候做法害他?”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喝了一碗酒水。润了润嗓子之后,又继续说道:“官府出面征缴这些修士也不合适,弄不好惹恼了哪个有能耐的,没事也给你搅出事来。玄明那个时候还不是上师,他得罪的修士不会算在武帝的头上。打赢了这些修士你就是上师,打不赢的话过两天还有第二个玄明出来。里外武帝都不吃亏。长安城的修士整治出来,就轮到全天下了。这个时候玄明就不够看了,所以武帝才把这个黑锅推给了广仁。做得好全天下的修士都在皇帝的掌控之中。做得不好是你们修士的内争,和皇帝无关……”
    归不归说到兴奋的时候,小任叁再也坚持不住,趴在了桌子上再次睡去。老家伙苦笑了一声之后,将这个小家伙重新抱回了他的床上。看着老家伙让小任叁安顿好之后,吴勉突然开口说道:“就这么简单?”
    “哪有那么简单?”归不归回过头来冲着吴勉呲牙一笑,随后继续说道:“那个玄明的野心太大,之前皇帝用他将长安城的众修士连根拔起,后来也是用玄明的口。把窥探大位的兄弟解决掉。不过一个上师的回报玄明有些不知足,弄不好已经盯上了他最不应该盯上的东西。看吧,玄明没有几天好日子了……”
    就在这两个人说话的时候,长安城东南的上师宫中。玄明上师刚刚回到了自己的府第,撒了那些跟随他的门外弟子之后,玄明自己一个人进了府中的炼丹室。
    他的唯一一个承认的弟子车非言已经等候在了这里,看到了自己的师尊进来之后,车非言按动机关,显露出来一间藏在炼丹炉下面的密室。这一对师徒都不说话,看着玄明上师进了密室之后,车非言脸上的相貌发生了变化,他变化成了自己师尊的模样,端坐在丹炉之前。
    暗室当中,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玄明上师。看见他进来之后,两个人同时起身对着玄明施了一礼。随后异口同声的说道:“怎么样,这次能成功吗?”说话的二人一个是下午才在馆驿闹过一次的大妖百疆,另外一个是消失有段时间的问天楼三楼主事人秦不佑……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