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又见老熟人

    第二天天亮之后不久,广仁便被武帝召到了皇宫中。大方师一直被皇帝留到了中午都没有回来,不过皇帝陛下倒是雨露均沾,午饭的时候派人送了三桌御膳和十坛西域进贡来的葡萄美酒。
    吴勉和归不归带上小任叁独占了一桌御膳,三个人当初在淮南王府也是吃过见过的主。对那一桌子饭菜到还一般,不过小任叁对那十坛葡萄美酒的好奇心就大多了。只是喝了一小杯,这个小家伙的眼睛就直了。冲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不比你釀的果酒差啊。好东西……”
    说完之后,小任叁给自己满满的斟上了一杯酒。一仰脖喝下去之后小家伙突然想起来什么。随后一拍自己的小脑袋瓜,对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说道:“你们等我一下,我不回来桌上的酒不许碰啊……”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已经一溜烟的冲了出去。
    片刻之后,小任叁带着三四个小方士回到了他们的房间。这几个小方士每个人都左右抱着两坛葡萄酒,归不归数了一下,武帝一共赐了十坛葡萄酒,这间屋子里面就有九坛。
    当下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小任叁继续说道:“不错,比老人家我想的要好一点。刚才我老人家还以为你会把十坛酒都抢过来,还知道给人家留一坛。你今天是转性了吗?这么大方……”
    “怎么也要意思一下给人家留点”小任叁好像没听出来归不归嘴里的反话一样,自己很熟练的拍碎了坛口的封泥。小心翼翼的收拾好了坛口之后,将自己的小脑袋一下子扎进了酒坛了。一直喝到他的小肚子鼓了起来,小家伙才把自己的脑袋缩了回来。归不归看了一眼坛子里面的酒水,少了一半……
    一坛子葡萄酒下肚之后,浑身通红的小任叁已经开始冲着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傻笑了。这个是他开始酝酿耍酒疯的前兆,归不归已经吃够了这个小家伙对他耍酒疯的苦头。当下拉着吴勉,趁着小任叁还没有彻底闹起来之前,两个人已经提前从馆驿里面溜出来了。
    这二人在长安城也没有什么亲朋故友,除了那位前驱将军周珂之外,连个能说几句话的朋友都没有。不过那虎贲军的大营路程不近,归不归又舍不得使用术法,当下只得和吴勉两个人有一搭无一搭的在大街上闲逛。
    两个人走出来几个街口。正打算找家酒肆、茶社之类的地方坐下来歇歇脚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对面的方向有格熟悉的人影从那里走过,第一眼看到那个人影的是归不归,他一把拉过吴勉。低声说道:“别往对面看……”
    如果老家伙不说这五个字,吴勉还真没打算看向对面。这几个字算是提醒了他,这个白发男人一抬头,看到一个术士打扮的老人走进对面的一家酒肆。正对着酒肆里面的伙计喊道:“娃儿。给术士爷爷来一坛子好酒,再来四凉四热八个菜,要荤不要素。”说话的正是一直藏在辽东百里熙那里的席应真……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金锞子,仍给了正走过来伺候的伙计,这块金锞子足有二两,成色也好。一桌子酒席绝对花不了这么多。就在小伙计打算跟席应真报账的时候,这位老术士摆了摆手,对他说道:“这一桌子你给术士爷爷看着掂对,金子你拿走,只要术士爷爷吃的畅快,多的就当是赏你的。”
    一听有赏钱,伙计脸上的笑容更盛。千恩万谢的客气了几句之后,对着席应真说道:“您真是来得巧了,早上刚刚宰了一只口外的肥羊。要是不嫌膻气的话。小的给爷爷您做主。半只肥羊加上点干菜垫底清炖,另外半只在炭炉上面烧烤。一整付下水已经卤好晾凉,一会我让厨房一样切上半斤给您老下酒。您一边喝酒一边等着羊肉出锅可好?”
    “快去快去!”一听到伙计说起羊肉的做法。席应真变的和见了酒坛子的小任叁一个德行。赶走了伙计让他快点上菜之后,老术士的眼睛便紧紧的盯着厨房的位置。
    吴勉和归不归掩盖住了自己的气息,两个人屏住了呼吸悄悄的瞄着酒肆里面老术士的背影。老家伙对席应真有些怵头。几次想要拉着吴勉离开这里,都被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拦住:“看看他要干什么……”
    没过多久,伙计端着一个长托盘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将托盘里面已经切好的羊心、肝。肚、肺端到了席应真的桌子上。老术士一样吃了一口,又送下去了一杯酒之后,笑眯眯的又从怀里面掏出来两个金锞子。仍在了小伙计的托盘上,说道:“一个是你的,另外一个是厨子的。这几盘下水煮的不错,和厨子说。要是羊肉也煮成这样的话,术士爷爷还有赏……”
    伙计眉开眼笑的收下了两个金锞子,对着席应真行了一个大礼之后。又跑进厨房报喜去了。看着老术士没有注意到他们俩,归不归这才算松了口气。不过厨房里面的羊肉还要再煮小半个时辰,两个人不想惊扰老术士。当下便溜溜达达的离开了这里,一直走到看不到那座酒肆之后,吴勉才对着归不归说道:“想不到长安城里又热闹起来了,老家伙,你猜猜这个时候席应真出现在长安城里是什么意思?”
    归不归想了半天之后,还是苦笑了一声,对着吴勉说道:“看着这位术士爷爷。老人家我的腿肚子就直打哆嗦。真的猜不出来他这是什么意思。在山上待了那么多年,闷了?”
    饶是归不归这样的九曲玲珑心,也猜不到这个时候席应真出现在长安城意欲何为。只有稍后通知广仁。看看大方师那里是不是还有他们不知道的内情。当下,两个人继续在大街上转悠了大半个时辰。
    算时间小家伙已经撒完了酒疯,差不多已经开始睡下来之后,两个人才溜溜达达的向着馆驿的方向走去。走了一阵子回到了席应真正在吃饭的酒肆时,远远便看到了老术士再和汤锅里面的羊肉较劲。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再次屏住了自己的气息。正打算快步从酒肆外面走过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几个身穿修士服饰的男人走进了酒肆。
    这几个人吴勉和归不归也是眼熟,其中带头的一个正是昨天差点被自己勾来的天雷劈死的那个中年修士。看到他们几个人进了酒肆之后,吴勉和归不归突然改了主意。两个人站在酒肆外面,等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事情的发展也不负吴勉和归不归所料。他们几个人今天是来给那个中年修士压惊的。进了酒肆之后,几个人占了一张桌子,看到了正在大嚼羊肉的席应真。几个修士都多看了一眼,不过他们的目光所及之处是老术士桌子上面的羊肉。
    伙计赶过来招呼的时候,昨天被吓尿了的中年修士指着席应真的桌子,对伙计说道:“照那个老家伙的样子,也给我们来一桌。炖羊肉的时候多放点姜,压压那股膻气。”
    伙计陪着笑脸说道:“真是对不住各位,小店只有一只羊,已经都在那位爷爷的桌子上了。不过小店的炖猪肉也是长安城一绝,要不您换换口味……”
    伙计的话还没有说完,中年修士已经一巴掌对着他的脸打了过去。“啪!”的一声之后,直接伙计打倒在地。这一下子,惊动了店里的客人,也包括那个刚刚将羊肉咽下去的席应真……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