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骂街的艺术

    刚才百疆出现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在调这只铁猴子回来了。不过毕竟距离太远,过了半天之后,沙弥才赶到这里。想不到过了这么久也不算晚,最后还是没让这个一根筋的百无求跑了。
    铁猴子拖着百无求的一条腿将它拖回到了馆驿当中,将它扔到了众人的面前。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装死的百无求。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说句真心话,老人家我有点佩服你了。活了几百年,愣的、不要命的也都见过几个。不过像你这样又愣又不要命的还真是少见,本来你这样的稀罕物留着解闷也挺好,不过可惜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就在这个老家伙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趴在地上的百无求突然睁开了眼睛,对着归不归大声吼道:“老家伙。别废话!想怎么样你就说,散仙爷爷要是皱皱眉头就不是妖山上下来的爷们儿!只要把我们家老大放出来,就算把散仙爷爷我剁碎熬肉羹吃都没有问题。不过有句话我要提前说--那什么。别听外面的修士瞎说,散仙爷爷的鞭壮不了阳……”
    “哈哈哈……”没等百无求说完,坐在一边的席迎真已经笑的前仰后合。指着有些恼怒的妖物说道:“这辈子死在术士爷爷手里的妖物成百上千。还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刚才你说百疆是你大哥?那么说来,你也是玄明那一党的了?”
    “什么玄明玄暗的,散仙爷爷不知道!”看着面前的老术士冲着自己大笑,百无求以为他这是在嘲笑自己,当下有些恼怒的继续说道:“快点把我们家老大放出来,散仙爷爷随便你们怎么处置。”
    看着席迎真和这只妖物爷爷来爷爷往的,吴勉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转身向着大门外面走过去。看到他要走,归不归愣了一下,对着吴勉的背影说道:“你这是要去哪?看完热闹再走也来得及。”
    “算了吧”吴勉回头看了一眼席迎真和百无求,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在他们俩身边待着就没辈了。我出去透透气。”缓了这么长的时间之后,吴勉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当下听着两个自称爷爷的说话烦闷,打算出去转一圈,等他们俩说的差不多了再回来。
    “要走我们一起走”没有想到的是,看到吴勉要离开之后。席迎真突然站起来。对着面前的吴勉、归不归和众方士继续说道:“今天术士爷爷的心情好,去给你们做主。看看这个玄明是什么底子,经不经得起术士爷爷的一巴掌……”
    席迎真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归不归的眼睛眯缝了起来。看了还不服不忿的百无求一眼之后,对着这只妖物说道:“看着这么长的时间,你这么长时间给我们解闷的份上。老人家我告诉你一个百疆的消息。你这个老大是被玄明上师亲自抓走的,刚才老人家我和他斗成难分难解的时候,玄明突然出现把你大哥抓走了。不信的话你问问他们……”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指了指那些围成了一圈的方士。这些方士都是广仁精挑细选出来的,最是聪慧圆滑。为了的就是在长安城中左右逢源,不得罪往来的修士。广仁、火山临走之时,吩咐了在他们俩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众方士都要听从吴勉、归不归的号令。既然这样,就只能顺着老家伙的话来了。
    当下,几乎所有的方士都七嘴八舌的顺着归不归的话说了下去:“就是归先生说的那样,我们亲眼看到的。玄明上师白须穿着镶着黄穗的法衣,突然出现在归先生和百疆的中间。他将归先生逼开之后,直接拉着那大妖遁走了……”
    “我师兄说的没错。他们遁走时候,大妖想要挣扎。那玄明上师在后面打了他一掌,打晕之后扛着走的……”
    百无求本来就是一根筋,加上周围这些道貌岸然的方士七嘴八舌的说着,由不得他不信。虽然隐隐也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头,不过当时也容不得他多想。反正这些人也是去找那个什么上师晦气的。既然这样。过去看两眼似乎也不怎么吃亏。
    当下,一个由方士、术士、妖物和闲人的队伍组成了。防着他们不在的时候百疆再来捣乱,归不归索性将馆驿里面所有的方士都带着走了。半个时辰之后,众人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门前停下了脚步。
    这是,众人都看着归不归,而这个老家伙陪着笑脸对席迎真说道:“术士爷爷,到了玄明的老巢了。是我们冲进去您殿后呢?还是干脆大家伙一股脑的闯进去,先揍那个狗屁上师一顿再说呢?”
    刚才在馆驿里面说的热闹,不过到了人家家门口。老术士席迎真反倒开始犹豫了起来。他嘬了嘬牙花子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怎么说术士爷爷也是几百年前就成名了的人物,就算进去抽他嘴巴也要有个话题。这样。咱们还是老法子。你们堵在门口骂大街,把人骂出来之后术士爷爷再出来拉偏架。记得,一看见术士爷爷现身。你们就说那个什么玄明骂我。那术士爷爷抽他嘴巴就出师有名了……”
    几句话说完的时候,席迎真已经后退着向着街角的茶汤摊走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继续嘱咐几句:“骂大街的时候都别客气,谁骂的好,回来术士爷爷有赏赐。”
    看不出来这个老术士还有这个爱好,吴勉这个时候心里暗自腹诽:这个老东西弄不好就是看热闹的,是不是来收拾玄明上师的无关紧要。他就是为了看这些人堵在人家大门口骂街才来的。
    不过真的让这些人堵在人家门口骂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怎么说这些方士也是有规矩的,偶尔师兄弟不和的时候骂一句天收你也就算到头了。泼妇骂街他们倒是看过。不过让这些人骂可是真骂不出来。
    而归不归都是心平气和的拐着弯骂人,他那种气定神闲把人气死的方式和今天的场合不合适。吴勉就更不用说了,你让他骂人,他能先把你噎死。三个人当中豁得出去骂大街的就只有小任叁了,不过小家伙的声音太小,最多也就是叉着腰站在人家大门口来几句:玄明你个臭不要脸的。你出来,我干死你这样的话。小家伙还是童声,骂出来这样的话先压低了自己这边的气势。
    最后就剩下一个百无求了。这妖物救兄心切,加上本来就是个糙货。当下也真豁出去了,站在上师宫的大门口,骂人之前自己先脱掉衣服,光着膀子大声吼道:“玄明老儿,你给散仙爷爷出来!别以为躲在乌龟壳里不出来就算完了。躲在里面装死是吗?等着散仙爷爷带着十万妖兵妖将杀进来!你是装死还是真死了?真死的话那是老天爷开眼。那是你爹妈在下面看不过眼,要把你带下去下油锅……”
    之前那是被沙弥打怕了,百无求骂人的话不敢冲着吴勉、归不归来。现在放开了,听的周围的众方士都是连连皱眉,他们都慢慢的散开,生怕看热闹的老百姓把他们当成和百无求一伙的。而在街角喝着茶汤的席迎真,半闭着眼睛,翘着二郎腿,顺着百无求骂街的节奏打着拍子,听到骂得精彩的时候,差一点起身叫个好出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