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死心?

    知道眼前这位老术士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席迎真之后,玄明上师惊愕的半天才反应过来,当下他急忙让车非言回到府中准备,半刻钟之后,上师宫中传来礼乐之声,随后里面鱼贯而出两行修士组成的队伍。
    玄明上师按着师礼将席迎真接到了自己的上师宫中,归不归连连向着吴勉使了几次眼色,最后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才不情不愿跟着他们几个人走进了上师宫,所有人都进去之后,那只铁猴子沙弥才一蹦一跳的跟在后面一起走了进去,上师宫内没有见过这只铁猴子的人,见到之后都啧啧称奇。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任谁都没有想到,本来这几个人都是憋着过来找茬干架的,连席迎真这样的大杀器都到了,想不到最后竟然被这位玄明上师像请上宾一样的请到了上师宫中,不过席迎真明显是没有放弃,从他的眼神当中就能看出来还想要找茬的意思。
    不过玄明上师做事滴水不漏,好像侍奉自己的双亲高祖一般的伺候着那位老术士,在他的上师宫中转了一圈之后,席迎真竟然都没有找到抽他嘴巴的理由。
    将席迎真一干众人接到了自己的正厅之后,玄明上师将抱着小任叁的老术士和归不归请到了上首的主位,本来还想请吴勉坐到一起的,不过那位白头发的男人似乎不打算给上师大人这个面子,当下吴勉自己已经做到了下首的末位,任谁来劝都巍然不动。
    劝不动吴勉,玄明上师也不再勉强,当下竟然就在正厅之中,带着身后这些门外弟子,跪在地上对席迎真和归不归二人大礼参拜,归不归当初在方士门中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跟着徐福也蹭过不少的大礼,当下也没有什么,笑眯眯的接受了玄明上师众人的大礼。
    不过席迎真不一样,他的术法虽然高绝,不过术士的路子就是无门无派,一个师傅叫一个或者几个徒弟,对这样的大礼颇有些不以为然,就在玄明上师一个头磕在地上的时候,他竟然抱着小任叁将身子侧到了一边,不受众人的这个大礼。
    而玄明上师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带着身后众人三跪六叩之后,才在身后小修士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随后满脸赔笑的对着坐在席迎真和归不归说道:“两位大修士进府,真是让这座小小的上师宫蓬荜生辉……”
    “上师大人您真是不会说实话,都建宫了还小小的,那么什么算大,”没等玄明上师说完,归不归已经笑眯眯插嘴说道:“这里比起来一般的诸侯王府,对了,人家皇帝亲兄弟的家还只能叫做王府,您这里可都称宫了,有宫就因该有娘娘啊,还有太子,一起请出来让我们大术士爷爷见一面啊。”
    一听到娘娘两个字,本来还有点萎靡的小任叁马上来了精神,小家伙从席迎真的怀里挣脱出来,跳在地上之后,接着归不归的话对玄明上师说道:“这次老不死的说得对,白胡子老头,太子什么的就算了,有娘娘的话就请出来让我们大伙见见,能让娘娘陪着喝杯酒,这辈子也就算没白活,娘娘呢,娘娘出来吧,我都看见你了……”
    小任叁胡说八道的时候,席迎真一直在紧紧的盯着脸色发青的玄明上师,都不需要这个老头翻脸,只要他说出来一句类似:不要乱说,我这里是清修之所,怎么可能有女人这样稍微带一定点不恭敬的话,这位术士爷爷当场就要发飙,你们家都叫宫了,我们家孩子就不能打听一下娘娘了,还有王法吗。
    就在席迎真等着玄明上师开口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位老修士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笑眯眯的对着小任叁解释道:“娃儿,我这座上师宫是当今陛下赐的清修之所,并非皇帝的行宫,这里都是男人,怎么可能会有娘娘呢,等到下次宫中祈福的时候,陛下会带着娘娘一起祭天,到时候我带你进去,喝酒不是可能的,看一面还是可以。”
    席迎真反复将这几句话在脑海里面过一遍,完全找不到发飙的理由,当下正打算给归不归使眼色,让他继续找茬的时候,听到玄明上师继续说道:“不知道几位大修士前来,在下略备一点水酒,请几位大修士移驾,我们……”
    还没等他说完,坐在下首末位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没到那个交情,吃饭什么的就免了,有心的话带着我们在你这上师宫里面转一圈,也让我们见见世面。”
    三番两次被人打断了话,玄明上师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恼怒之色,当下陪着笑脸说道:“现在天色晚了,也看不出来什么,这样,我让杂役将这座上师宫打扫一番,几位明天过府一观如何。”
    “还是现在就看吧,老人家我年纪大了,谁知道明早睡醒之后还能不能起来,”归不归瞬间明白了吴勉的用意,他嘿嘿笑了一声之后,正要回头去找席迎真搭腔的时候,玄明上师突然开口说道:“那就依归不归先生,不过看到之后各位可能要失望也不一定。”
    当下玄明上师让人取来灯烛,随后亲自在前面引路,带着这些人到上师宫的各个房间都转了一圈,归不归对这些房间的兴趣不大,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相反老家伙对一些类似仓库,祭坛之类的地方倒是很感兴趣,不过在里面查看了一番之后,也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事情。
    转来转去之后,玄明上师带着他们这几个人到了上师宫之中的炼丹室,诺大的一间房子里面只摆设了一座炼丹炉,炼丹所需要的天材地宝放在旁边的偏室当中,本来一眼就能看穿的房间,归不归对这里却有不小的兴趣。
    炼丹室下面的密室里面还藏着人,归不归的反应让玄明上师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丝毫的变化,还在向这几个人介绍这丹炉的出处和曾经为武帝陛下炼制出什么样的丹药。
    好在这里的机关设计的隐秘,就算这个老家伙也没有看出来哪里有不对的情况,炼丹室转了足有一刻钟之后,众人才从里面走了出来,又转了几个地方之后,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所在,加上时间已经快到子时,最后席迎真、归不归这几个人很是不甘心的从上师宫里面走了出来。
    恭恭敬敬的送走了这几个人之后,防着他们杀个回马枪,玄明上师并没有直接去炼丹室查看,当下他自己先梳洗了一番,吃过了晚饭又给那些门外弟子们讲授了一个时辰的经卷,直到子时过后,玄明上师换好了衣服,在寝室安歇了起来。
    就在玄明上师吹熄了寝室的火烛之后,他那位弟子车非言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炼丹室当中,关好了炼丹室的大门之后,车非言的相貌突然大变,竟然变成了他世尊玄明上师的模样。
    随后这位玄明上师按动了机关,打开了暗室之后,消无声息的进入到了暗室之中,他还没有走到暗室里面,已经听到了里面人说话的声音:“那些人都走了吗,我以为明天早上你才能下来。”
    当初防着有人发现这里,通往暗室的这段道路上下了点禁制,这里的人看不到暗室里面的样子,如果来人是敌非友的话,这段路程就是藏在暗室的人最后地机会。
    虽然看不清暗室里面地样子,不过听着声音没错,这位玄明上师回话说道:“放心吧,他们将这里都翻遍了,死了心才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过了禁制地区域,不过接下来看到暗室里面的景象,让这位玄明上师目瞪口呆起来,就见那只铁猴子沙弥坐在之前秦不佑坐的位置上,张口发出来的也是他的声音:“如果说他们没死心呢。”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