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烫死人的火盆

    见到了铁猴子之后,玄明上师的第一反应身子向后暴退。身体瞬间退回到了通道的尽头,只要身子一窜就能从回到炼丹室当中。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头顶上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上师大人,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到底你和那个躺在床上睡觉的那个人。谁才是真正的玄明上师呢?还是说,你们都是玄明?你叫做玄,他叫明?”
    看到了归不归的一瞬间,玄明上师便知道要从这里逃出去基本上是不可能了。这老家伙露面了,那老术士席迎真还会远吗?当下玄明靠墙上,要使用五行遁术逃离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地方加了一重禁制,已经不可能用遁术离开。
    叹了口气之后,玄明上师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到底不愧是徐福之下第一人。不过你是怎么发现这里还有暗室的?还有里面的人哪里去了?”
    “别着急,一会你们会见到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也别往老人家我的脸上贴金,这里真不是我老人家发现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任叁的脑袋露了出来,小家伙冲着玄明上师说道:“老头,你人参给忘了。这个老不死的没有那个本事,不过我们人参对这里没有兴趣,要不是他说你们把娘娘藏在这下面。我们人参才懒得搭理那个老不死的。”
    刚才这几个人从上师宫里面出来的时候,玄明上师并没敢派人去盯住他们。只拐过了一个借口,归不归便拉过来小任叁。让他用遁地之法回去查看炼丹室地下的情况,本来小任叁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回来查看。后来还是归不归骗他玄明上师把娘娘藏在了这下面,小家伙才回来查看的。
    虽然娘娘没有找到,不过还真的像归不归猜的一样,炼丹室的下面有一座暗室。只不过小任叁发现这里的时候,惊动了藏在暗室里面的人,里面的人先一步使用五行遁术离开了这里。等到吴勉、归不归这些人潜回来的时候,这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了。
    不过那人逃走的匆忙,并没有来得及通知玄明上师。当下。归不归让沙弥藏在这里,不为别的,只为了当面给席迎真抽嘴巴的借口。
    就在下面的玄明上师犹豫要不要冲上去拼死一搏的时候,炼丹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踹开。就见席迎真手里抓着一人,正是另外一个一摸一样的玄明上师。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陷入到了昏迷当中。右脸肿胀的脸颊证明了他是怎么晕倒的。
    当下,老术士将手里的人扔到了暗室里面。看着另外一个自己掉下来,玄明上师的心里一阵懊恼。刚才自己为什么不博一下,席迎真明明不在这里的。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看着还在昏迷当中的另一个自己,玄明叹了口气,最后用术法在晕倒的玄明脸上摸了一下,那个人才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醒过来之后的玄明看到自己所在的位置之后,马上便明白刚才出了什么事情。冲着‘自己’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看来这次我们是输了……”说话的时候,这位‘玄明上师’的面容发生了变化,变成了车非言的样子。
    看到这一对师徒终于到齐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回头冲着靠在炼丹炉上的吴勉说道:“等了这么长的时间才下手。也算是值了,不过你怎么那么肯定这一对是问天楼的漏网之鱼?”
    “百疆从这里出来的,就算是做戏想引开我们。他和玄明上师的关系也擦不干净了。”虽然明知道归不归这个老家伙是明知故问,吴勉多少还是要给点面子的。不过说话的语气还是他刻薄的老样子,顿了一下之后。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继续说道:“不过也别高兴的太早,秦不佑和百疆哥俩还在长安城里面。我可不信长安城的事情这么快就算是完了。”
    “那就是你们方士的事儿了”等到吴勉说完之后,席迎真突然开口说道:“这口气出来。他们俩你们怎么处置术士爷爷也就不管了。你们自己看着玩儿吧。”
    看着席迎真要走,可把归不归下了一跳。虽然他没有和玄明上师两个人交过手。不过从传闻当中,也能判断出来玄明的实力和广字辈的那几个人差不多。这几年自己的术法已经消耗了不少,没有席迎真在身边,老家伙可没有把握把这两个玄明上师带到广仁那里去。
    不过席迎真还是替老家伙解决了手尾的,说完了自己要离开的同时,他的身子突然直挺挺的跳到了暗室的洞口,还没等两个玄明上师反应过来。两声清脆的耳光声已经响了起来“啪!啪!”两下之后,两个玄明上师都没有感觉到疼。两个人已经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就为了酒肆里面的一口气,席迎真竟然跟着归不归他们这几个人耗了这么久。他自己都感觉有些无聊,处理了两个玄明上师之后,老术士只是简单的和小任叁说了两句,类似那个老家伙要是欺负你,我给你报仇的话之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席迎真来也匆匆这去也匆匆的,归不过本来还打算请他将自己术法重新贮满,不过那位老术士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身子一晃便消失在了吴勉、归不归几个人的面前。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之后,吴勉突然指着暗室通道里面的两个玄明上师,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打算把这个烫手的火盆交给广仁处置吗?”
    “谁让他是大方师呢?”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接着说道:“玄明是皇帝册封的上师,说他是问天楼的余孽。我们又没有什么证据。这件事还是让大方师头疼吧……”
    说完之后,老家伙亲自跳了下去,随后将已经陷入深度昏迷当中的玄明上师一个接一个的丢了出来。这两个人都放在了铁猴子沙弥的身上。随后,趁着夜色,几个人回到了方士居住的馆驿当中。
    他们回来的时候,正赶上广仁在正堂中教训弟子:“陛下招我入宫只有一天,你们就闯出来这么多的祸事!将这里烧了不算,你们竟然还敢堵在上师宫门前寻衅滋事!眼里面还有朝廷的王法吗?不要说别人。你们为什么不劝阻?这几年我整顿门规看来收效甚微……”
    看到广仁在管教弟子,吴勉便溜溜达达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归不归带着小任叁躲在窗户根下面,偷听广仁训徒弟的时候会不会带出他和吴勉来。听到没带出他和吴勉一个字之后。老家伙才从窗户下面走了出来。咳嗽了一声之后,笑眯眯的走进了正堂,看着广仁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么晚了大方师还在训徒,真是好雅兴。本来不应该打扰你的,不过刚刚出了一间芝麻大的事情,想着还是要和大方师你说一下的好。”
    归不归出现的时候,广仁两只眼睛的上眼皮便同时跳了起来。听到这个老家伙说有一件芝麻大小的事情之时,大方师的心里便“咯噔”的使劲跳了一下。直到这个芝麻大的事情小不了,当下吴勉散退了这些弟子,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归师兄,你……不会和玄明上师同手了吧?听说那位大术士也到了,不会抽他嘴巴了吧?你也动手了?”
    “怎么可能?老人家我是那种动不动就动手的人吗?”归不归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一会他们俩醒了,你亲自问。看我老人家动手了没有……”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