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怪异的大方师

    虽然归不归、吴勉半夜都没有回来。广仁已经做了思想准备。不过还是没有想到老家伙这次玩的这么大,竟然连那位玄明上师师徒都带了回来。虽然广仁心里明知道这次他的修士总管,是这位玄明上师在幕后搅的局。不过对方这么说也是皇帝册封的,而且现在圣隽正浓,远不到和他撕破脸正面冲突的时候。
    现在看到归不归养的那只铁猴子将这一对师徒都扔到了自己的面前,广仁瞬间感到自己的头大了一圈。
    看着广仁纠结的脸色,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说道:“看看大方师你看见这两位玄明上师高兴的,不过还有件小事你可能不知道。这两位大方师在问天楼里面还兼着一份差事。而且根据老人家我推算,他和那位秦不佑也就是楼上楼下……”
    这几句话广仁确实没有想到,这几年虽然他也在寻找问天楼的余孽。不过楼中的主事之人的身份只有楼主才知道,而方士自诩为清雅之士,又不屑拷问方士门中‘做客’的那位楼主。那人在方士门中住了几年,广仁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打探出来。
    如果这两个人真是问天楼的主事之人。那么事情便有不一样了。不过这一对师徒,为什么归不归要称呼他们两位玄明上师?
    归不归不愧是老人精,马上便看出来广仁心里面的疑惑。嘿嘿一笑之后。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说得广仁瞳孔时不时的紧缩一下,老家伙说完之后,广仁一直在低头沉思,没有言语。而归不归笑眯眯得看着他,也没有轻易开口打断大方师得思路。
    差不多一顿饭的时候,大方师总算理清了后面的思路。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归师兄,这件事还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既然和问天楼扯上了关系,那么就不会那么轻易的结束了。”
    说话的时候,火山已经取出来两根赤红色的麻绳。这根麻绳每过一掌的距离便系着一个疙瘩,疙瘩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般人看不懂的符文。归不归认得火山手中的绳子,这是用来禁锢修士的法器。广仁这是担心自己的术法封印不了这二人太久,才动用了法器。
    火山很是利落的将两个人捆绑好,将两个人都被捆绑起来。广仁将他叫到身边,两个人小声耳语了几句之后。火山便起身离开了馆驿。归不归猜到了他要去干什么,当下没有开口过问。
    看着火山离开之后,广仁用术法唤醒了车非言。清醒之后的车非言看到了面前的大方师,愣了一下之后才想起来刚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尝试着挣扎了一下无果之后,这才重重的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广仁说道:“大方师你三更半夜的把我们师徒拘来是什么意思?上师对你们已经仁至义尽了。下午你派了门人弟子连同妖物,还有一个被通缉多年的叛逆席迎真。守在上师宫前意图对上师不轨,现在又派了妖人将我们师徒二人拘来。大方师,上师是武帝陛下亲封,你这么做和谋逆有什么区别?”
    广仁微微一笑,随后对着车非言说道:“说到谋逆了,那么贵师徒的所作所为呢?你们二位贵为问天楼的主事之人就不去说它了。不过操控陛下的生死疾病总是有的吧?”
    “大方师你空口白牙说什么就是什么吗?”车非言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上师是陛下亲封,你说陛下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知道火山做什么去了吗?”广仁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车非言继续说道:“我让他去了廷尉府衙,变化相貌混在差役当中。明天一早上师宫的门人找不到贵师徒,定会到廷尉府报官。有火山在差役当中,到时候贵师徒操控陛下生死疾病,离间天家骨肉的事情差不多也要败露了吧?”
    “大方师你在说梦话吧?”车非言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广仁说道:“先不说我们师徒没有做过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就算是真的做过了,还会留下什么手尾让贵弟子发现……”
    说到这里,车非言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当下瞬间闭了口,眼睛瞪的就好像要瞪出眼眶之外一样。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归不归突然笑了一下,有些调侃着对车非言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这位上师,你的反应多少慢点。现在反应过来了?谁说火山会老老实实的找你们留下来的证据,那么麻烦干什么。随便在什么地方藏点东西,在让别人找出来,关火山什么事?要是老人家我去办的话,索性把事情搞搞大。先去皇宫随便那个娘娘的宫里。偷--拿几件记着娘娘名字的内衣肚兜什么,然后再去药房抓几付春药混在里面。啧啧……想到皇帝看见这几样东西在你们家找着,那场面想起来就替你们高兴……”
    玄明师徒并不在意这个上师的名头,不过这个上师的身份是问天楼主当初定下一个惊天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虽然这几年那位楼主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过那个计划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玄明师徒俩可不相信问天楼主从此之后再不露面,更不敢想象楼主知道因为他们俩计划失败带来的惩罚。
    当下。车非言低着头不再说话,汗水止不住从他的额头上流了下来。他和玄明两个人算得上是问天楼的顶尖高手,尤其是挂着他师尊名号的玄明。就算对上了广仁这些方士,也有把握处于不败之地。本来一切都在按着当初的计划进行,可想不到的是被个老疯子一样的席迎真一巴掌打回了原形。
    看着沉默的车非言。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又在火上浇了一瓢油:“老人家我猜猜,你们俩辛辛苦苦的在长安城打通关。熬上了上师这个位子。不会就是为了过过瘾吧?还是说这是给你们问天楼做什么事的。老人家我猜猜,你看对不对……”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冷不丁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冷冰冰的看着这位上师唯一的弟子。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想要颠覆这个王朝,是吧?回到战国,还是春秋呢,不是想回到更早的时候吧……”
    这几句话说完,车非言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顿了一下。虽然再没有其他其他的反应,但是这个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不过相比较车非言。广仁的反应更加让归不归疑惑不解。
    广仁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瞳孔也瞬间的紧缩了起来。不过大方师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有些怪异,好像有什么难以决定的事情摆在他的面前。老家伙在身边铜镜的倒影中,竟然看到大方师的脸上流露出来一丝惊慌失措的表情。
    大方师的反应让归不归有些疑惑,不过这个老家伙应了人老奸这句话,脸上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表情。回过脸的时候,广仁也恢复了正常。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归不归继续笑眯眯的看着已经有些手足无措的车非言,说道:“只要天一亮,不管你们二位玄明上师愿不愿意,你们的上师宫都会遭受一场灭顶之灾。不过看来刚才你们俩对我老人家那几个头的份上。老人家我倒是可以给你出个主意。既不得罪你们那位楼主,又能保全你们玄明上师的位置,要听听吗……”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