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悬崖边上的车非言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本来有些萎靡的车非言慢慢抬起头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归不归。虽然没有说话,不过谁都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当下,老家伙冲着车非言笑了一下,随后说到了正题:“现在你们面前有两条路,第一,早上天一亮。你们家的小修士出来报官。然后在上师宫里面找到抄家灭门的东西,从此再没有上师宫这一说。就算我们大方师想拧了把你们俩放出去,虎贲军是奈何不了你们,你们家楼主也不会放过你们……”
    没等老家伙说完,车非言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他不在乎朝廷的追捕。不过问天楼的惩罚车非言可是受不了。没等归不归说完,他已经主动开口说道:“可以说第二条路了,只要是活路就行。”
    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到现在为止。除了我们这几个人之外,还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条件说的通,你们师徒俩还是可以回去做你们的玄明上师。我们家大方师做我们的修士总管,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就算是改国运。回到千八百年前,我们方士还是方士,大方师也还是大方师。方士和你们问天楼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改国运也罢。改天命也罢。改的好那是你们的本事,改的不好粉身碎骨了也和我们没有一分钱的关系。”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车非言一直低着头默不作声,直到归不归说完。他才抬头看了这位方士名宿一眼,说道:“归先生,这番话是从第二个人嘴里说出来,我是毛头小子的或许就信了。如果那么容易的话,方士一门也不用从徐福时代开始,便一直围剿我们问天楼了。这条欲擒故纵的路还是死路,不过是在我们死后多了一条不忠不义的骂名而已。如果只有这两条路的话,你和大方师现在就可以让我们去轮回了,下手快一点的话,我们二人不胜感激……”
    “那你就错过老人家我的好意了。”归不归看着车非言嘿嘿一笑,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刚才你也说了,和问天楼相争的那时候是徐福的时代,不过现在徐福还在海上钓鱼。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或者回不回来。现在的大方师叫做广仁,不错。你们之前是有点误会。不过那也是你们家楼主先出手惹了我们家大方师,我们家大方师是被迫还手,你打了我一嘴巴,总要让我们还手吧?当然了,那位爸爸席迎真除外……”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眼睛一直在瞄着对面的车非言,顿了一下之后,他又继续说道:“说句不恭敬的话。徐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老话说的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三十年之后的事情谁说的算?弄不好操纵国运也不错,国家的运事把握在一个人的手里。朝代更替也是他一句话的事,起码老百姓不用再受战乱之苦。”
    别看归不归平时一副嬉皮笑脸、为老不尊的样子,不过他的底子好,稍微扳起面孔就是一副道貌岸然,仙风道骨的样子。几句话说出来之后,本来自以为看穿了这个老家伙把戏的车非言,这个时候心里也开始恍忽起来。
    看到车非言的眼神不在那么坚定之后,归不归有意无意的回头看了广仁一眼。这时候的大方师正在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神相对之后。广仁竟然主动的避开了归不归的目光。这个动作让老家伙让老家伙嘿嘿一笑,随后重新将目光对准了车非言,说道:“现在两条路都摆在你的面前了,一条路九成九是死路。另外一条路只要你的胆子大一点,还真的不好说会发生什么。也许因为你,问天楼和方士一门可以私下结盟,永世互不相扰也不一定。”
    这时候的车非言就好像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一样,背后突然有个流氓像的人拉了他一把。虽然拉他的那个人未必按着什么好心,不过起码现在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别在悬崖边站着了,跟着哥哥走吧,哥哥保证救了你之后不打你,不抢你们家粮食,不放火烧你们家房子……
    知道归不归说得未必是真的,不过万里有个一,一旦这个老家伙说得是真的呢?替问天楼殉道车非言把牙咬碎了也能做出来。可是如果归不归这次说得是真的呢?
    犹豫了半天之后,车非言抬头看了看归不归和大方师广仁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归先生。你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不过既然已经这么说了,那么是不是也要让我们看看方士一门的诚意呢?比如把在你们那里做客的楼主放出来,起码我们也有一个主事之人……”
    “想什么呢?”归不归噗哧的笑出了声,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你,现在这样的情形,你自己觉得说这样的话合适吗?起码开条件的人不应该是你吧?”
    说到这里,归不归和身边的广仁对了一下眼神,随后这个老家伙继续说道:“刚才你的话说反了,老人家我替你重说。这样,你们问天楼的事情我们方士不参与。不过鉴于你们之前坑害过我们家大方师,防着你们再做出来类似的事情。从今天起,你那位宝贝师尊就留在馆驿里面做客。我们找个人受受累,扮作玄明的样子当你两天师尊。等到这次修士总管的把戏完了之后,确定你们师徒俩不在坑害我们方士。我们再把你这位老师尊热热乎乎的还给你。”
    “不行!”好不容易等到归不归说完,车非言便大吼了一声。随后对着老家伙和半天一言不发的广仁说道:“你们像扮作上师的相貌,在武帝面前故意行出谋逆之事,借武帝的手消除我们师徒,是吗?用心何其歹……”
    “就知道你会胡思乱想,这样,不做师尊,做弟子也行。只要能看住你们就好……”没等车非言说完,归不归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反正你们玄明上师这个名号,也是你们师徒俩倒着来的。那么你来当师傅,我们拍个方士跟着你,只要你不在皇帝面前乱说我们方士的话。修士总管的闹剧之后,自然会把你们家师尊放回来。”
    车非言还想在争辩几句,不过老家活赶在他开口之前,已经拦住了他:“这事归根结底都是你们先惹出来的,总之。不在你身边放个人,看着你把修士总管的闹剧了结,刚才的第二条路就当老人家我没说。反正走死路的不是我,就当你们俩为问天楼尽忠了。等到回方士宗门的时候,看见了你们那位楼主,老人家我会跟他说一声的,就说你们俩自己抹脖子了……”
    这个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广仁终于开口说道:“归师兄,还是算了吧。人各有志,既然这位车先生已经决定以死殉楼,你我又何必做这阻人大义的小人呢?和问天楼暗中结盟的事情,我回去之后自会和那位楼主相商。今日就成全这位车先生的忠义吧。”
    说话的时候,广仁回身将自己用作装饰的佩剑取了下来。宝剑出鞘放在了车非言的身边,说道:“车先生忠义,我等有目共睹。后话无需多言。请上路……”
    车非言这个时候已经微微的哆嗦起来,就在他的手向着宝剑蹭去的时候,冷不丁归不归抢先一把拿过了宝剑,对着他呲牙一笑,用大拇指蹭了蹭剑刃之后,说道:“等着,老人家我给你开刃去……”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