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推来让去

    归不归说完之后,用他留了五六寸的手指甲在没有开刃的剑锋上刮了一下。随着老家伙手指甲的刮蹭,剑锋上面的铁屑一簇一簇掉落到了地上。本来钝口的剑刃变得异常锋利起来。再次试了试刃口之后,归不归很是满意的将宝剑交到了车非言的手上,随后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好了,顺着脖子拉一下。拉断了气管就是闭气而死。偏一点拉断了血管就要等血流干净了再死。没事,左右都是转世轮回,快点动手,十八年后咱们还能再见。”
    车非言拿着宝剑的手开始不停的哆嗦起来,在自己的脖子上面比量了半天之后,还是迟迟不肯下手。最后还是归不归等不及了,半晌之后见到车非言还不动手。当下老家伙突然走到他的身边,伸手抓住了车非言手中剑柄,作势就要像他的脖子上使劲。
    车非言“哇!”的一声大叫。随后用力挣脱了归不归的手,将宝剑丢到了地上。当下车非言满脸惊恐的对着广仁和归不归说道:“照你们说的办!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听到车非言终于说了话,当下,归不归冲着广仁笑了一下,随后继续对着那个满头大汗的玄明上师弟子说道:“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老人家我和大方师可没有那把刀架在你脖子上,逼着你答应。”
    说到这里,归不归顿了一下,随后对着这个几乎已经吓破胆的车非言继续说道:“好了,现在说说你们二位在问天楼的那层楼住吧?秦不佑在三楼,你们俩不会是二楼的主事之人吧?”
    “二楼的主事之人并非是我,是我的师尊……”看了还在昏迷当中的玄明一眼之后,车非言微微的叹了口气。随后也不再顾忌,将他们俩和问天楼的关系说了出来。
    问天楼二楼的主事之人是那位武帝亲自册封的玄明上师,这位玄明和关在燕哀候地宫里面的那位楼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他能坐在二楼主事之人的位子也并非靠着楼主的关系,真正是实打实凭着实力坐上去的。问天楼中除了两位楼主,也就是这位玄明了(可惜都挨不过席迎真的一巴掌……)
    车非言也的确是玄明的弟子,只不过他的带艺投师。车非言之前拜过一位术士为师。四十多年的苦修除了一些道法之外,还有一首独门的绝艺。他能够改变自己和他人的相貌,而且就算是大修士这样的人也不会发现什么破绽。之前百无求在上师宫门口骂了半天街,守在里面的那位车非言其实就是玄明上师。而那位路上术法第一人的席迎真就没有看出来。
    之所以带着车非言到了长安城,就是因为他有这项绝技。玄明上师的术法虽然高强,但是这里毕竟也是天子脚下。天下各修道门派中都有修士在这里落脚。他也担心在上位的过程中。一个不小心中了谁的暗算。于是就带着车非言一起,当初辩道斗法的‘车非言’其实是玄明假扮,为的就是迷惑那些修士的:徒弟就这么厉害了,师尊那还了得?
    后来受了武帝册封之后,进宫为皇帝欺负做法的时候大半也是这么车非言扮作玄明上师去的。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很少有人看到玄明师徒俩同时出现的原因了。真正的玄明假扮自己的弟子,还再暗中联络问天楼的主事之人。第一个根据楼主事先定好的暗语找来的正是大妖百疆和一众妖物,它这段日子一直藏身在上师宫的暗室之内。而玄明楼下的秦不佑是一个月之前找来的。他到了之后,便在暗室之中和玄明、百疆嘀嘀咕咕。具体说的什么。玄明并没有告诉他,只不过有事说漏了几个字,车非言还是能判断出来他们说的事情和那位失踪已久的问天楼主有关。
    “真真假假,真是好手段。被你这么一说,老人家我也想偶尔找个替身了。”等着车非言说完之后,归不过嘿嘿一笑,顿了一下之后,盯着面前这个人继续说道:“不过你也是忠心,你们家师尊对问天楼忠心还说得过去。你说你一各半路出家的弟子,至于把命都豁出去吗?”
    车非言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对着他说道:“那是我亲眼看见楼主的刑法,之前有十楼的主事之人将楼主交代的事情办砸了。结果整整一楼之人,十楼的主事之人连同门下弟子一夜之间被楼主亲手轮回。而且他们死了还不算,死后魂魄还被抽走了一魂二魄。之后投胎永世只能轮回做畜生……”这就是刚才为什么他咬着牙想要自裁的原因了(虽然还是没死成)
    现在的车非言一心只想保住性命。当下将一些能说不能说的都说了。说完了之后,偷眼看着归不归和广仁,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楼主为什么要我师尊做上师这个位子,我也是一知半解。只有刚来长安城的时候,我家师尊酒醉之时说过这么一句话:操纵国运真的好吗?就算回到了春秋。就真的好吗?不过酒醒之后,他便自觉自己说多了。之后他除了陪客之外,私下再滴酒不沾。”
    看到车非言这么合作,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下,冲着广仁使了一个眼色之后,抬头看了看马上就要破晓的夜空。伸了个懒腰,对着大方师说道:“好了,老人家我这次帮忙也算是帮到底了。后面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你不用说。我老人家也不问。”
    说完之后,归不归抬腿便向着大门外走过去。眼看着就要走出正堂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的广仁说道:“归师兄,您的忙还没有帮到底……”
    归不归回头的时候,广仁冲着他微微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找人假扮玄明这个主意是您出的。我环顾方士门中,除了归师兄您之外,无人可以胜任。还请归师兄好人做到底。假扮玄明的事情还是您亲自出马的好。”
    “你是讹上我了,是吧?”听到了广仁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有件事情你还是忘了,老人家我一百多年前就被徐福那个老家伙从方士门里面踹出来了。我老人家不是方士,大方师你凭什么给我下令?大不了今晚上我就拉着吴勉和那个小王八蛋搬出去。反正现在天就快亮了。老人家我还就不信了。在长安城的大街上,找不到一个落脚的客栈。”
    广仁冲着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归师兄稍安,现在跟随我来长安的方士中,实在没有可用此事之材。总不能让我自己来做这件事吧?”
    “凭什么不能?”归不归学者广仁的样子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这样,大方师你去假扮玄明,这里你不用担心,我来假扮你。不过你要和火山说好,别他搂不住火,再把自己的‘师尊’打一顿。”
    “那样的话就有点麻烦了。”广仁并不在意归不归的态度,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有件事情忘了和你说,再过几天陛下要给我进行受封大典,同时也要玄明加一道封赏。他会是这次修士登籍的协办,之后天下修士便要正式开始登籍在册。我看过下面拟定的名单,其中有你和吴勉先生的以为熟人也在名册之上--淮南王刘喜……”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