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代替者

    听到了刘喜的名字之后,已经转身向着大门口走去的归不归突然停下来脚步。回头看了广仁一眼,噗哧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那个小家伙什么时候变成修士了?他有没有修士的本钱老人家我还不知道吗?那位淮南王殿下作为一方诸侯王是够格了,不过他的慧根太浅。根本存不起来术法,这样也能做修士的话,那么全天下就都是修士了。”
    “淮南王殿下怎么做的修士我不知道,不过名单上面确实有他的名字。”说话的时候,广仁从带回来的一麻袋竹简里面找出来一卷。打开看了一眼之后,将这卷竹简递给了老家伙归不归。
    刘喜的名字果真出现在了这个满是人名的竹简里面,虽然不是在显眼的位置,但是归不归还是一眼便看到了这个名字。在刘喜的名字上面是被人朱砂笔画的一个圈,整个书简当中只有淮南王这一个名字有了这个待遇。刘喜后面的标注是:淮南王,师承方士归不归。虽未拜师却以师礼相交多年。在后面术法高低的标注上写着末流二字。
    “我说的没错吧?”广仁微笑着从归不归接过了竹简。收拾好之后放回到了远处,一边收拾一边说道:“里面的名单是陛下还做太子的时候,便找专人整理出来的,里面还有你我,广义广悌和吴勉的名字。怎么样?不比那位淮南王殿下差吧?这件事已经图谋了多年,你我这些人和那位玄明都是陛下的棋子而已。”
    之前归不归虽然一直把这个屎盆子扣在了玄明上师的头上,不过老家伙心里明白。一个刚刚上位的上师,在朝中还没有任何的根基。这样的事情没有皇帝的授意,玄明上师就算想干,也是多年之后有了自己的羽翼,控制住了武帝之后才能做的。现在想起来自己当初拿皇帝和刘喜相比,多少有些难为这位叫做刘彻的皇帝了。
    虽然归不归很想和广仁赖过去,刘喜的名字在名单当中又怎么样?和他老人家有没有一文钱的关系。不过怎么说也吃了住了刘喜这么多年,虽然这个孩子对他对少有点二心。但是这么多年,从没有亏待过他们几个人。吴勉所炼长生不老药所需的天材地宝也都是这个小娃娃派人去寻来的,所需的银钱差不多掏空了他淮南王的府库。
    最后钱也花了,力也出了。只换来你不适合这长生不老药的药力这句话,明明你们早就知道的。为什么丹药出炉了才说?不就是蒙骗这位淮南王继续出钱出力吗?就这样刘喜也还是以师礼带着,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让这两大一小三个人又蒙骗了这么多年。
    把刘喜的名字放在方士堆里,还有朱砂笔勾阅。看来武帝对着这位淮南王真的是‘刮目相看’,加上这几年刘喜在台下一直小动作不断,几次设下招贤馆网罗天下修士。看样子武帝弄不好要接着整治天下修士的机会对他下手了……
    看着归不归难得的不言不语,广仁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你刚才看到的只是副本。就算划掉了刘喜的名字,也怪变不了大局。正本在皇宫当中,不过陛下已经看到了。想把刘喜的名字勾去,便只有一个他信的多之人来劝说了。我真的想不到除了归师兄你,还有谁有这种伶牙俐齿。”
    广仁说完之后,归不归先是沉吟了片刻。不过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之后,老家伙不再理会大方师,头也不回的向着正堂门外走去。他的这个动作让广仁有些意想不到,看着归不归已经远去的背影。正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冷不丁老家伙先一步说道:“让姓车的娃娃回去,老人家我在上师宫里面等他……”
    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之后,广仁微微一笑,随后慢慢的呼出来一口气。对着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车非言说道:“稍候,归师兄还要去嘱咐一点事情,半个时辰之后我亲自陪你回到上师宫……”
    过了小半个时辰,天色已经渐渐放亮。隐住了身形的广仁亲自将车非言送到了上师宫门外。半吓唬半嘱咐的说了几句,看着这个叫做车非言的修士进到了上师宫中之后。广仁的身体才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在他的身体彻底消失之前,大方师留在上师宫大门口的最后一句话:“现在这出戏已经不受控制了,到底谁会唱到最后……”
    再次回到了上师宫中之后。车非言好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从梦醒来恍如隔世一般,当下他没敢先去自己的寝室,而是直接奔着晚上出事的炼丹室而去。这里还保留着之前出事时的样子。车非言犹豫了一下之后,按动机关将暗室的大门关上,随后将昨晚这里发生事情的痕迹都清除了干净。就在这里都收拾干净,车非言有些无所事事的时候,炼丹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他那位白发的师尊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了有些错愕的车非言。他的这位师尊皱了皱眉头,说道“非言,一大早你到这里做什么?去,把为师的丹方拿来。今天为师教导你炼制升仙丹……”
    这人的相貌表情,连说话的声音和语调都是和玄明上师一摸一样,车非言虽然明知道面前这人是那个老家伙归不归假扮的。不过还是被他这惟妙惟肖的样子惊愕的有些失常。这还是提前已经做了细想准备。真不敢想想如果不知道内情,突然看到了这个和师尊一摸一样的人,自己是否能把他认出来。
    看着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车非言,‘玄明上师’嘿嘿的笑了一声,随后换了一种更加苍老的声音说道:“别那么想不开,你们家老师尊还在大方师的馆驿中做客。等到老人家我的事情办妥之后。自然不会在假扮这么一个老头子。趁着时间太早,把你们老师尊的生活习性告知我老人家。不过如果你要想耍花招的话。老人家我就直接把你送到正在方士宗门做客的第二位楼主那里,看那人就不怎么正常。到时候下辈子可能连畜生都做不成了……”
    由于玄明上师并没有什么实在官职,也不需要天天上早朝。平时也只是听宣之后再去见驾,当下趁着早上这段时间,车非言一五一十的将玄明上师平时的一些生活习惯告知了归不归。两个人反复的对了几遍,就在归不归的心里基本上有底之后,门上有人来报。武帝来人宣请玄明上师进宫面圣。
    本来见驾这样的事情,很少有玄明上师和他的弟子同时出现的。不过现在除了这两个人之外,玄明上师还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随从。那位随从并没有伺候玄明上师的打算,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玄明上师反倒陪着笑脸对自己的随从说了几句什么,那随从不怎么爱搭理玄明上师,两句话没说完。便对着玄明上师翻了翻白眼
    到了皇宫之后,由内诗总管将三人带到了武帝所在的宫殿之前。随后车非言和随从一起守在这里,等着自己的师尊出来。不过这座宫殿虽然不小,但还是有一些话传到了守在外面两个人的电话。
    玄明上师对着皇帝行了大礼之后,从地上爬起来,随后看着武帝说道:“陛下。有关修士名册的事情,可能还会要费些时日……”
    “呃?”武帝抬头看了玄明上师一眼,随后慢慢的说道:“上师,这话可不像是你本人说的……”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