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生不逢时

    武帝和淮南王是两个风格,两个人虽然一样的少年老成,城府远胜同龄人。但是在处事上,刘喜好像游走在冰面上的狐狸一样。虽然对类似吴勉、归不归这样的大修士极为恭敬,但是绝不会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更别说把自己的位子让出一半来了。
    而武帝正好相反,只要认对了人,便用人不疑。知道了归不归的身份之后,马上将心里的话和盘托出。就算让出宝座一半的位置都无所谓。这让已经习惯了淮南王处事方法的归不归很是有些不适应,后来武帝将所谓的修士名册前因后果都说完,将矛头直指吴勉和归不归的那位老东家淮南王刘喜。
    好容易适应了武帝的节奏之后。归不归陪着笑脸,对着面前的皇帝说道:“陛下,诸侯王再怎么样也是您封赏出去的。他们的生死荣辱也都在您的一念之间。说句百姓的话,您是一家的大家长,分给哪一房孩子的家产您说的算。替你看家护院的都是自己家的亲戚,大不了出去的家产再收回来,不听话的亲戚吓唬几下也就得了。”
    “归先生还真是重情义”武帝说完之后,叫过来内侍总管,让他去准备下茶点。随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能吓唬住的亲戚最好,不过如果这个亲戚已经瞅准了朕这个大家长的位置,准备趁着朕的大军远征塞外之时,突然发难取而代之又该如何是好?”
    看到归不归还有话说,武帝摆手制住了他的话,随后继续说道:“归先生,这次修士名册就是给了那个亲戚一次机会。只要他不再妄想,安安心心的做好一方的诸侯王。亲戚还是亲戚,大家都是高祖的子孙,谁也不会难为他的。”
    归不归正想要接着说几句的时候,宫殿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随后一个高亢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臣前驱将军封太后懿旨,率虎贲军将士特来见驾。臣有不恭敬之处。还望陛下见谅……”
    说到这里的时候,十几个身穿重甲的兵士走近了宫殿当中,为首的正是那位当年和归不归一起护送淮南王小刘喜进京献长生不老之药的武安候周珂。
    原来刚才武帝将侍卫都赶出去之后,侍卫首领不知都里面出了什么事情。皇帝竟然和玄明上师动了家伙,虽然看着是武帝的大宝剑压在玄明上师的脖子上。但是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大修士,谁知道会不会突然放出来什么术法来谋害皇帝。这样的事情他一个小小的侍卫总管可是承担不起。当下他便派人去东宫太后那里报了信。
    正好今日周珂带着二百虎贲军将士在皇宫里面轮值,听到武帝和大修士玄明上师动了手。太后便急忙将周珂派到武帝身边,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给了他便宜行事的懿旨。
    接到了太后的懿旨之后,周珂打心里笑开了花。自从武帝将这个狗屁玄明上师派到他的虎贲军中教导术法,周珂便一直的被玄明压制着。现在好了,只要玄明敢有一点动手的意思,他便找机会将他的脑袋砍下来。不过防着这个玄明狗急跳墙,周珂又派人去请吴勉和归不归二人。他们三个人有交情。加上坐在归不归、吴勉他们堵着上师宫骂了一下午的大街。上师宫大门都没敢打开的事情,已经传遍整个长安城了。看来玄明是惧怕这两个方士的,一旦玄明翻脸,只要自己这二百来人能拖住他,等到归不归和吴勉赶来收拾这个玄明上师。
    不过等到周珂进来的时候,看到归不归穿着玄明上师的法衣。和武帝面对面坐着的时候便楞住了。怎么会是这个老家伙?刚才报信的人眼瞎了吗?连玄明和归不归都分出来?
    这个时候,场面便有些尴尬了。武帝看了武安候一言之后,回头笑着对归不归说道:“归先生,好像刚才的事情惊动了太后。朕要过去给太后请安压惊,修士名册的事情你不要多想,这个既不是针对天下修士,也不是让大方师去天下修士向争的。还有,朕不知道归先生和玄明上师之间有什么误会,玄明交友广阔。其中也有不少宵小之辈。朝廷虽然有法度,也需要鹰犬……”
    说到这里,武帝怪异的停顿了一下。随后冲着归不归点头示意之后。便在一大群内侍、宫女的陪同之下,向着太后的寝宫走了过去。片刻之后,诺大的一座宫殿里面便只剩下了归不归一个人。
    等到老家伙从宫殿里面出来的时候,车非言一溜小跑的到了老家伙身边,对着他说道:“怎么归先生你换回来自己的相貌了?是陛下发现了什么码?我就说了,这位陛下的心智过人远非俗人可比……”
    看了一眼后面慢慢悠悠走过来装扮成随从的吴勉之后,归不归看了还在不停打探出了什么事情的车非言一眼,随后笑眯眯的对着他说道:“刚才你们在哪里待着的?”
    车非言不明白归不归是什么意思,当下手指着身后远处的一处所在。还没等他说话。归不归已经笑眯眯的继续说道:“你再回去待一会,老人家我不叫你,你就在那里等着。”
    车非言知道这是有什么背着他的话,当下叹了口气之后,又一溜小跑的跑了回去。片刻之后,吴勉到了归不归的身边,看了他一眼之后,说道:“是不是没有被皇帝看出来你的真面目就难受?你自己故意卖的破绽让他发现的吧?”
    “那样就好了”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将刚才进到宫殿之后。一句话便漏出破绽的事情对着吴勉说了一遍。说到最后武帝嘱咐他那几句的时候,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看了正在远处无所事事的车非言一眼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皇帝最后那句话有点意思。玄明交友广阔,其中也有不少宵小之辈。听着有点扎耳朵啊,好像他早就知道玄明和问天楼的事情一样。”
    说到这里。看到吴勉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是说道:“如果这位陛下明知道玄明是问天楼的人。还敢继续用他的话。那么真的要劝小刘喜死心吧,那个小家伙有点生不逢时了。如果换一个皇帝,小家伙努努力差不多也就成了。不过咱们这世的皇帝是一位不世出的英主,小刘喜还是执迷不悟的话,下场注定会很惨……”
    归不归说完,吴勉沉默了片刻之后。对着老家伙说道:“这条路是他自己走出来的,走到底发现是一条死路,也是他自己的事情,和旁人无关。”
    老家伙猜到了吴勉会说这样的话,微微的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远处的车非言喊道:“过来吧!你还想在那里待到什么时候……”
    从皇宫里面出来的时候,归不归再次将自己变成了玄明上师的模样,带着车非言和吴勉两个人大摇大摆的从正门出离了皇宫。回到了上师宫之后,正遇到了前来打听消息的火山。
    归不归将皇宫里面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随后笑眯眯的对着这个红头发的男人说道:“现在已经穿帮了,回去问问大方师是什么意思。”
    听到了归不归一句话便被武帝看出了破绽,火山顿时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可思议。当下对着老家伙说道:“归先生,这不是你故意的吧?”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