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上师到

    知道归不归假扮玄明上师第一天就穿帮之后,广仁第一个反应也是认为这个老家伙是故意卖的破绽给皇帝的。任谁都难以相信,看穿归不归破绽的人会是那个一直待在皇宫里面的武帝陛下。
    不过广仁师徒俩都看不出来拆穿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归不归会有有什么好处。好处不见得有,麻烦却有一大推。别的不说,现在那位真的玄明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排了。现在把他放出去。方士一门便脱不了干系。不放他出来,皇帝那里又没有办法交代。
    最后还是归不归想了一个法子,老家伙在方士门中找了一个身材和玄明差不多的一个方士。给方士易容成为玄明上师的相貌之后,让他假扮成这位上师大人躲在上师宫中称病不出。这个小方士每天什么时候都不用去做,只要安安心心躺在玄明的床上。如果有人来探病的话,装扮成昏迷不醒的样子即可。
    这件事情武帝已经看穿了,只要这位陛下不拆穿,就不会有人来找这个麻烦。不过防着问天楼的余孽再来窥探,火山带着几个方士装扮成上师宫中小修士的模样守在这里,就算问天楼来了比他术法高强的主事之人,只要火山第一时间放出来信号,片刻之后。广仁便会带着吴勉和归不归杀到。
    不过秦不佑和百疆他们好像彻底的消失了一样,从那天之后,这一人一妖便再没有出现过。秦不佑那天是被小任叁惊到之后远遁了。而那天下午百疆是使了一个障眼法。本来它可以吸引席迎真他们的注意力,将这些堵在门口骂大街的人引走。没有想到的是,出了百疆那个叫做百无求的兄弟之外,谁也没有把这大妖当回事。
    一晃在长安城里面待了两个多月,玄明上师已经在他的上师宫中昏迷不醒。期间朝中百官除了不信鬼神的大儒之外,大半的官员都已经过府探望过。不过‘玄明上师’还是没有一点醒过来的迹象。这段时间里,也传出来玄明这幅样子是被广仁所害,大方师妒忌上师在得了皇帝的恩宠,便使用术法将他害成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这期间,武帝将广仁召到了宫中议事的频率开始变得频繁了起来。玄明上师病重之后,隐隐的已经有了失去圣隽的势头。他那些门外弟子有机灵的已经开始到处打听大方师喜好什么了。当下他们托人找到了大方师身边那个叫做归不归的老头。这个老东西也没和他们客气,当着来人的面便写了一张单子。上面满是市面难寻的天材地宝。按着这个老家伙的说法,单子上面的东西任意找出来一样两样,就够让大方师刮目相看了。如果能找到十样八样的话,大方师可以收你作为记名弟子。能弄到一半天材地宝的话,这个人便可以得到大方师亲传方术。要是那个牛人可以将所有的天材地宝全都找齐的话。那么火山靠边站。这个人就是大方师的首徒了。
    当下,原本围在玄明上师身边的那些门外弟子开始到处寻找这些天材地宝。可惜能找到一个天材地宝的人都少的可怜,不过就是这样,多少年之后还有人用这件事吹嘘:“相当年老子如果努把力,把名单上面的宝贝都凑齐了。现在就没有火山什么事了,广仁大方师的首徒就是我的。弄不好下任大方师都内定我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眼泪……”
    几个月都没有醒过来的玄明上师那里终于开始冷清了起来,相反的大方师广仁那里一天比一天热闹。武帝赐给了大方师一座府邸。本来也想起名叫个什么什么宫的。不过广仁死命推辞,最后勉强要了这片大宅子。虽然没有赐下宫名,但是长安城的百姓已经管这里叫做了方师宫。
    这期间,广仁经常向武帝建议,暂缓修士名册的计划。他出了一个折中的建议,修士名册由朝廷主导。天下修士自愿加入。虽说是自愿加入,不过也不是什么装神弄鬼的修士都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写上上面。还需要由方士一门联合天下各大修道门派,一起来对这些修士进行甄别。
    最后落在名册上面的修士一定要是实至名归才可。虽然名册上面的修士没有任何奖励,不过在修士的圈子里面也算是一种相互认可的方式。日后,名字不再名册上面的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修士。至于那些诸侯王豢养的修士,可以另作特例处置。总之不要和其他的修士混为一谈便好。
    这个建议提出多日,不过武帝不知可否。这位陛下既不赞同,也不否定。只是收了广仁的奏折之后,留在自己的手里一直没有恢复。皇帝还是经常召大方师入宫,不过每次都只是让广仁讲述一些修士之间的趣事秘闻。至于修士名册的事情。武帝还是绝口不提。
    而广仁既有涵养,皇帝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偶尔提两句自己的建议,被武帝找话题岔过后之后便继续说笑。过几天之后找机会再次提出来,周而复始多次,这两个人竟然都没有被这个游戏弄烦。
    这一日,广仁正在皇宫当中给武帝讲述当年前任大方师徐福。渡海之时用术法杀掉三只海中蛟龙的事情。正说到紧张的时候,突然看到内侍总管在殿外的大门外转来转去,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向他禀报,不过又怕扫了皇帝的雅兴便一直在门外徘徊。武帝被这人扫了兴致,皱着眉头将内侍总管叫了进来。
    内侍总管贵在武帝的身前之后,有意无意的偷眼看了坐在一侧的大方师广仁一眼。这个动作让武帝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怎么?做内侍做的腻了,想要拜在大方师的座下当方士吗?”
    听了皇帝的这句话之后,内侍总管便是一缩脖子。一边磕着响头一边战战兢兢的对着武帝说道:“陛下,老奴是要终生服侍您的。这一世能服侍陛下是老奴几辈子修来的……”
    “说,出了什么事情。”没等内侍总管的话说完,武帝已经沉下了脸。
    当下内侍总管更加紧张起来,定了定神之后,才有继续说道:“宫门外玄明上师求见陛下……”
    这句话说完。武帝和广仁都是一愣。皇帝不动声色的看了身边的大方师一眼,虽然广仁并没有流露出来吃惊的表情。但是听说玄明上师已经到了宫外之时,不由自主的瞬间怔了一下。已经足够说明了问题。
    确定了广仁也想明白之后,皇帝对着内侍总管说道“上师这么快就康复了,也是可喜可贺。宣他进来吧……”
    从宫门外走到这里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就在等候的过程中,广仁继续讲述着自己的师尊是怎么杀死三只蛟龙的。不过这个时候,说故事的人和听故事的人的心思已经都不在这三条蛟龙身上。都在等着那位玄明上师进来。看他到底是真是假。
    差不多一顿饭的功夫之后,在内侍总管的带领之下,那个白发苍苍的玄明上师进到了宫殿之中。对着武帝行了大礼之后,说道:“这些时日偶感小疾,让陛下担心了。也让大方师劳心那修士名册之事,今日疾患已愈。特来向陛下谢恩……”
    玄明上师说话的时候,广仁一直在紧紧的盯着他,此人故意流露的气息正是玄明无疑。一时之间,大方师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