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二打一?三打一?

    片刻之后,百无求好像一块巨石一样的砸向着阵法中心。阵法中的方士和刚才对付百疆时一样,在这只妖物砸下来之前,已经变换了阵法。就等着百无求被弹起再落下的时候,诛灭在他们的长剑之下。
    不过和方士们预想的不一样,百无求砸下来的时候,夹带着一股猛烈的妖风。接触到阵法的一瞬间,妖风、阵法两股力量同时相互排斥。“嘭!”的一声巨响之后,百无求那巨大的身体斜着向外飞了出去。而阵法当中的众方士倒地了一大半,大部分人都被震的口鼻窜血,倒地之后便昏迷不醒。
    而百无求也好不了多少。这妖物砸塌了两面宫墙之后才摔倒在了地上。它全身是血,挣扎了几次才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随后踉踉跄跄的回到了祭祀的广场中,回来见到还有七八个方士没有倒下。当下大吼了一声。顿时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旋风一样的对着正在集结法阵的方士们扑了过来。
    还能站在地上的几个方士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七八个方士浑身都是鲜血,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个不停。看样子不用百无求动手,时间一长他们自己就会坚持不住倒在地上。
    眼看着百无求就要冲到方士这边的时候,一个举着白色棒子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了这妖物的身前。迎着它冲过来的路线一棒对着百无求的身体打了过去,虽然已经完全妖化,不过百无求还没有失去理智。当下看到了面前这个挥舞着如意棒的正是揍过它无数次的白发男人时,这妖物的第一反应马上急停,躲开了迎头一击之后,双脚用力撑地,身体猛的向后窜了过去。
    就在百无求向后退去的时候,地上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了它一下。就在这妖物失去平衡的时候,面前的那个白发男人已经挥舞着如意棒到了百无求的身前,对着它的身体砸了下去。
    又是一声巨响之后,百无求的身体直接被砸到陷进了地里。饶是它皮糙肉厚也挨不过这一下,当下这妖物的身体好像镶嵌在地上一样。口吐白沫晕倒在地里。
    这时候,小任叁从百无求的身边爬了出去。看了这妖物一眼之后。抬头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这妖怪还真是扛活,不过幸好没死。它骂街不错,留着以后解闷也是好的。”小任叁称呼百无求为妖怪的是时候,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血统也不是那么纯正。
    小任叁说话的时候,后面的归不归也凑了过来。这个老家伙的术法满溢了之后,底气便足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有什么事都让吴勉顶在前面。
    老家伙和吴勉两个人的目光都定格在对面那个假冒武帝的人身上。、归不过冲着那人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对着身边的白发男人说道:“又是一个老朋友,这么多年自己藏起来玩。突然间从地里冒了出来,老人家我都有点不适应了。今天还真是热闹,该露面的不该露面的都出现了……”
    “朋友,你还真的往自己脸上贴金。”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不过这个白发男人很快想起来另外一件事。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说起来你们曾经楼上楼下的。是不是叫邻居更妥当一点?去问问你们家邻居,自己那张脸舍不得见人吗?”
    “哈哈哈哈……”听了吴勉的话之后,归不归有些放肆的大笑起来。笑完之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左右都是别人的脸好用,好好的楼主不作,非要当皇帝。皇帝真的就比楼主自在吗?”
    归不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故意的加重了语气,说的好像就是为了让对面的假皇帝和秦不佑听到一样。不过那两个人也拉的下脸,眼睛看着对面已经剩下不多的妖物。这些妖物动手虽然凶猛。不过在数量比他们多几十倍的虎贲军之下,已经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后面还有五百的生力军没有冲上来,照这样算来。它们消耗殆尽也只是一顿饭的功夫了。
    这个时候,秦不佑对着假皇帝施了一礼,说道:“差不多也到属下动手的时候,您在这里稍等,属下将那个篡国逆贼擒来。”说完之后,他开始缓步向着武帝的位置走了过去。
    前驱将军周珂看出来此人厉害。当下不敢大意。留下一百来人护驾之后,指挥其余的虎贲军军士全部向着秦不佑扑了出去。而那位问天楼的第三把交椅也不理会剩余的几只妖物,他有意的避开了妖物那边,任由它们一个一个被虎贲君将士杀光。自己一个人迎着几百虎贲君将士走了过去……
    “不用你们,我来!”眼看着秦不佑和几百军士还有十几丈的距离之时,突然有个手拿如意棒的身影挡在了他们双方的中间。正是那个和秦不佑有些底火没有了解的吴勉。见到这个白发男人提虎贲军挡住了秦不佑之后,周珂都经不住长出了口气,当下他指挥冲到近前的虎贲军分出一半来支援友军。本来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妖物再也抵抗不住虎贲生力军的加入。当下在一片哀号声中,冲上的几十只妖物已经死的干干净净。
    现在这祭祀广场当中,假武帝这方面只剩下了一个他本人加上秦不佑和玄明上师还能站着。不过玄明上师那边有些怪异。他和广仁师徒俩一直面对面的对峙着。这三个人几乎都没有动手的意思,玄明没有胜算不动手也就罢了,不过大方师师徒俩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玄明上师,又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而吴勉和归不归也没有理会身后那三个人的意思,吴勉冲着秦不佑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上次望天上的事情。我还没有给你谢礼,心里正惦记你呢,想不到我们现在又见面了。对了。人参在上师宫的暗室里面惊到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你了吧。这次你总是没有地方躲了吧?”
    “吴勉仁兄,上次你已经不是在下的对手。在下也想看看,这一年不见,吴仁兄你的术法已经精进到了何种程度。”这个客气地有些过分的男人随后笑了一下,伸手在空气当中抓出来他把柄银色的短剑。
    看着秦不佑手中的银色短剑,手握如意棒的吴勉笑了一声。当下冲着秦不佑的位置,大踏步的走了过去。秦不佑回头看了一眼假皇帝,看到他没有什么异议之后。也迎着吴勉过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刚刚走了两三步之后,秦不佑的身子突然僵了一下。他看见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慢悠悠的向着吴勉的身后走了过来。对这个术法时大小的老家伙,秦不佑心里还是非常忌讳的。当下他停下了脚步。眼睛盯着归不归说道:“归老人兄,你这是要和吴勉仁兄一起对在下下手吗?”
    “老人家我是那样的人吗?”归不归没好气的等着秦不佑一眼,顿了一下之后。说道:“这是皇宫又不是你们家,这里就是我们家陛下能管老人家我。你算拿根葱蒜?在这里爆什么锅?还是你小子脏心烂肺的以为老人家我会和吴勉二打一?”
    话是那么说的,不过这个老家伙还是不停的向着他的方向走过去,用行动回答了自己就是要和吴勉二打一来揍秦不佑的。
    就在秦不佑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个老家伙身上的时候,冷不定自己的双脚给一双小手抓住,随后那人参精灵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俩给我揍他!”

© 2015 尔东水寿作品 (http://erdongshuishou.zuopinj.com) 免费阅读